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二百八十四章 你丫封建迷信

第二百八十四章 你丫封建迷信


      看着现场一片学生们一片沸腾,热烈鼓掌,这一下,这个研究社会学的教授都有些愣住了。
  
      爱情还能这么说?
  
      爱情还能这么解释?
  
      爱情还可以这么分析?
  
      周娟这个研究了一辈子女情的人,都给听得一愣一愣的了!
  
      苏怀给出的这个角度的分析,简直是史无前例的。
  
      “有道理啊!”
  
      “这么说还真这个意思啊。”
  
      “难怪国外的人,老师结婚又离婚的,一辈子追求所谓的爱情,乐此不疲啊。”
  
      “爱情真是这样的吗?”
  
      “我还是觉得感觉比较重要。”
  
      年轻学生们,对苏怀这个华夏爱情观,觉得又新奇又有趣,有些人能接受,有些人则不以为然。
  
      倒是那些结了婚的老师教授们,却是深深有感触,老夫老妻们都不由对望一眼,相视一笑,是啊,这么多年能维持下来,早已经不是什么当初的激情了,就是这份恩爱不可替代。
  
      “苏怀老师好样的啊!说得太好了啊!”
  
      在场的大学生们都不由拍手叫好,少数一些教授也不由深深点头。
  
      这堂公开课实在是太精彩了,这么些听起来很无聊的人生道理,老掉牙的心灵鸡汤,又风度翩翩的苏怀说起来,却是让大家所有的注意力都喜迎走了。
  
      在大学里,遇到这么多老师,又有谁有苏怀这么有魅力,这么令人心折,这么无聊的心灵鸡汤,换个人讲学生们肯定都要睡着了
  
      就连想着来挑衅苏怀的美女教授周娟,都要彻底拜倒在苏怀的魅力之下了。
  
      苏怀还含情脉脉地望着周娟,柔声道:
  
      “周教授,我不是说你的西方爱情观点不对,只是我们东方爱情哲学也并非都是落后的糟粕,任何人都可以自由选择,周教授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周娟背苏怀那双星目望着,只觉得一阵晕眩,鬼使神差的连连点头:“是是有道理”
  
      几个大学教授专家面面相觑,一时半会儿愣是辩驳不出来了,本是想来拆台的,结果现在却进入了苏怀的节奏,来之前,他们实际也是做好了很多准备工作的,以为苏怀这诗人,根本不懂他们的专业领域。
  
      没想到战斗力最强的女教授周娟竟然被苏怀带带沟里去了,妈蛋你是来拆台来成名的!怎么跟那些小女生一样,看苏怀的眼睛里也冒星星啊!
  
      周教授,虽然你目前还是单身,你好歹也40多了啊!!矜持一点行不行啊!
  
      众人只想破口大骂一句:我们就不该带女性教授来打头阵啊,这苏怀对女性就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啊!
  
      这人学识不简单
  
      魅力更是不简单啊
  
      看来只有糙老爷们能治他!
  
      哲学系教授陈凯望了望苏怀,心中已经收起了轻视,第一次开始真正从学术上的角度认真思考苏怀的论点了。
  
      他思考了一下,拿起了话筒举手,苏怀知道这位陈凯是个大学学界西化的代表,他要让这些人没话可说,就必须要辩过他,也是抬手让他发言。
  
      陈凯也不客气,起来直接介绍一下自己:
  
      “我是燕大哲学系的陈凯,我想苏先生应该认识我吧。”
  
      苏怀很先想说,认识个屁你丫是哪个葱啊,可脸面上还是温和点头连说:“久仰陈教授大名,不知道陈教授有何指教。”我是圣母,我慈悲,我和气,我礼貌
  
      “指教不敢当。”陈凯满脸正气凛然道:
  
      “我只是想知道,苏先生是我们华夏名人,口口称称说要发扬华夏文化,可我们都知道,这韩医是封建迷信,道家更是只会天天炼药,耍妖术,拜那些什么神仙,对社会一点贡献都没有,是封建主义余孽,你为什么还拍电视剧去宣传这些伪文化呢!?”
  
      众人哗然,现场道士们也是微微皱眉。
  
      这帽子扣得太大了吧。
  
      拍个电视剧而已,怎么就宣传封建迷信?
  
      苏怀笑道:“道教,是我们华夏本土产生的宗教,是一种哲学理念,修身养性,又怎么会是迷信呢?”
  
      陈凯沉声道:“荒唐,道教明明创造一个乱七八糟的神话体系,怎么不是迷信,那么多神,商人们天天求红脸财神,海员拜妈祖,读书的拜文曲星,为了过世的人还拜黑脸阎王每年光是烧的香,都不知道污染多少空气,这不是封建迷信活动是什么?”
  
      苏怀却是微微一笑:“那我请问陈教授,你爷爷还在不在世?”
  
      陈凯一愣,冷然道:“我这么大年纪,没这个福气爷爷还在世,又不是那些道士各个修仙飞升的,说自己能活千八百年的。”说着狠狠瞪了旁边的白云观的李仙。
  
      李仙只是谦和一笑,并不恼怒,道士旁边几个老道士都是满脸义愤填膺。
  
      苏怀却似乎笑道:“那请问,陈教授你家里有没有摆您爷爷的照片?过清明节时也上香,祈祷?”
  
      “当然有。”陈凯理所当然地道。
  
      苏怀又追问道:“道教摆神的塑像,烧香朝拜,祈祷是迷信,我可不可以说,您把你爷爷的照片,朝拜,祈祷也是封建迷信呢?”
  
      陈凯顿时是怒了,腾地一下子站起来,大声道:
  
      “这怎么会是封建迷信!?我爷爷是第一次卫国战争牺牲的,是烈士!是我们家族的骄傲,我们要以他为榜样,我拜他,是敬仰他,学习他,以他的烈士精神激励我自己更好的为祖国服务!?”
  
      这话说的大义凛然,在场学生们,也觉得苏怀这话有些过份了,毕竟污蔑别人先人,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
  
      苏怀听着却一点都不愤怒,反而拍手起来,连连称赞点头:“说得对,您拜先人是要以他为榜样,敬仰他,学习他,这就是我们华夏的传统,牢记先人的榜样,这绝对不是迷信。”
  
      “这是自然。”陈凯原本一肚子火,就想开口骂人了,结果苏怀突然又夸了他一番,顿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喂你丫到底是哪边的啊?
  
      我骂你,你反而吹捧我这是什么套路?
  
      观众们也是一脸懵,不懂苏怀这辩论的角度是什么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