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三百零九 消灾解难

第三百零九 消灾解难

    见苏怀摊子聚拢不了不少人,朴祖师的一位弟子,突然一声“无量寿佛”朗声道:
  
      “各位施主,想求签问卦的请进殿来。”一群人感受那穿着道袍的朝鲜道长仙风道骨,很有正宗东方的神秘气息,一大半人都不自觉跟了进去。
  
      仁娜等人看着鼻子都要气歪了,你们让苏怀在外面摆摊,自己却在里面算卦,这不是故意给苏怀难堪吗?
  
      看着这边看热闹的人渐渐少了,记者们的镜头都对准了天师殿内,李仙微微一使了个眼色,就见围观游客中,走出两个白人中年妇女来了,这两个中年妇女胸前没有标牌,显然不是仲裁委员会请来的,自然不算是在“算准评审委员游客团”的闯关标准中。
  
      可是这两个女孩,拉扯间也引来了不少的人,一个说:“我要给这华夏人算算,说不定能算准的。”
  
      另一人道:“算这个做什么,都是封建迷信,信这种鬼东西做什么。”
  
      先前那中年妇女嚷道:“我试一试,不准我就走!”
  
      苏怀心里微微一笑,也知道这两人是李仙请来的托,虽然是电视直播,不过这年头没网络,也不能人肉,这种托一般也是查不出来,也之故作深沉,给那来看命的妇女看了看手相,然后道:
  
      “你今年流年不利……有小人扯你后腿……”
  
      胡说一番,那女连连点头连声道:“都准了。”另外那个嚷着“封建迷信”满脸“好奇”地也上来了。
  
      苏怀又随便说了几句,第二名女的也连连不敢置信的样子,又多问了几句,接着听苏怀说一句她点一下头,虽然她没大喊大叫:“真是准啊”,旁观的人却能从他的神情看出,苏怀都算准了。
  
      众位道人看这套路,心里哪里不能明白这两人是华夏道派请来的……否则哪里有看看手相,就知道别人那么多信息的……
  
      看着这两女人算完,对苏怀连连鞠躬,那些仲裁委员会的欧洲游客们终于也诱人动心了。
  
      “先生,你帮我看看。”一个二十来岁,脸上有雀斑的白人女孩有些紧张第上来了。
  
      苏怀看着那雀斑女孩,神态娇媚,身材苗条很是漂亮,也是微笑道:“姑娘,你想算什么?”
  
      那雀斑女孩见那苏怀温柔笑容,也是一痴,苏怀又说了一遍,她才反应过来道:“算感情。”
  
      这时朴祖师与汤若望这些人,当然看出了前两位是托,但是和闯山门并不相干,而这位仲裁委员会里的女团员,现在才是苏怀闯山门的考验。
  
      许师太也有些紧张起来,问李仙道:“苏先生会什么算法?”
  
      “应该是手相吧?”李仙有些尴尬,他哪里知道苏怀懂什么……只是看苏怀刚才看两位中年妇女用的手相,想他应该懂点,总不能在越南人面前示弱吧。
  
      可众人正好奇苏怀怎么算时,就看苏怀指着旁边的香檀,对女孩道:“去上三炷香。”
  
      雀斑女孩老老实实地烧了三炷香,只见苏怀上前,在香前端坐,一派聚精会神的样子。
  
      众人都是看得有些疑惑,朴祖师等一干天命殿道人也是不明所以,一名道人好奇问自己师兄道:“师兄,知道不知道苏先生这是什么门道……”
  
      “不知道……从听过,他好像是观察香像……”那师兄神色凝重起来
  
      人人都知道苏怀掌握了一些华夏流传的民间资料,这当中包罗万象,就算有这神秘的观香像命理法,恐怕也不足为奇……
  
      不过大部分在场各派道人,还是觉得苏怀在装模作样,道家八派十六宗教,算命方法多种多样,倒是无外乎抽签,摇铜钱,黄雀叼卦,纸牌,龟甲,看相,摸骨几大手法。
  
      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观香像的方法啊……
  
      直接苏怀聚精会神看着香烟渺渺,突然一转头道:“从你烧的香的形状中就可以看出,你命犯桃花,这是两男争一女之相,你陷入了感情纠纷了。”
  
      那雀斑少女顿时满脸惊讶,又是羞怯地点了点头。
  
      八派十六宗教的道人都心中微微惊讶,竟然一算就准……?莫非这写诗的还真这种神秘的观香术?
  
      苏怀悲天悯人望着那雀斑少女:“你这人啊,操心的命,而且总是受累不讨好啊……可怜人,可怜人啊……有难处了。”
  
      那雀斑少女听着,立刻眼睛都红了,竟然抽泣起来,连声道:“我男朋友对我很不好,可不知道该不该离开他,我帮他做了那么多,他还经常酒打我……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苏怀道:“唉,你要是离开你男朋友,就有血光之灾,如果不破这个灾,就影响你后半辈子的生活。”
  
      雀斑女孩顿时慌了,显然是有过类似的经历,连声问道:“老师,那这灾怎么破?”
  
      苏怀起身握住他的手,柔声道:“你不用怕,你让你父亲拿块红布,上面写上你后的名字,晚上十二点,把它系在一颗杨树树上,让你父亲就说杨树啊,杨树,我女儿认你当我守护神,请保佑我女儿别受伤,然后磕三个头,回来把布盖在你的被子上就行了,姑娘,这每步都要记清啊。”
  
      雀斑女孩颤声道:“这就可以了吗?”
  
      苏怀摆手道:“还不行,你小时候杀的昆虫太多,罪孽太深。“
  
      雀斑女孩紧张道:“那怎么办啊~?”
  
      苏怀肃穆道:“你要多多做善事,多做善事才有好报。”
  
      雀斑女孩连连道:“对!对!对!我们村子的长辈也叫我多做善事,那我……老师您拿着这些,多少钱?”
  
      雀斑女孩慌忙从荷包里掏出钱,塞给了苏怀,对着后面他烧香天枢上相真君神像连连鞠躬,苏怀却是摆手阻止了她这个动作,客气道:
  
      “和你相遇也是我们有缘,多提醒你几句而已。”
  
      旁边那黑脸道人却轻声:“这算命准不准都是靠天枢上相太公的保佑,如果您想做善事可以捐这些香火钱给这这位神明吧,捐多捐少随缘,心意就好了。”说着拿出一个本子,打开递给了那雀斑女孩:
  
      “施主自己写吧,写多少捐多少,也写下你的名字,以后会刻在功德薄上。”
  
      苏怀不要钱,可神明要供奉啊~~(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