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三百一十九章 双妖连心

第三百一十九章 双妖连心

    纪巧巧觉得这事情诡异异常,直接躲到了苏怀身边,抓紧了他的手臂,结结巴巴道:
  
      “你身上才有妖呢……”想到刚才上山之前,经过一条河,也是心里害怕不以。
  
      苏怀都要笑出声了,没想到平时这天不怕地不怕的小狐狸,竟然怕妖怪啊。
  
      仁娜看着纪巧巧这胆小的样子,大咧咧笑道:“什么水妖,我看你就是自己吓自己。”
  
      说还没说完,身材瘦高的鹤道长却急步而出,围绕着仁娜转了几圈打量。
  
      仁娜被这像是吊死鬼一样的鹅道人看着有些发毛,不由啐道:
  
      “你看什么看?没见过草原美少女吗!?”
  
      “女施主,我看你身上也有妖。”鹤道人一举手中“真火手炉”,冷声问道:“你平时不是总跟钱打交道?有没有赚不义之财?”
  
      仁娜原本就是做生意的,做生意的人都是赚利润,要说都可以算是不义之财,也是气愤道:“你才赚的是不义之财呢!?”
  
      鹤道人冷声道:“你身上可铜钱吗?”
  
      仁娜一愣,然后冷笑道:“我们华夏做生意的人,人人身上都会带一枚道教铜钱求个吉利,你知道我有铜钱有什么了不起的。”
  
      鹤道人一伸手:“拿来我看看。”
  
      仁娜这时想着,如果自己这时候退缩,别人还以为她做贼心虚,就把自己钱包里放着那枚道教铜钱递过去道:
  
      “怎么,你也要把这铜钱放到水里吗?我告诉你,这铜钱我时常摸,上面可有油,就算浮起来也不稀奇。”
  
      其实她刚才看到纪巧巧的发卡浮起来,她心里也有些发毛,生怕自己身上也被附上了水鬼,所以故意说自己铜钱有油,免得真浮起来了,把她自己吓到了……
  
      可没想到,这鹤道人并没有让人打水,而且从身上取下一根棉线,系在铜币上并使铜币悬空,冷然道:
  
      “经商牟利,如果赚取不义之财就有金妖附身做乱,必定亲人早逝……我现在锁住它。”
  
      这话一说,仁娜顿时脸色一白,这是她最不愿意提起的伤心事。
  
      众人见她这个表情,顿时都心想,看来她真是有至亲早逝了?
  
      这除魔殿,与这天命殿的人不同,还真是有真才实学……
  
      纪巧巧此刻虽然害怕地要命,但是要是鼓起勇气边抓着苏怀的胳膊,边嚷道:
  
      “西北食品公司是华夏知名企业,谁看看报纸就知道他们的情况,别用太公灵签那一套装神弄鬼了。”
  
      众人这时才恍然大悟,却见鹤道人不为所动,拿着手中“真火手炉”念念有词,竟然凭空吐出一团火来,众人之感觉热流铺面而来,都是惊呼一声。
  
      再定睛看去,那卦铜钱的棉线已经燃烧起来,而且直到棉签燃烧成灰线,?铜币竟不落于地!
  
      从时天色已黑了,在这山林黑夜灯光下,看到这一幕众人都不自觉毛骨悚然.
  
      鹤道长色变道:“你身上家金鬼可畏,竟然已修到腾空的境界了!”?
  
      李仙等人顿时也神色不安起来,没想到这除魔殿的道人,竟然在他们身后的纪巧巧,仁娜身上找了妖怪……只怕这消息传出去了,肯定有道教信众,说苏怀是妖邪附体,蓄意来污蔑道教总坛的……
  
      这各个宗教中,神神叨叨的事情向来很多,外人虽然都觉得这是封建迷信,但是在信徒看来,却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他们刚刚闯完第一道山门,说天师观的“太公灵签”是骗术,天师观的人就在他们身上抓到了妖怪,说他们妖言惑众……
  
      这把水一下子搅浑了,谁是谁非,外人根本就看不清了。
  
      “许师太,这真是有怪吗?”李仙焦急问道,这种捉妖施法,在场只有许师太略懂一二。
  
      刚才许师太其实也拿着罗盘测了半天,许师太原本刚想说他们是装神弄鬼,却看罗盘指针突然来回乱动了起来!而且指针猛然下沉,这是阴灵出没的反应!?
  
      这时,八派十六宗道人们也此时彼伏地叫起来:“有阴灵出没啊!”“罗盘动了!”“好强的妖气~!”
  
      许师太也是愣住了,她也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诡异的情景,这罗盘的动静实在是太剧烈了。
  
      只有苏怀默默观察那些除魔殿的道士,既不惊讶,也不慌张。
  
      这时候白白胖胖的云道人也上来了,与鹤道人此时已经跳到了苏怀面前,对着她身后的纪巧巧,仁娜道:
  
      “施主不要慌,贫道两人为你们除妖。”说着口中念念有词,从怀中掏出一块手帕,然后折起四周,使中间凹下。
  
      “把妖水倒下去。”云道人喝道,一名道人把刚才的水杯拿过来倒在手帕凹处,水竟然滴水不漏。
  
      在场不少道人都惊呼起来:“水不漏帕……莫非这是千年水妖?”
  
      “真的是水不漏帕!?”
  
      “我只在书中看过……”
  
      那云道人也是为之色变嚷道:“用火符克它!”
  
      鹤道人已经取来一瓶酒,浇在手帕上,然后用符咒点火,念咒施法之后,点燃手帕,手帕熊熊烧起来,他念念有词,可火熄灭后,而火熄灭,众人注目一看,都是倒抽一口凉气……
  
      那手帕竟是完好无损?
  
      这下……不光是纪巧巧仁娜本人了,就连八派十六宗的道士们了,李仙,许师太都已经为之色变……这妖之强,简直前所未闻……
  
      已经有不少道人色变道:“水火不侵,双妖连心……”
  
      “我的天……是双妖连心……”
  
      云道人和鹤道人也是脸色一变,转头对林祖师请示道:
  
      “祖师在上,这水火二妖已经练成一气,不是弟子能除的了,请祖师施法除魔卫道。”
  
      林祖师慎重点头,沉声道:“今日是苏先生闯我天师观山门的日子,这二妖既然是跟随上来,只怕这在这里做法妨碍苏先生的事情了。”
  
      这话明摆着是暗示苏怀就是妖邪附身,才来闯山门的,李仙与许师太都不由暗骂一声。
  
      苏怀却是神色平静,微微笑道:“既然有妖,那么就请祖师抓妖吧。”演,你们继续演~~我他妈春节晚会上看******卖了那么多次拐,都没你们演的专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