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三百二十章 诸葛武侯

第三百二十章 诸葛武侯

    “无量寿佛。”林祖师微微点头,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取下宝剑,朗声道:
  
      “摆法阵,请天枢武侯上相收妖~~”
  
      说着就看除魔殿众人,架势出一辆大型拖车,拖后的平台之上,竟然一尊彩塑神像。
  
      在灯光下众人看去,只见那神像面如冠玉,头戴纶巾,身披鹤氅,手持羽扇,坐在一辆四轮小车之上,神采绝伦,令人一望倾慕。
  
      只见除魔殿众道人,都一齐倒地跪下:“有请天枢武侯上相除魔卫道~!”
  
      在场八派十六宗道人们,都被这神像震慑,不少人也不自觉跪了下来。
  
      符咒会供奉的天枢武侯上相,是道家除魔卫道的神明。
  
      苏怀看着这神像,不由心中一凛,乖乖……这不是诸葛孔明吗?不由沉声问李仙:
  
      “这神像也是道教总坛从华夏请走的吧?”
  
      李仙低声道:“不是,原本越南某地这武侯残相遗留,只是不知这武侯究竟是何方神明,这道教总坛《道祖经》中为他正名,这才被道教总坛供奉为道家正神……”
  
      苏怀听明白了,这道教总坛其实根本就不知道这些遗落下来的各出神像是什么来历,只要是有个像有名的,都看着这形象,臆测了下大概是做啥的,安了个神位。
  
      这诸葛庙中的诸葛武侯,民间形象就是一个呼风唤雨的妖道,他们也以为这“武侯”是除魔卫道的意思……这帮混蛋,竟然搬出诸葛亮行骗……
  
      只见林祖师拔出自己七星剑,众人看到剑身有北斗七星符号,剑柄则刻咒符图案,在灯光下耀眼夺目。
  
      林祖师对着武侯像念念有词,拜了三拜然后大声道:
  
      “既然武侯已示其法力足可克妖,那么我就作法请其来降妖吧!摆天枢法阵,请武侯~”
  
      云道人,鹤道人等人围住了不明所以的纪巧巧,仁娜,不让她们随意走动。
  
      在场的其他道人,都是神情激动道:“林祖师要请武侯了!”
  
      “原来除魔殿真有降神扶乩仪式?”
  
      “我只是听说扶乩法事,没想到林祖师真有这样的法力。”
  
      在众道人心中,“降神附体扶乩仪式”是道教最富盛名的法术之一,人人都听过,却没几个人见过。
  
      林祖师闭目不动,仿佛老僧入定。
  
      云道长带领除魔殿众弟子,对林祖师磕头之后,肃穆高声道:
  
      “武侯已经下凡,我们决为武侯备好酒饭,望武侯饱后降妖捉鬼~!”
  
      说着便用纸撕出一人,然后将纸人放在碗后,并连人带碗放于墙壁之上,只见纸人竟贴于壁,碗竟悬于半空,纸人象是活了,只见他双臂慢慢地将碗抱拢在怀里,头慢慢地低下,像在吃饭;餐桌上放一酒杯,斟上酒,酒高出杯口好多,竟满而不溢,术土用簪子在杯中一划,酒竟一分为二,中间空无……
  
      只听满场的惊呼声四起:““看!神家不但吃,而且喝啊!”
  
      李仙,许师太,余观主也是第一次看这种神奇的景象,都是目瞪口呆,连汤若望的仲裁员们也是瞪大眼睛看着,觉得很是不可思议。
  
      那些跟上来山的华夏观众们,原本在一开始心里都觉得这除魔殿的道士们有些装神弄鬼的嫌疑,但是此刻越看越是觉得诡异,都不由觉得毛骨悚然。
  
      难道这苏怀的人身上真的妖怪?
  
      这林祖师施展的法术,一件奇过一件,令人真是难以置信,明明没有任何科学道理,可是眼见为实……这不是法术又会是什么呢?
  
      而正当围观的游客们,这么想着的时候,更加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林祖师起身,一手拿着七星剑,一手摇着法铃,发出叮呤叮呤有节奏的声音,对着那一杯水,然后绕盆作法。
  
      看他口中念念有词,然后将一符咒纸形龟放入那杯水中,龟竟活了起来,在水里枪惶地游来游去!
  
      诡异的景象,电视前的观众都看得不寒而栗。
  
      林祖师念:“我是天目,与天相逐。睛如雷电,光耀八极。彻见表里,无物不伏。急急如律令。妖物伏诛!”
  
      咒语一完水杯中突然起火,且有火球绕盆旋转,俄项方熄。令祖师剑沾灵水在水中又滴入几滴,水中竟现出鬼的鲜血!。
  
      鹤道人嚷道:“水妖被伤了,不好,他要逃了!”
  
      林祖师桃木剑,便踏罡步斗,一路剑指追逐,众人却看不见他追的是什么,直到到追到墙角一处阴暗处侧门,才遥指喝道:“五星镇彩,光照玄冥。千神万圣,护我真灵。巨天猛兽,制伏五兵。五天魔鬼,亡身灭形。所在之处,万神奉迎。急急如律令,现形!”
  
      只见点点磷火飘忽晃动,继而向门缝处飘去,从门缝处逃走~
  
      看到绿色鬼火,众人都已经屏息瞪大了眼睛,纪巧巧和仁娜都不由花容失色,纪巧巧更是失声叫了起来。
  
      她只感觉自身不住的发抖起来,夜晚的风,尖叫着穿过鬼火边幡巾,仿佛真有什么东西在四处游荡。
  
      这时,她突然可以听到一种新的尖叫声,仿佛在摩擦着空气,好像你睡梦中才能听到,某种生物推开衣厨上的铰链……
  
      纪巧巧只敢看到鬼火微微飘荡着,慢慢地,稳稳地,仿佛一张绿色的黑暗中在笑,她心中一颤回过头去,看向一遍的系黑树林,恐惧却还在胸口无边无际的蔓延着。
  
      漆黑树丛中,有某种东西在沙沙作响,黑色的影子在晃动,纪巧巧仿佛看到那黑影蜷伏在树只中,硕大的肩膀拱过它伸出的脑袋,眼睛里闪耀着玻璃色的光,活生生……
  
      纪巧巧实在忍不住就要叫出来的时候,却听到身边一个温柔的声音传来:“别怕,我在这里。”
  
      转头看到苏怀那张平静脸上,洋溢着的微笑,纪巧巧感觉一阵莫名心安,勉强从恐惧中暂时摆脱出来,依靠着苏怀体温,轻轻念叨:“小苏哥哥”躲在他身后。
  
      此时,林祖师手持桃木剑,翻飞挥舞,仿佛与妖鬼进行激烈的搏斗和较法,最后一把扔出数道灵符,磷火才缓缓熄灭。
  
      云道人鹤道人上前,赶紧拿着白色的兽骨将那几道灵符压住。
  
      林祖师这才收功,把拘有妖鬼的黄纸放在燃香头上引燃,只见纸上暗火慢慢燃进,嘴中念道:
  
      “武侯降世,与我神方。上呼玉女,收摄不祥。登山石裂,佩带印章。头戴华盖,足蹑魁罡,左扶六甲,右卫六丁。前有黄神,后有越章。神师杀伐,不避豪强,先杀恶鬼,后斩夜光。何神不伏,何鬼敢当?急急如律令!灭!”
  
      手中七星剑向着虚空中刺去。
  
      众人瞪大眼睛看去,只见纸上暗火慢慢燃尽,最后终于燃出了鬼妖的原形,原来是一只形状狐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