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三百零五章 只能一人闯关

第三百零五章 只能一人闯关


      虽然已经是深秋,但是朝鲜大灾难之后形成的神山——东山,依然被莽莽苍苍,无边无际的绿色覆盖。
  
      悬崖绝壁上有一条蜿蜒的栈道,栈道上密密麻麻全部都是人,由游客,有各派道士,有记者,也有教科文仲裁委员会的人群,此刻形成一条长长的人流,看不到尾。
  
      华夏,泰国,曰本,朝鲜……道家八派十六宗的门人,都浩浩荡荡地跟在华越文盟闯山门的队伍后面。
  
      大灾难之后,道教重兴,历经数十次道教大会,却从来没有今天这般的盛世。
  
      道教总坛天师教一家独大,天下道派为之马首是瞻,从没有一派敢闯过这道教圣地的山门。
  
      而今天……一名手持折扇,清俊雅致青年却做了这天下无人敢做的事情。
  
      道家八派十六宗教的道人们,看着山阶上,缓缓上行的清俊身影,心里佩服,讥讽,崇敬,羡慕,各个情绪各不相同。
  
      马上就到道教总坛大门了,这次闯山门原本苏怀是想低调处理,但是道教总坛却是志在必得,故意开放场地,让所有想来观摩的人群,都参与进来。
  
      一为了当中让苏怀一败涂地,也同时给予他苏怀一种巨大的心理压力。
  
      李仙等华夏道人都跟着苏怀与纪巧巧,仁娜身后,而中科院的杨院士等人则还在他们身后。
  
      苏怀看着这苍茫东山,绿竹翠林,幽如仙境,也是感叹道:
  
      “如此大山,是对道家的最好注释,天人合一……可惜被群江湖术士占了。”
  
      李仙四面张望,低声道:“老师,等下再往前,你就要小心说话了,主要由我来应付。”
  
      旁边许师太也是满脸严肃道:“到最后一关,才该你上,现在先养精蓄锐吧。”
  
      苏怀还没作声呢,仁娜就把他拉到李仙身后道:
  
      “这朝鲜牛鼻子讲究多,我怕你中了他们的妖法,还是跟在李道长后面安全diǎn。”
  
      纪巧巧动人一笑笑道:“怕什么,咱们有母夜叉可以辟邪,我就不信这牛鼻子能比你还凶。”
  
      原本在旁围观的朝鲜观众都对苏怀恨之入骨,但是这纪巧巧一身绿裙,如梦似幻,像是荡漾着最香最清甜的美酒般的一双美眸,俏丽姿容,竟令他们都是看得发痴,心底就恨不起她身边的苏怀来了。
  
      沿着台阶上了上面,李仙遥指远处道:“那前面就是总坛第一道观,天命殿,游客上来,首先就会在这里算命,问问自己的运势。”
  
      苏怀远远就看到半山腰,一耸高耸入云的巨大石像,与泰山金dǐng炎黄二弟石像相比,虽然体积虽然稍微小一些,但气势却毫不逊色,而且明显轮廓更加精致,风采非凡。
  
      苏坏抬头仔细望去,只见那石像是名老人,头戴鱼尾金冠鹤氅,身着八卦仙衣巾衬,丝绦双结乾坤,长须白发气神如神仙临阵,心里也不禁肃穆万分……
  
      这是神像……姜太公吕尚。
  
      儒、法、兵、纵横诸家之源,“百家宗师”姜子牙竟作为道教神明立在这里…
  
      许师太见苏怀看着发呆,生怕他不懂出丑,连忙解释道:“这天命殿供奉道教真神,天枢上相太公,《道祖经》中,就记载了他的命理神术‘太公灵签’,可以算人旦夕祸福,极为灵验。”
  
      李仙感叹道:“原本太公神像是一间华夏太公观的神像,自从道教总坛统一各家道派之后,这太公观的太公神像也被拆除,在天师观重塑……”
  
      许师太道:“那有什么办法,命理会原本就奉这天枢上相太公为真神,人家天师观‘太公灵签’名满天下,其他人哪里比得了?”
  
      “太公灵签。”苏怀听着不禁摇摇头:“我看不过骗人把戏罢了。”
  
      许师太在旁冷哼一声:“你懂什么,太公灵签虽然不是百发百中,但是也极为灵验,只是看你心诚不诚罢了。”
  
      苏怀没有回答,只是抬头凝视姜太公的雕塑,看着下面香火缭绕,一众功德箱上写“有求必应””求财得财“的横幅,心中不禁又悲又怒,姜太公要是知道后世这些假道士借着他的名义敛财愚众……只怕也会痛心疾首。
  
      转头问道:“李道长,我听说如果我们闯山门成功,是否可以让天师观拆穿这太公神像,请回华夏?”
  
      李仙满脸痛心道:“是,按照道教规矩,要是闯山门成功,赢的一方教派,就获得该山门神像与功德香设置,从中提取五成的香火钱,像是这太公神像,原本我们华夏道观都有,是最近道教总坛统一各道派之后,才规定只有天师观才能尊奉,所以如果我们闯山门成功,我们就能把这太公神像请回华夏。”
  
      这也是天师观最近越来越强势的原因,天下任何道观,拆除了其他神像,所有香火钱,他都要抽走一半,可谓是富得流油。
  
      苏怀听着心中不由生出一股无匹斗志,望向太公圣像,心中暗道,这华夏先祖神像就由我苏怀接回故乡吧。
  
      前面到了景区,地势就开阔了,看到天命殿的道观平台,仲裁委员会组织的一众游客们,都兴致盎然,各自在景区里自由活动。
  
      而苏怀等人带着大队人马一上前,就被拦了下来,一名朝鲜道人道:“你好,请问是哪位闯山门?”
  
      李仙一愣道:“我们华越文盟道派来闯山门,难道你不知道吗?”
  
      那年轻道人看着他们道:“那请问哪位是代表?”
  
      众人皆是一愣,都是看向了,教课文组织仲裁长欧洲人汤若望。
  
      汤若望沉声道:“按照仲裁规则,闯道教山门,只能派一人为代表。”这意思是,这朝鲜道教要求很合理。
  
      李仙等人听着顿时都愣住了,这意思是他们这么多人上山,却只能一人去闯天师观的三关?
  
      这分明就是蓄意刁难了!?如果有这要求,为什么不早说,要在这这时候才讲?
  
      当年天师观闯各道观山门的时,可没这个规则啊!?(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