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二百八十五章 华夏之神

第二百八十五章 华夏之神


      正在众人疑惑中,苏怀这才笑着解释道:
  
      “其实,我想对各位说,道教中拜的神也是一样的,道教的神不是高高在上的创世者,不是全知全能的上帝,而是人,与您爷爷一样,曾经为了华夏各行各业做出巨大贡献的人啊……”
  
      观众们听着有些错愕,神是人?神怎么会是人呢?道士们更是觉得有些不明所以。
  
      只见苏怀点开了后面幻灯机,投影上幕布上,是各个道教神像的塑像。
  
      “武财神是谁?你们认识吗?海神妈祖是谁?阎罗王又是谁?”苏怀问全场的人道。
  
      一片沉默……
  
      就连白云观的李仙也是一脸懵,大灾难之后,道教典籍没流传下来几本,倒是石制的神像流传下来了一批,上面刻着各个神名,但是武财神就是神,怎么会有名字?
  
      这世界上任何其他宗教,除了传教的圣人,神都是天上来的,要不就是转世来的。
  
      从来没有听说过人可以成为神的啊!
  
      英俊宛如模特的李仙,见众人目光都望向他,像是求证一样,直接起一扫浮尘道:
  
      “无量寿佛。”也不直接回答,也不否认,尼玛……装了一下相,就坐下了。
  
      苏怀看着都不由哑然……妈蛋,论摆谱,你丫真是行家啊,明明连自己道观里供奉的神仙是谁都不知道,你丫还搞得仿佛高深莫测似的。
  
      你有本事你说个来由出来看看?
  
      陈凯忍不住了,直接道:“这些神仙有什么来历,苏先生不如直接说吧~!”你就别故弄玄虚了。
  
      苏怀在大家的好奇目光下,这才指着红脸武财神道:“其实,这穿着手持青龙偃月刀的武财神,并非是什么天界神仙,而是我们东汉末年三国时期的武将关羽……
  
      关羽与刘备张飞,义结金兰,辅佐大哥中山靖王之后刘备,忠心不二,刘备被曹**至穷途末路,他为了保护刘备妻子投身曹营,单身在曹营心在汉,不受曹操高官厚禄赏赐,知道刘备消息之后,过五关斩六将,冒死回到刘备身边。
  
      我们上古华夏人,感念起关二爷忠义无双,正直刚毅,奉为武财神。”
  
      说着在众人惊愕中,苏怀又指着另外一张黑脸阎罗王的画像,朗声道:
  
      “这黑脸阎罗王,乃是宋朝名臣包拯,包拯以廉洁著称,他执法严峻,不畏权贵。严峻刚正,断案公正无私,背人人颂扬为包青天,
  
      曾著家训:‘后世子孙仕安者有犯赃滥者,不得放归本家;亡殁之后,不得葬于大茔之中。不从吾者,非吾子孙。仰珙刊石,竖于堂层东壁,以诏后世。’时人也称其“有凛然不可夺之节’
  
      华夏人念为包青天公正严明,不徇私枉法,奉他为掌握死后判人善恶的阎罗王。”
  
      苏怀又说了妈祖,赵公明等神的来历,讲到兴处,对着陈凯道:
  
      “我们华夏道教的供奉的神像,建筑业拜鲁班,老师拜文圣孔子,中医拜华佗,针灸拜王唯一,读书拜比干……
  
      这些大部分都是这样华夏历史上的华夏名将,好人,对身边的人做出重大贡献的人,死后方被尊称为神,与陈教授您供奉您爷爷的情感与敬仰,是一样的感情,您觉得这是封建迷信吗?”
  
      陈凯被问地哑口无言,张着嘴巴,满脸懵圈,《三国演义》这书倒是流传下来了两章残本,但是里面根本没什么有意义的内容。
  
      他们根本不知道三国时期发生了什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都认为是三大草原部落混战之类的。
  
      哪里有什么曹操,有什么关羽,听都没听过!
  
      还有包拯,妈祖林默娘,更是闻所未闻了……
  
      大家陷入沉思,尤其那些学界的人,脸上都不太好看,也都暂时没吱声,苏怀给出的信息量实在太大了,大家一时有点吸收不了!
  
      有点静。
  
      很多人都在消化苏怀的话,在理思路,有些人开始翻书,找找苏怀说的是不是都是真的。
  
      苏怀说:“大家琢磨琢磨,有什么问题,现在就可以问。”
  
      问吧,你们是想听我讲关羽,还是聊比干?鲁班也行啊,这华夏神仙祖师爷的故事,我多的是啊,只要你们敢问,我就敢讲。
  
      他苏怀今天来讲课,不光是对这些学生的,更是对这些华夏社会,历史,人文学界的教授老师们的。
  
      老师嘛,传道,授业,解惑,你们有什么不懂的经管问吧。
  
      苏怀喝了一杯水,望了下面半天,那群刚才很不服气的教授们,各个都低着头,不作声,忍不住扶着话筒,问道:
  
      “陈教授,我刚才解释的这些关于道家的不是封建迷信的问题,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陈凯老脸微红,这……苏怀刚才夸了他爷爷,又把这下道教神仙都比作他爷爷类似的人物,他虽然想刁难苏怀,但是开了不这口吧。
  
      总不至于否定自己的爷爷吧……妈蛋,这丫太奸诈了……
  
      无奈之下,陈凯只对旁边同事使眼色:“老王?”
  
      王教授连连摆手道:“我得先消化一下。”
  
      陈凯又点了个脾气最大的高教授的:“高教授,您上?”
  
      高教授苦笑道:“我也还得再听听,他说的这些内容,我要好好研究一下。”
  
      苏怀的口才学识,连挫周娟与陈凯这两大刺头,原来是抱着来“一骂成名”的众教授们,都没胆子上去挑衅了。
  
      大家原本其实想着苏怀这年纪轻轻,没几句一定会脾气上来,就说乱了。
  
      没料到,这苏圣人,语气温和,讲课风趣,还对他们这些前辈尊敬加恭维,如果他们再刻意刁难,反而显得他们太小家子来了。
  
      光是这份风度,就令人折服了,现在谁上去发言。
  
      而且苏怀的立论,是他们闻所未闻的,想要反驳关羽,包拯这种由人变神的存在,他们要提出具体证据。
  
      要是没有看过之前《剧评会》,那他们还敢争辩一下,但似乎看过《剧评会》之后,想想苏怀从天文历法,到服装,在到丝绸……这样的博学。
  
      如果他们质疑这些道教神像的细节,越追问下去,只会显示自己的无知,所以越想越不敢贸然发言了。
  
      苏怀心里很失望……他原本以为这些想来“一骂成名”的学者们,战斗很顽强呢,没想到才两个回合就败下阵来了,只能,叹口气道:
  
      “那好,那我今天课程就结束了。”
  
      “请等一等。”第一排座位白云观的模特道士,李仙终于出声了,他是从头憋到尾,一直耐心地等待着时机,终于等到最后才发言。(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