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二百二十七章 文化热潮高涨

第二百二十七章 文化热潮高涨

    而曰本方面反应更加激烈,原本苏怀的老对头,京都美院的浮世绘大师横川路,就在《艺术漫谈》的节目中驳斥道:
  
      “《新白娘子传奇》的中色彩大部分都是学习浮世绘的格调,当中的服装,分明是模仿的曰本风格罢了,建筑风格也很类似,那个杭州,跟我们京都简直是一模一样……”
  
      只从水墨画复兴之后,市场上浮世绘的价格大幅降低,横川路现在提起苏怀都恨得牙痒痒地,借此机会淡然要不遗余力地抹黑苏怀了。
  
      另外一方面,“诗曲天皇”铃木介,同样在《诗词赏析》节目上公开批评道:
  
      “其实《新白娘子传奇》中的唱段,根本就不是什么黄梅调,而是源于我们大和民族的和歌,只有我们曰本自古以来,才有把诗句唱出来的习惯,其实一点都不稀奇,他这是**裸的剽窃!”
  
      而京都商会方面的几家纺织厂,纺织专家则是公开宣称:
  
      “蚕丝根本不可能运用在纺织业上,苏怀的所谓丝绸涉嫌造假~~”
  
      “丝绸绝对是蛛丝!这是无可置疑的事实。”
  
      一时之间,苏怀已经成为日朝各大文化业的公敌,谁也没想到苏怀的触手这么长,竟然一下子触及到他们所有人的利益。
  
      当然支持,苏怀的盟友同样有很多,华夏画协的陈秘书长是华夏美术界的元老级别人物,直接站出来支持苏怀:
  
      “小苏老师在《新白娘子传奇》展现的服饰,与曰本服饰可以说是截然不同,其轻灵飘逸远远胜过笨重的和服,横川路所说的模仿曰本的建筑风格更是无稽之谈,剧中宋朝的风格是有种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飞檐。
  
      屋檐特别是屋角的檐部向上翘起,形如飞鸟展翅,轻盈活泼,远远比曰本的那种四方呆板的形状要典雅得多。”
  
      而著名的华夏诗坛双杰,海哥,顾让更是在广播节目上大骂铃木介“不要脸”
  
      “日本和歌是唱出来的,但是根本不是统一的7言律,而是4言结合6言,韵律截然不同,《新白娘子传奇》中的唱段拆出来就是古诗,铃木介这三流诗人根本与小苏老师相提并论。”
  
      学术界双方的战火,越烧越旺,也引发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关注。
  
      最后无奈,邀请了世界天文气象协会对其中主要争议点之一的“阴阳历法”进行了精密的研究。
  
      在经过仔细核对,以及对比有气象记录以来,各个地区的天气之后,天文学家还没怎么样,气象学家们却目瞪口呆。
  
      这阴阳历不仅仅是真实可靠,极为精密的,更可怕的是,他针对华夏中东部……也就是古代的华夏黄河流域,其气候转变划定的准确率达到了惊人的百分81·7……
  
      这已经完全超越了目前所有的气象分析模型。
  
      而针对其他地区准确率就相差非常大了……这也就是说……苏怀这个阴阳历,根本不是产生于其他地方,就是发源于上古黄河流域的!
  
      这个发现,极大佐证了苏怀说的,阴阳历是华夏发明的天文历法!
  
      这个发现,令整个气象学界都震惊了……特别是华夏农业局,有了这个新的二十四节气的算法,这对于农业生产的意义之重大远远超乎人们的想象。
  
      而在这些话题的热议之后,《新白娘子传奇》的热度也是火爆提升。
  
      在第二周播放时候,收视人口令所有人都倒抽一口凉气,直接蹿升到了2157万……不单单是把引进剧《流星花园》的1347万的成绩远远抛在了脑后,更是直接打破了金陵卫视的收视人口记录。
  
      当这个成绩背告知到剧组,邱姝贞,张敏,赵雅芝,周星星等人,都高兴地要叫起来了。
  
      赵雅芝直接拿着手帕,留着眼泪,黄日华在旁边骂她道:“哭什么哭啊,这么高兴的事情。”
  
      “就是高兴才哭啊……”
  
      周星星忍不住对邱姝贞道:“小邱姐,你看你这第一部剧就这么红,我说了这么长时间评书,都比不上你啊。”
  
      邱姝贞也是跟他开玩笑道:“我算什么,你看看人家敏姐,那才是厉害呢,歌手转行当演员,结果身为女人第一次就当男主角,就这么厉害~是我们这些人里最占便宜的。”
  
      张敏顿时俏脸微微一红:“都是苏老师调教的好。”
  
      众人差点一口气没喘过来……调教,你这词用得太引人遐想了吧。
  
      看众人都用奇怪的目光望着自己,以为自己跟张敏有什么,苏怀也是笑而不语。
  
      别人都以为自己带着这一帮都是新人演员,其实哪里知道,我这是都是华夏境内未来明星,当年《射雕英雄传》里周星星演宋兵乙,现在却在我的《新白娘子传奇》中演出白府管家白福,这也算是轮回吧。
  
      正在苏怀感叹时,一个俏丽的身影风风火火来了,仁娜手里拎着两代速食包装,放在了苏怀面前。
  
      “看看。”仁娜愤怒地道:
  
      “跟你预计的一样,他们半个月前上市的”
  
      苏怀拿起来两个袋子一看,一个袋子是他们苏黑鸭的包装的,一个“樱花黑鸭”。
  
      对比起来人家“樱花黑鸭”做得更加的精美。
  
      苏怀也拿出“樱花黑鸭”的鸭脖子尝了尝,惊讶道:“这些曰本人比我想象中还厉害,竟然学了7分我们的味道。”
  
      仁娜不服气地嚷道:“谁说的,我觉得我们的正宗多了,他们的回味太差了。”
  
      纪巧巧忍不住过来盈盈笑道:“什么好东西,母夜叉给我尝尝嘛。”
  
      苏怀拦住纪巧巧伸向“樱花黑鸭”的手道:“小狐狸,你要吃还是尝另外一袋吧,这袋我怕你肠胃受不了。”说着转头望着仁娜道:
  
      “这半个月来,销量怎么样?”
  
      仁娜拿出单据给苏怀看,边讲解道:
  
      “我们听你的,在之前收购了一批鸭架和鸭掌,在樱花商会发觉之前,就囤积不了不少的货,现在在全国大城市中72家‘西北人烤肉’连锁店中推广,平均每天卖200斤……”
  
      苏怀道:“每家店每天销量与之前降了20斤,樱花鸭脖上架还是对我们有一些影响的。”
  
      仁娜笑得像朵花一样,道:“虽然咱们销量降低了,但咱们每个月还是有170万左右的利润。”
  
      不过说着,又有些不甘:“不过,这樱花公司也尝到了甜头,东山策那奸商,正在大肆收购鸭脖,鸭掌,鸭胸,收购价比我们更高……以他们樱花公司的渠道能力与议价能力……只怕下个月,我们就收不到鸭货了……我们跟不上他们的报价”
  
      苏怀听着却是露出一个兴奋的神情:“你是说他们收购了很多鸭货?”
  
      算时间,他们偷走的配方的副作用还有个把星期就该集体发作了,樱花公司收购的鸭货越多,越是找死啊。
  
      《新白娘子传奇》播出之后,文化界硝烟战火,道家韩医会与京都商会却一直沉默,想就闷声发大财是吧,却不知道自己报应马上就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