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二百五十九章 科学角度

第二百五十九章 科学角度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现场观众看着完全入迷,不知不觉中《大长今》余《新白娘子传奇》两集播放完毕了,直播镜头切了回来,《剧评会》正式开始,主持人用兴奋的语调道:
  
  “欢迎各位观众回来,今天我们《剧评会》的两部剧集都已经放完了,不知道各位都观看了哪一部呢?现在我们有请两组嘉宾评论一下自己的感想,先有请苏怀苏老师。”
  
  要苏怀点评《大长今》,苏怀都有些不好意思,只能皱眉道:
  
  “这《大长今》确实是朝鲜古装剧的最高水准,还算是勉强精美吧,不过当中很多历史知识稍微有些问题,服装上可以搞的太鲜艳了,官服也有些不对……”
  
  不过苏怀没有说完,主持人就打断了他,直接把话题抛给了《大长今》的李导演:“您对《新白娘子传奇》有什么看法?”在汉城卫视,当然不能让外人说三道四了!
  
  李导演此刻已经是瞠目结舌,看完这《新白娘子传奇》,对比之下对方高雅与品味,还有那些文化底蕴,都令他汗颜无比,哪里还敢评论对方啊……无论从各方面上看,这苏怀与纪巧巧两人都可以当他的老师……
  
  这音乐,这打斗,剧情,人物,无一不好,无一不美,无一不精彩,那宋朝之富庶文明高雅,更是令他神往,让他挑毛病哪里又挑的出来,最多只能说“特效做的比较烂罢了”,可这么说就显得鸡蛋里面挑骨头了。
  
  要说那新奇的唱段吗?
  
  加入诗词唱段,这本来是极为冒险的做法,可苏怀做的天衣无缝。
  
  剧中的插曲调子无比动听不说,唱词也极有文采。
  
  很多白素贞与许仙互表深情及许仙对娘子的赞美之词,这种话如果用台词太多会听腻,但唱出来就不同了。
  
  这种百听不厌唱词,也戏曲里表达真情实感的绝好手段。
  
  比他们那种朝剧中动辙就很多幼稚肉麻的互相表白,真是高雅了不知道多少倍。
  
  就连晦涩难懂的药理,都用唱得唱出来了……
  
  对了!药理?
  
  想到这里李导演才反应过来,对,用韩医来攻击他们!华夏人绝对是不会懂真正的韩医的,韩医是他们朝鲜的国粹,是朝鲜文化在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他们的药理肯定有问题啊!
  
  李导演转头望向台下,想找寻道家韩医会的道士们,可令他慌张的是,怎么池道长与那些道士都不见了,他们……去哪里了?
  
  完了,这时候最大的依仗不在,他们怎么应对苏怀啊,难道直接低头认输?
  
  当着这种多观众们的承认自己的台庆剧,不如华夏小电视台的剧集!那还不如杀了他!他们可是朝鲜电视业最顶尖的精英,怎么能输给华夏人!?
  
  李导演手心都冒出冷汗,内心翻腾,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还好,一个声音传来救了他。
  
  “苏先生,你说你这部《新白娘子传奇》中的反映的是华夏宋朝的历史风貌,这话你是确定的吗?”
  
  观众席里的韩所长带着一众研究员,满脸沉色地站起来,缓缓走到了台中央,虽然《新白娘子传奇》带给了他太多的震撼,但是苏怀却也太大言不惭了。
  
  朝鲜观众们此刻看着韩所长上来,也是松了一口气,终于来专业人事了,有考古历史学的韩所长在,这苏怀就不能在瞎掰了吧。
  
  不过纪巧巧,吴光却淡定自如,因为韩所长这话,并没有什么杀伤力,只要苏怀回答:
  
  “有一份是真实民间资料,有一部分是艺术创作。”这所谓的韩国专家们,就根本不可能找出什么毛病来。
  
  可以说,对方这个陷阱,苏怀可以轻易的跳过去,可令众人吃惊的是,苏怀却站起来,拿着话筒用了最简单的回答:“是的,剧中除了神话剧情之外,都是展现的华夏当时宋朝的风貌,各个细节都是。”
  
  咦,他这是干什么?这不是把主动权交给对方了吗?现在可是在直播啊,难道苏怀不怕对方从意想不到的地方来刁难他吗?
  
  “又来了……”纪巧巧微微摇头,旁边的吴光博士却笑道:“不怕,苏老师自然有他的方法。”
  
  之前在剧组会议上,他们还不是同样置疑过苏怀,还不是被苏怀教训得服服帖帖的,如果朝鲜人跳出什么细节来说,苏怀一样可以引经据典,用一些诗句来描述,虽然没有真凭实据,但是对于普通观众来说,却有极大的说服力了。
  
  毕竟大灾难之前的历史已不可考据,想辩倒绝代诗圣苏怀,恐怕是难上加难。
  
  可正这么说呢,就这韩所长带领的幕后团队中,一个戴着眼镜的瘦高老人站出来,对着苏怀道:
  
  “我想请问的是,苏先生,你的《新白娘子传奇》中在1143年就出现的清明节,你掌握的历史民间资料中,是否认为清明节与二十四节气,是华夏率先起源的呢?”
  
  苏怀微微一愣,笑道:“这个当然。”
  
  妈蛋,二十四节气你们也抢发明权。
  
  只见韩所长,让工作人员调到了《新白娘子传奇》第一集视频,其中一段是白素贞问观世音菩萨,怎么找恩人,观世音菩萨唱段中的一句是:
  
  “四月五日是清明,有缘千里来相会,须往西湖高处寻……”
  
  一看到这个片段,吴光博士就笑了,与纪巧巧道:
  
  “这段之前也问过苏老师,说这清明节是朝鲜传统结日,难道我们1千年前就有了?你猜苏老师怎么说?”
  
  “他怎么瞎掰的?”纪巧巧好奇道。
  
  吴光笑道:“他说,咱们华夏唐朝就有了,有诗为证,唐朝诗人杜牧诗云,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去,牧童遥指杏花村……”
  
  纪巧巧听着微微惊讶,然后笑道:“这小苏哥哥的诗确实了不起,这也是堪称绝句了。”
  
  吴光却摇头道:“不止,他还给我讲了这叫杜牧的唐朝诗人的生平,当中细节真是令人惊叹,足以可写一部唐朝人物传记。”
  
  言下之意,韩所长用这个剧情来发问清明节的起源,保证是自己吃瘪。
  
  可正这么说呢,那名刚才反问瘦高老人,那老人用深沉地目光直视苏怀:“据我历史研究所考据,我们朝鲜在1300年左右,由名臣金宇创造了自己的天文历法,这才划分出了现在人人都知道的二十四节气,而清明节就是其中之一……”
  
  说着他提高音量,冷然道:
  
  “请问苏老师,这唱段中,为什么说是四月五日是清明呢?你难道不知道按照朝鲜阴历历法,清明公元1142-1443年的,清明节是在3月15号的吗?你既然说清明节是华夏起源,你是怎么推算出来这日期的?还是这原本都只是你随便编了一个日子,凭空创造的?”
  
  苏怀在《新白娘子传奇》中创造了一个文明典雅的宋朝,但是如果这是真的,那么远古华夏应该绝不止有这些美感,更有相互匹配的科学吧?
  
  朝鲜远古用的是阴历历法,这才有了24节气,如果说这清明节是华夏先有的,那么华夏应该有自己的天文历法才对发,否则哪里来的24节气!你们怎么每年推算出来的!?
  
  发问的人,不单单是在质疑《新白娘子传奇》中一个真实的节日数字错误。
  
  更是想通过以说明上古的华夏……根本没有天文历法,你们号称清明节是你们起源的,一个没有天文历法的游牧国度,如何创造24节气呢?
  
  天文历法不是诗句!不是故事!而是真正的是科学!不是用任何文字,故事能够圆谎的!
  
  是任由你巧舌如簧,都无法解释的东西!
  
  什么清明节是你们发明的?什么宋朝美学?什么中药?这些你们在《新白娘子传奇》中展现的一切,都是子虚乌有的!
  
  虽然两部古装片刚刚放完,但是两国的文化之争斗,才开战端……(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