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二百七十章 谁是真丝?

第二百七十章 谁是真丝?


      而旁边的人拿着丝头,再递给旁边的,接下来,第二排,第三排偌大的直播大厅,竟然被这小小蚕茧拉出来的丝,绕了一圈又一圈,整整绕完了1700名有座位的观众,一个蚕茧里抽出的丝才绕完
  
      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我的天哪,光是目测,这一个2,3厘米长的小蚕茧,就可以拉出1公里以上的丝啊这真是太恐怖了吧
  
      这不但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想象,也证明了蚕茧提丝余量产的可能性。
  
      申教授都不由跺脚恨声道:“我们真是糊涂了!这么多年都把重点放在蛛丝上,原来丝绸是蚕丝啊!竟然是蚕丝啊”想着自己几十年的研究都走在歪路上,这位老教授差点当场彻底崩溃到大哭。
  
      那些原本以为苏怀这次又是靠瞎掰来糊弄人的人,此刻都已经感觉到呼吸开始变得愈发困难了。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他们怎么都不会相信,这小小的蚕茧竟然可以拔出这么长的丝来。
  
      要知道,之前的蛛丝制作丝绸,一片蛛丝远远到达不了这么程度,关于这方面的研究也出现了各个死路,而苏怀所谓的民间资料,竟然解答了丝绸的世纪谜团,这实在是太惊人了。
  
      汉城卫视的主持人,也吓傻了,只能转而问向大长今的李导演:“李导演您是怎么看的?”
  
      李导演呆若木鸡,他有什么看法他此刻恨不得像苏怀鞠躬了,向这位苏圣人求一件丝绸皇袍当道具了他们道具皇袍极为笨重,除了室内戏,只能在冬天拍,到了夏天户外穿一分钟,演员就满头大汗了哪里像是人家这丝绸皇袍啊
  
      “这个太专业了,我不懂,还是请韩所长来说吧。”李导演把皮球扔给了韩所长。
  
      韩所长此时整个人还沉浸在苏怀带给他的一个个震撼当中,瞠目结舌地,直到主持人反复提醒,他才反应过来。
  
      他在此之前一直自信满满,发誓自己要揭露苏怀真面目的他,可此刻苏怀已经完全击溃了他,所有这些苏怀拿出的东西,都令他难以置信,竟一时间也为之语塞,可他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马上就反应过来,沉声道:
  
      “苏先生说了这么多,我看说白了也是理论,到目前为之也没有任何证据,你这件所谓的“纻丝大金织金衮龙暗骨朵云袍”,是从蚕茧中跳出的蚕丝制作成的”
  
      这是他最后的抵抗了,今天苏怀带来的震撼一波接着一波,先是阴阳历,但是这是天文数学,一般人还不太懂就算是真的,在普通人中影响力也是有限。
  
      接着是龙袍的图案,他画出了真龙,说明五爪金龙,和他们朝鲜王国的四爪蟒之间的区别说明了皇帝与君王的区别!
  
      这照成对朝鲜文化的威胁是无以伦比的!
  
      这是道统的争夺啊
  
      因为苏怀说的是真的,那么就可以直接证明了,朝鲜的确有可能在历史上是华夏附属国这对朝鲜目前文化的根基,绝对是毁灭性的打击!
  
      可这毕竟只是苏怀一家之言,并没有历史确凿的证据
  
      可现在苏怀却实实在在拿出了证据!
  
      丝绸东方文明曾经的至宝,曰本与朝鲜人费尽心血都无法破解的秘密,竟然由苏怀制作出来了。
  
      绝不能承认,绝不能承认!否则整个朝鲜文化根源,都要受到巨大的威胁了!
  
      不能让这个事情作实,他一定要咬定苏怀这所谓的衣服是人造纤维!
  
      毕竟人造纤维余蚕丝的差别,普通人根本分不出来,只要拖完这个直播节目,等到之后,再想办法来证明苏怀是在说谎。
  
      回去之后,他们朝鲜历史研究所可以马上宣布,朝鲜其实也研制出了蚕丝,华夏是偷取他们的机密,搅浑水后,他们可以加紧时间研制这蚕茧,制作出同样的东西来,到时候再去争夺这个名分也不是没有机会的!
  
      韩所长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还继续耍无赖,让吴天与邱姝贞等人都怒了
  
      “韩所长,你怎么能这么说?现在你还不承认?”
  
      “事实就在眼前,你是睁着眼说瞎话!”
  
      那位汉城卫视的主持人也反应过来,故作公平道:“现在韩所长,与新白娘子传奇剧组各执一词,我们也无法分辨谁是谁非,谁也没有确凿的证据我们现场也没有仪器,来分辨是否这龙袍是蚕丝还是人造纤维。”
  
      各执一词!?谁他妈各执一词!?
  
      明明是苏怀拿出了这么多真东西!?韩所长直接凭空抵赖,这也叫各执一词!?
  
      电视机前的华夏观众,都直接破口大骂了。
  
      “你丫瞎了!刚才蚕丝都快绕地球一周了!这还不是证据!?”
  
      “不是已经把丝绸制作方法公开了吗?还不算证据?”
  
      “你要什么证据,难道是要让他们现场做做一件你看吗!?”
  
      “朝鲜人太不要脸了!”
  
      华夏观众群情激奋中,苏怀却是不急不躁,他早料到朝鲜人打死都不会承认了,拿起话筒问道:
  
      “请问韩所长,你说我们是这衣服不是蚕丝做的,是人造纤维做的,那么你知道这两者材料的特质吗?”
  
      韩所长摇着牙没说话,不知道苏怀文这个问题,究竟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只看苏怀缓缓地走道那件朝鲜龙袍面前,笑道:
  
      “这人造纤维燃点极低,遇火之后,火势会迅速蔓延如果是假货,就会一点既燃”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苏怀就掏出一枚打火机,点燃朝鲜蟒纹皇袍一角,只见小小火焰从那件朝鲜皇袍从袖口燃烧,熊熊蔓延一下子就整个烧了起来。
  
      全场朝鲜观众都惊呼声四起。
  
      韩所长失声道:“你干什么!?”一众朝鲜研究员上去奋不顾身的想扑火,但是火势瞬间蔓延,那件所谓的“蛛丝皇袍”,几乎在十几秒中之内就面目全非了,灭火器扑灭之后,已经被烧掉了一大半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