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二百八十九章 我是卧底

第二百八十九章 我是卧底

<>随着杨院长的解释,虽然大部分人没看懂当中原理,但是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全场一阵阵惊叹声四起。
  
  “我的天,鹤顶红真可以治疗白血病?”
  
  “这是真的假的,太神奇了吧?毒药可以治病?”
  
  “莫非这就是中医的以毒攻毒?”
  
  “奇迹,奇迹啊。”
  
  陈祖师此刻听着都有些发懵,咱们不是好好谈论韩医的吗?你这引入西医算是怎么回事?
  
  要是谈韩医理论,他可以跟苏怀掰几天几夜,但是一说到西医……他那套东西却丝毫起不到作用了。
  
  杨院长对陈祖师招招手,大咧咧道:“我说那个什么祖师,你要不要过来看看这些数据,不懂的我可以逐一讲个你听~我今天有的是时间。”
  
  陈祖师原来是想要指正苏怀那些“中医”的,没想到半路杀出个杨院长这种各种术语的西方专家,他哪里懂什么血小板之类的白学病啊……
  
  这他妈可是白血病啊!?
  
  上古根本没有记载的病啊!?
  
  他们韩医根本治不了这个啊!
  
  此时,不光是陈祖师,在场的所有道士们心里都是无比震动……
  
  不光是因为苏怀拿着这鹤顶红入药治病了……
  
  更是首次《道祖经》中的药物被西医承认了……还是个毒药……!?还是被忠诚的“反韩医斗士”杨院长亲口承认的……
  
  要知道西医向来鄙视韩药,特别是那些什么五灵脂(鼯鼠粪便),紫河车(人胎盘),血余炭(头发烧成炭),人中白(尿)之类稀奇古怪的药物。
  
  可这剧毒鹤顶红,都能救人了啊,还是治疗白血病这种绝症的?
  
  那就说明,韩药有可能是有严谨科学道理,能被主流社会承认的啊。
  
  他们这些道家含义会几十年来的努力,都没有做成的事情,竟然让这华夏人苏怀做到了……?
  
  这是阴谋?还是中科院设计好的……
  
  在场的朝鲜道士们,胸中的惊疑,狂喜,各种不同情绪交织在一起,难以言表。
  
  苏怀虽然狠狠抽了他们一计耳光,却又可他们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他们韩医如果真的朝这条路上走下去,那就有可能西方主流社会接受啊!
  
  看着陈祖师哑口无言的样子,台下的大学生们都骚动起来了。
  
  “我还,这鹤顶红能治疗白血病啊!”
  
  “真的能以毒攻毒?”
  
  李仙神色既是欣喜,又是担忧。
  
  见到现场华夏学生们欢呼声四起,陈祖师也反应过来,克制自己内心的慌张,微微一拨弄拂尘,一派得道高人的架势:
  
  “无量寿佛~~苏施主真是辩才无双,贫道深为佩服,这是所谓华夏中科院的实验究竟权威如何,恕贫道无法评断……
  
  我只能再提醒一句,没有韩医会的认证,你的卤水中很可能会有致癌物质,贫道言尽于此,请你好自为之。”
  
  苏怀却针锋相对道:“我也提醒陈祖师一句,你们在樱花黑鸭中乱用中药,小心引发顾客腹泻才是。”
  
  陈祖师微微一愣,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说“腹泻”这个事情,也不愿意再争辩,带着一干道士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离开了会场。
  
  这次他虽然没有到达令苏怀彻底屈服的目的,但是也表明了道家韩医会的立场。
  
  只是没想到苏怀竟然有中科院的医疗专家撑腰……这是完全超乎他们的想象了。
  
  不过中科院的医疗团队,虽然在学界项羽盛名,但在大众看来,在韩药上的权威根本无法与他们韩医会相提并论。
  
  等到事情发酵,没有韩医会认证“苏黑鸭”致癌风波绝对会令苏怀苦不堪言。
  
  到时候中科院也救不了他们。
  
  课程结束之后,众人大学生们,都沉浸苏怀说的那些道家,中医知识当中,相比与那些反对“封建迷信”的专家,年轻人们对于新鲜观念和一些能颠覆认知的东西抵触要少很多。
  
  他们更容易地接受和理解了苏怀说的,很多人都围住了从礼堂走出的苏怀。
  
  “苏老师您还能给我们详细说说道教吗?”
  
  “苏老师我还有问题。”
  
  “您有没有系统的中医知识。”
  
  这一刻,台下那些原本反对苏怀的陈凯,周娟等人也互相望了望,不由在心里承认了苏坏这些传统文化的真实性。
  
  因为苏怀没有和那些道士一样讲那些玄道符咒,而是从他们认可的科学角度,来阐述中医草药,对于现代医学的帮助。
  
  他们不服气苏怀,却服气杨院长。
  
  杨院长证明了,看似是毒药的砒霜,真的能入药,无疑就会中医的权威性背书了。
  
  苏怀与杨院长握手道:“谢谢您这次来帮忙了。”
  
  “我不是帮你。”杨院长挑剔地打量着他:“你那些重要配方很危险,一定要小心处理,你要是乱开药治死人,我第一个就出来批判你,这些鬼玩意成分太复杂了。“虽然他代表中科院来,但是心底对中医并不承认,只觉得是误打误撞得到的一些治疗方法。
  
  “我让您实验的另外一种疗法,有成果了吗?”苏怀笑问道。
  
  杨院长面露难色:“那个比较麻烦……现在还在做动物实验,毕竟预防与治疗是两码事,你耐性等一等吧,再有半个月,就会有初步结果。”
  
  “嗯。”苏怀点头道,比起鹤顶红来,这后面一种疗法才是最紧要的。
  
  与杨院长交谈中,苏怀却注意到华夏道教代表李仙,却意外地并未离开,反而找个个机会悄悄过来主动道:
  
  “苏先生,您有时间的话,我们聊聊吧。”
  
  “嗯。”苏怀也觉得这人不简单。
  
  出门之后,两人上车,苏怀这才开口:“李道长,您这次来应该是被逼无奈吧。”
  
  李仙无奈苦笑道:“我早听文联范主席说苏老师是天下第一能人,我这次真是信了,真是令我大开眼界。”
  
  苏怀一愣:“范主席?”
  
  咦?这李仙莫非是范老狐狸的人?莫不是他的私生子吧?
  
  苏怀仔细一端详,这李仙有几分眉眼之间却有几分范主席的神韵,不由惊疑道:“李道长与范主席有什么关系?”<>
  
  <!--over--><><>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