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三百一十章 你们想学吗?

第三百一十章 你们想学吗?


      那雀斑女孩原本只拿出了20元钱,但是看那本子上不同笔迹的人都是写的100,200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赶忙掏出一堆零散钞票,勉勉强强凑足100写上,捐款后对苏怀鞠躬千恩万谢。
  
      看着这情景,顿时把八派十六宗教的道士们都看目瞪口呆……不是吧……这写诗的苏怀还真会命理啊,竟然第一笔生意就做到了100块钱!?
  
      要知道,新欧洲虽然比较富裕,但是说几句话就让人付100香火钱,简直是不可思议,很多在新欧洲道士,在街头算命经常只能一单别人给5毛,1元而已……人家没这个传统啊……
  
      众人都议论纷纷起来:“这苏怀看来真有几分门道啊。”
  
      “竟然真算对了?”
  
      “不对,不对,这一定是巧合,这女施主肯定是被这苏怀的样貌迷住了。”
  
      “有这可能,这苏怀长得太好看了,恐怕这女施主看上他了,所以才给这么多钱的。”
  
      八派十六宗教的道士们,也有不少在外算命生活的,各有命理道学,可都是算得有时准,有时不准,所以不信苏怀真是有本事。
  
      许师太也疑惑不以地问李仙道:“这苏先生到底是不是碰巧?”
  
      “应该……不是吧。”李仙也是心里暗自惊异不以,苏先生不是只会中医吗?难道命理也略懂一二。
  
      众人都抱着这极大的疑惑中,只见越来越多仲裁委员游客团的人都排队给苏怀算命,第二位是老年白人男性,面色忧虑。
  
      算自己儿子命运,苏怀继续让他diǎn香看香像,铁口直断:
  
      “老先生,看香像,您儿子这两年犯太水,不太顺利,唉……您儿子是个孝顺孩子。”
  
      结果又对,老先生说自己儿子是矿工,在荷兰乡村的一间矿洞里采矿为生,几年没消息传回来了。
  
      苏怀又一番论断,说他儿子说灾,该如何如何解除,老先生最后千恩万谢,捐了30块。
  
      第三位中年男人,苏怀没有算什么,只是随便说了几句他命不错,就把人打发走了,可第四位老妇女又算准他丈夫出轨,第五位做化肥生意的商人,苏怀却夸他生意做的好,流年发财,这位化肥商人乐呵呵地捐了200……
  
      在苏怀算准第3个人时,李仙嘴巴已经合不拢了。
  
      在算准5个人时,许师太面色越来越惊异。
  
      而当苏怀连算准第十个人的时,八派十六宗教道士们都停下了议论,呆愣愣地望着苏怀……
  
      还有很多人,都忍不住上前,在警戒线外面,瞪大眼睛仔细看着那烟雾缭绕的烟形,想看出里面到底有什么诀窍,竟然能百分百中!
  
      他那很恶搞的“苏半仙”的幡在风中摆动,配合他铁口直断,让不少围观这场闯山门的人,都开始觉得他是“半仙”下凡了……
  
      苏怀没有受任何人影响,继续一个个地算着,虽然不是各个都能收到钱,但是他面前的香火部上的数字也是越来越多。
  
      电视机前收看直播的朝鲜观众们,都看得惊呼不以。
  
      “又算对了!?”
  
      “我靠,这些人真不是托吗?”
  
      “仲裁委员会找来的人……怎么可能是托。”
  
      “可这姓苏是不过一个搞文学的,怎么会算命呢?”
  
      “太逆天了……简直了。“
  
      “这姓苏的究竟是人是鬼啊,太厉害,竟然算命都算得这么准。”
  
      “简直是百发百中啊……他年纪这么轻,就算生下来就学,也不至于这么强吧。”
  
      “这家伙不能拿常理判断啊,就像他那些诗也不是他这个年龄能写出来的,可这鬼家伙就有这个本事,如果他掌握的民间资料中,有命理知识,他肯定一会就会了。”
  
      “我是学道的……我师傅说,学命理起码要二十年才能出师呢……”
  
      “我真是纳闷了,这个苏怀老师怎么这么多才多艺呢?写诗曲,做诗词,还拍电视剧,现在又会算命,一个人怎么可能有这么多本事?这人到底是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时间慢慢过去,在众人看着越来越瞠目结舌中,苏怀不知不觉就已经凑足了1000的香火钱了……
  
      苏怀让那小道士清diǎn了一下,把1070元香火钱递给了朴祖师,清了清嗓子问道;
  
      “这算我闯关成功了吧?”
  
      朴祖师看着这些香火钱,眉毛都不由自主跳着,脸上得道高人的表情都快要蹦不主了,汤若望也是觉得惊奇不以转头问一名仲裁员:“总共花了多少时间?”
  
      那位仲裁员看了看秒表道:“总共花了64分31秒……”
  
      围在外围的大队人马,听着都是一阵惊呼,我的老天啊,苏怀这位诗人竟然只化了规定时间三分之一,就筹集到了1000的香火钱啊?
  
      天……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苏怀这种惊人的表现,令所有道人都感到不可思议。
  
      朴祖师神情像是死了亲爹一样的难看,而许师太与李仙都是满脸惊喜地过来,问苏怀道:
  
      “苏先生,你是怎么做到的?”“这看香像怎么能看出别人命运!?”
  
      苏怀只是转头文汤若望道:“仲裁长,这关算是我闯过了吧?”
  
      汤若望满脸深沉,高声宣布道:“仲裁委员会宣布,华越文盟,闯山门第一关过关。”
  
      华夏观众一片喝彩中,整个天命殿的道人们却是一片无声,他们完全没料到苏怀竟然有这个本事。
  
      苏怀却是丝毫没有兴奋的样子,转头对外围目瞪口呆的,那些八派十六宗的道士们高声道:
  
      “各位同道,刚才的观香命理术,你们有没有人想学的?”
  
      众道人错愕之下,反应过来,难道苏圣人要公布他刚才这可比肩“太公灵签”的命理之法,难道他想像是之前公布丝绸奥秘一样,公布天下!?顿时都一阵阵欢呼,激动嚷道:
  
      “想学,当然想学~!”
  
      “求苏圣开示当中神妙~”
  
      “道法仙术就该广布天下,以传道布德~~”
  
      “苏圣开恩~”
  
      这命理之法,虽然很多道派都有,但是都是残缺不全,根本算不准,只有天师观的“太公灵签”被公认为天下第一准的命理之法。
  
      今天看到苏怀的“观香命理术”神奇无比,丝毫不逊于“太公灵签。”八派十六宗的道士们都恨不得马上研究,只要会了这门命理之法,那他们以后还愁什么生活。
  
      李仙,许师太也都看得错愕不以,这可是“观香命理术”绝对是道门珍宝,要是别人得到,不好好保守秘密,死都不外传才对,这苏怀竟然要公布天下?他是疯了吗?
  
      李仙与许师太,都很想让苏怀谁都不告诉,只告诉自己……这么珍贵命理之术,应该只传华越文盟的道士啊……怎么能便宜其他人呢?
  
      可他们却没机会开这个口啊。
  
      看着下面众多道士热血沸腾,数百人,都迫不及待地找来三根香,diǎn燃之后,想边听苏怀讲解边学习怎么看这香像呢,却见苏怀却是一下子跳到台上,朗声道:
  
      “这‘观香命理术’,其实就是……”
  
      众人伸长脖子,期待听着,只怕是错过了苏怀的任何一个字。
  
      却听说苏怀望着台下所有人,大声道:“其实就是无稽之谈!这世上根本没有这狗屁的‘观香命理术’~!?全部都是狗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