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二百六十六章 五爪才是华夏真龙

第二百六十六章 五爪才是华夏真龙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苏怀一系列关于“龙”的描述,是在场所有人都闻所未闻的,他们第一次听到有这样奇异的生物。
  
  “呃?”
  
  “真有这种龙?”
  
  “这苏怀到底是骗人,还是真有……”
  
  “这么说……这龙是神兽吗?”
  
  大家都一愣一愣的,苏怀似乎不是骂他们朝鲜皇袍上的动物是泥鳅,鳝鱼……
  
  别说朝鲜观众了,就连韩所长一众朝鲜历史专家都有些懵,你说苏怀瞎掰吧,他能随口引经据典,不像是胡诌,而且听他的语气,这东方龙似乎是神兽……
  
  他们三个知道这凤凰、玄武、麒麟是朝鲜道家风水中的三大神兽,不过道家说第四大神兽是白虎……不是什么东方龙啊?
  
  邱姝贞小声问纪巧巧:“巧巧,坏坏在做什么啊?我怎么听糊涂了,他在夸朝鲜的皇袍上是神兽吗?”这不是长他们志气灭自己的威风吗?
  
  纪巧巧笑道:“小邱姐姐,你看就是了。”
  
  韩所长等人,都是陷入了沉思,好好对比了一下苏怀说的那“头似牛,角似鹿,眼似虾,耳似象,项似蛇,腹似蛇,鳞似鱼,爪似凤,掌似虎。”
  
  除了头之外……确实很像啊?
  
  可苏怀到底要做啥啊?这个时候给他们戴高帽给他们求饶?
  
  一名朝鲜历史研究所的教授站起来问道:“苏先生……你说这些,你在华夏的民间资料中,见过真龙吗?”
  
  “当然了。”苏怀点头,对工作人员道:“拿纸笔来~”
  
  工作人员拿来纸笔,苏怀在两国观众的直播注视下,提起毛笔龙飞凤舞,行云流水般画出一副水墨画。
  
  韩所长等人正要过去,只看苏怀让两名公职人员那副一米多高的水墨画竖起来,一条黑色巨龙盘旋着身躯,宛如劈空而来,正张牙舞爪地仿佛要狂啸腾出画纸。
  
  韩所长几个人看着张大着嘴巴,看着那幅画中的巨龙,好像感觉他的鳞片如火焰一般飘动着,眼中挥斥着威严森然的王者之气,他卷曲的身躯竟然宛如一座山,森然磅礴的气势,压迫而来。
  
  众人都是看着不由退后了一步……
  
  观众们看镜头画面还不觉得,韩所长几个人却真真正正看得心中巨震。
  
  比起他们凭想象创造出的蟒蛇……这条巨龙,才是真正凌驾九天之上的,威严王者……是真正的天神威势啊!
  
  厉害,太厉害了……这才是我们朝鲜的帝皇之气啊!?
  
  韩所长感动地都要哭了,虽然没有确凿的历史证据,但是他心里已经认定了,他们朝鲜天子,就是真正龙种啊!
  
  华夏观众们也是搞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状况,苏老师怎么给他们朝鲜戴上高帽子了,把这普通的蟒蛇,提升到了真正天神王者的境地,这是给朝鲜证名了?
  
  韩所长微微一笑对苏怀道:“感谢苏先生您真是帮了我们大忙了……”
  
  可话还没有说话,苏怀突然又看了看那张画册,失声惊呼道:“不对~不对啊!”
  
  又什么不对了?众人疑惑间,只见苏怀一拍脑袋,叫道:“哎呀呀~我搞错了啊,你们这不是龙,而确实是蟒啊……因为你们画册上是四爪,真正的王者之龙是五爪金龙的啊~~~”
  
  众人这才仔细看去,苏怀画水墨画中王者巨龙是五爪,而这朝鲜的皇袍上的龙,确是每只爪子却只有4跟指头……
  
  韩所长当场气得快要吐血,整个脸涨红成了猪肝色,大声训斥道:
  
  “苏先生,你简直是欺人太甚,哪里有什么五爪,四爪的!龙就是龙!没有什么五爪金龙这一说!?”
  
  刚才说是蟒,你丫戴高帽子说我们是巨龙,现在好了我承认了,你丫又说我们是蟒……你这是存心戏弄我们是吧!?
  
  朝鲜观众也是群情激奋,正要起身怒骂呢,就观众席中有人听一声低吼:
  
  “谁说这世上没有五爪金龙的?”
  
  众人转头看去,原来是《新白娘子传奇》的艺术顾问吴天站起来了,随着他的喊声,《新白娘子传奇》剧组的工作人员也抬出一个个衣架,竟然余刚才韩所长抬出的,那一排列朝鲜官服架势一样……不……比起来他们的衣架更多啊?
  
  就看吴天上去,直接掀开上面的布帘,一套套崭新精美的华夏官服就出现在众人面前。
  
  比另外一边《大长今》剧组的更加耀眼,更加精美,而且样式却又非常相似。
  
  “啊~!!??”
  
  “这是怎么回事!?”
  
  “到底怎么搞的~~!?”
  
  “我的天……”
  
  这一下,直播大厅里2000名观众都直接站了起来,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大长今》的官服,不是朝鲜才刚刚找到的文物制作的吗?为什么华夏这边也有,样式几乎是一模一样!?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韩所长看着也是愣了几秒,但是马上反应过来,哈哈大笑:
  
  “原来华夏也发掘了相关文物吗?看来华夏才是我们朝鲜的属国嘛,连官服都是山寨我们的。”
  
  其实韩所长此刻也是慌了,只是希望压制住苏怀,赶紧先下手为强地说华夏是仿制他们的,对于普通观众来说,先入为主的观点,往往会形成最强大的固定概念。
  
  苏怀却冷冷地看着他,冷笑道:“韩所长,你应该睁大眼睛看看,我们华夏的官服虽然与你们朝鲜的很类似,但是有些许不同。”
  
  韩所长这时候才注意道,华夏的一到四品的官服,虽然样式与朝鲜官服一样,但是颜色却不是绿色……而是与他们朝鲜皇帝的皇袍一样是红色的!?
  
  “混蛋!?”
  
  “大胆~!”
  
  “你怎么敢~!”
  
  朝鲜历史研究所的几个教授都忍不住拍案而起,你们华夏的官员竟然穿与我们朝鲜皇帝同样的绯红袍!?简直是大逆不道!
  
  苏怀却冷冷望着他们:“你们是不是奇怪,为什么华夏一至四品官就是绯红袍,与你们皇帝一样?”
  
  不等他们回答,苏怀语气骤然冷冽,眼里地充满了冰冷道:
  
  “因为你们朝鲜根本没有皇帝,李氏朝鲜是华夏明朝的属国,只相当于藩国。朝鲜国王需受明册封,在地位上同众藩王,只能称‘王’,而绝不能称‘皇’,你们刚才在电视剧中,竟敢称李昀为‘皇上’,这才是真正大逆不道!”(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