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二百九十一章 与苏偕老

第二百九十一章 与苏偕老


      许师太用一种极为敌视的目光,望向苏怀,沉声道:
  
      “苏先生虽然诗才过人,但是却是道教外行人,这道教总坛能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旗下十五大协会之一,靠的就是命理,符咒,韩医三门非物质文化遗产,我近年来已经苦心研究了命理,符咒,自问不会输给他们,明年的道教大会上,只需要你能在韩医上压倒他们,我们就有办法,拿下这个协会席位。”
  
      郑贵阳面露讶色:“许师太,莫非你也懂道家法术,算生辰八字?听说这可是朝鲜道教不传之秘,除了天师观的道士,没有人知道修行的方法啊。”
  
      只见许师太满脸倨傲道:“我越南道派随上去的金刀,还出土了一本道教残经,当中有命理,符咒的记载。”
  
      郑贵阳,李仙等人都是轻呼一声,面露喜色,原来是这样,苏怀也暗道……难怪你看我眼神这么凶呢,原来还记恨我在泰山诗会上把越南《金刀赋》打败,害你们不能为先祖正名了。
  
      李仙欣喜道:“如果是这样,我们就真有把握把道教总坛拉下马了。”
  
      许师太加上苏怀,可以与朝鲜三会祖师掰掰手腕了。
  
      小莫主席笑道:“现在,我们双方抓紧时间准备,等到明年的道教大会上,一举拿下这个名额吧。”
  
      双方众人听着都是兴奋不以,却听到一人道:“恐怕等不了那么久了。”
  
      苏怀看着众人疑惑的目光,也是干咳两声道:“恐怕在这个月,我就要和道家总坛开干了……”
  
      “小苏,你要干什么?”郑贵阳惊讶问道,小莫主席也是望过来。
  
      “我打算闯道教总坛的山门。”苏怀道。
  
      什……什么?你要闯天师观的山……山门……?
  
      众人皆是瞠目结舌,但是很快觉得这事是不可能的,李仙连忙道:“苏先生是开玩笑的。“
  
      许师太却皱眉鄙夷道:
  
      “苏先生,你不是道家之人,你恐怕不知道闯山门的意义,首先,你要闯山门必须要得到天师观的许可,其次还必须要有教科文组织仲裁委员会的监督,这事才有可能成型。”
  
      李仙也道:“是啊,道教总坛向来圆滑,绝不会给我们这个机会的,光是要把事情闹到教科文组织,让他们出动仲裁委员会,只怕就不容易了……”
  
      道教总坛位高权重,根本不至于与他们华夏,越南道派这种小势力发生冲突,闹到教科文组织的仲裁委员会。
  
      苏怀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抬头望向越南文联众人道:“这样吧,如果我有办法让道教总坛答应让我闯山门,那我希望就不要有人提文盟改名这个事情了。”
  
      许师太还没作声,小莫主席双目一亮,追问道:“那到时,要是你办不到怎么说?”
  
      苏怀道:“那咱们联盟,就改名为越华文联。”
  
      小莫主席哈哈大笑:“苏老师果然是快人快语,那就这么说定了。”
  
      郑贵阳连嘴都没插得上,这话就给苏怀说出去了,再想反悔已经来不及了,只得望向苏怀小声道:
  
      “小苏,你这事是范主席的指示吗?”
  
      “没,我自己的主意。”苏怀笑道:“放心,一切有我。”
  
      郑贵阳顿时哑然,如果不是他不是靠苏怀的成绩才升上这职位,他真想破口大骂……这么大名分的事情,你就这么决定了?
  
      华夏文联的人,也是目目相觑,不知道这小苏圣人哪里有这个自信,这可不是比诗,而是比道学道法啊……
  
      苏怀也没有过多解释,因为这些人根本不知道,自己与道家总坛这次的仇怨,会升级到什么地步……
  
      这天过后,苏怀引发两个话题**件。
  
      一是他的华夏爱情观,那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一夜之间就流传世界各地,成为了最流行的情书体。
  
      无数校园女生,都在自己笔记本写着这雅句,纷纷感叹。
  
      “这苏怀,开个公开课都能做出这么好的诗啊,太美了。”
  
      “唉,我今天才明白,天底下最浪漫的事,原不是与霸道总裁相遇,而是能与一名有情人相遇,相知相互,白头偕老。”
  
      那些笔记本那页,贴着苏怀的粘胶画,女生们爱不释手地拥着入眠,仿佛就能与这位华夏最浪漫的男子,在梦中相会一样。
  
      打开文摘杂志,在《读者》《知音》的最后交友栏上,仿佛一夜之间,就涌现了很多类似的笔名“怀梦”“爱怀”“与苏偕老”“苏子梦情”。
  
      就连最受欢迎男性笔友交友留言,也急速转向,从“我不在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变成:“只愿一生爱一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苏圣人的华夏古典爱情观,随着《新白娘子传奇》热播,以及他的公开课,宛如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浸润到了年轻人心中。
  
      而另外一个话题**件,可就不这么温馨浪漫了。
  
      朝鲜道教韩医与苏怀的中医之争,已经势同水火。
  
      一方说“苏黑鸭会致癌!”
  
      一边说“樱花黑鸭是抄袭,会引发腹泻。”
  
      两大卤菜品牌,在中医与韩医的名义下,引发巨大的争议。
  
      在京都商会的造势之下,朝鲜与曰本的报纸电视台都争相报导:“道教总坛称苏黑鸭吃后会致癌。”的消息。
  
      而华夏媒体则站在苏圣人这边,连续发稿晨:“苏怀称樱花黑鸭吃多了会引发腹泻。”
  
      两边各执一词,两派支持者也是势同水火,谁都不服气谁,都骂对方是“故意抹黑”,一时间吵得火热。
  
      只是显然,作为韩医权威的道教总坛的更加有说服力了。
  
      谣言中,苏黑鸭的销量也下降了百分17,加上樱花黑鸭的声势,业内都判断这种情况不出一个月,苏黑鸭就会彻底在竞争中败下阵来。
  
      而苏怀却不担心,也继续忙于《新白娘子传奇》的工作,继续加快修建溪湖景区,并改拍一段剧情。
  
      在纪巧巧与李天胜的带领下,剧情拍摄合作越发默契,进度也十分理想,而苏怀也趁机改拍了当中一个关键剧情。
  
      只是纪巧巧有些不理解,为什么苏怀要改拍9,10集中,把其中一段老乞婆中鹤顶红之毒,改为了老乞婆得了天花绝症。
  
      “小苏哥哥,这天花可是绝症,白素贞用仙法治疗好老乞婆这剧情倒是没什么问题,可许仙用老乞婆的豆疤对准小女孩子的鼻子吹进去,这就能免疫天花了……这是不是太没有说服力了呢?”
  
      苏怀笑道:“这是我们华夏中医的方子,叫做人痘接种法,用得病的病毒,让未得病人的感染,让自身产生免疫力,这也是以毒攻毒法子的一种。”
  
      纪巧巧惊讶道:“有这么神奇?这种免疫方法真是很新奇啊。”
  
      两人正聊着,仁娜就风风火火地冲过来了,大声嚷道:
  
      “苏呆子!大喜事啊~!天大的喜事啊~!”(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