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三百二十二章 锅铲除魔

第三百二十二章 锅铲除魔

    苏怀拿着锅铲挥舞,竟然当着众人的面,学着云道人刚才做的依样画葫芦,让小道士拿来一水杯,把那“圣水”倒入水杯中,然后让云道长刚才揣在荷包里,那纪巧巧的黑色小发卡拿过来。
  
      云道长一愣之后,满脸笑意地递过来那发卡:“哦,我刚才忘记还给这位小姐了,苏先生如果不放心,可以仔细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
  
      并没有人注意道,这云道人把那发卡递过来的时候,用手看似随意的擦了一下……擦去了上面一些黑沙似的东西。
  
      众人也是醒悟过来,原来苏怀看似装疯卖傻,其实是想证明除魔殿刚才弄虚作假。
  
      这时候李仙与许师太也反应过来,心里暗暗想,难道……刚才云道人在把发卡拿到手里后,在发卡上抹了一层油,所以这发卡能浮起来?
  
      但是想想又不对,如果是油,水里应该有油花才对啊,可刚才水里并没有油迹啊?
  
      正这么想着,突然就看苏怀高声念道:
  
      “金针浮水术,木炭细磨,人目不见,针扶水面~”
  
      说着苏怀就用一提他破烂的道袍,把长袖微微一抖,众人就看见一层微不可见的尘埃落在水上,苏怀轻轻把黑色发卡放在水杯中,发卡竟然浮在上面不动。
  
      云道人大惊失色的同时,李仙,许师太,余观主,八派十六宗道人惊讶无比,瞪大眼睛看去。
  
      而金陵11台的导播也大声嚷道:“快把镜头对准水面特写!”这要是明天播出来,可是大新闻啊。
  
      仔细看去,众人才看到微不可见的极细小黑尘稀稀落落浮在水面。
  
      如果不是苏怀一开始就念了那句口诀,吸引众人主意看去,恐怕没人能看出当中的敲门……
  
      啊……这就是发卡不下沉的秘密!
  
      这也就意味着……除魔殿的林祖师三人……是做假了!?
  
      八派十六宗道人,都不禁吃惊议论道:
  
      “这……这是怎么回事?”
  
      “刚才云道人做了手脚吗?”
  
      “好像是……刚才你看到黑沙了吗?”
  
      “没注意啊,好像没有啊~”
  
      “我看可能有,现在天这么黑,就算有黑沙我们也看不到吧。”
  
      “没有啊,我刚才没有看到呢。”
  
      在八派十六宗道人心目中,对除魔殿向来是敬若天神,心里总认为他们真的有莫大的法力。
  
      虽然亲眼看到这当中或许有猫腻,但是大部分人还是不怎么相信。
  
      云道人色变同时,鹤道人却还极为冷静,冷然喝道:
  
      “苏先生!请你自重,不要搞这些小伎俩混淆视听,刚才我师兄可没有洒这黑粉,你不能拿你江湖手法污蔑我们天师观!”
  
      这时候众人听着也觉得很有道理,刚才他们也看得很专注,并没有发现这云道人洒黑粉啊……?
  
      李仙与许师太,同时明白了苏怀的用意,他是想像是刚才算命一样,当场揭穿刚才除魔殿道人捉妖,根本就是一场骗局……
  
      可这做法与算命不同,并不是光靠嘴皮子,就算是刚才云道人真的用了和苏怀相同的手法,但是云道人撒黑粉却没有人能看出,苏怀却是手法却是错漏百出……
  
      想要单靠这一点,就让人相信他们刚才是作假,只怕没有人会信吧。
  
      可正当鹤道人义正言辞的批判苏怀“污蔑他们天师观”时,苏怀又拿着锅铲指着鹤道人,歪着脑袋喝道:
  
      “你身上也有妖!铜钱妖~”
  
      鹤道人脸色一变,冷然道:“不要信口雌黄。”说着暗自把之前仁娜那铜钱,从身后扔向草丛中。
  
      显然,通过刚才苏怀的作为,他也看出来,这苏怀想找出他刚才对仁娜找出“金妖”的破绽,他可不想是让苏怀得逞,这次宁愿毁掉证据,也不会给苏怀任何机会。
  
      可就见苏怀边那黑脸道人咧嘴一笑道:
  
      “我看不止鹤道长身上的铜钱有妖怪,只要是个铜钱上面都有妖。”说着从口袋里找出了一枚铜钱,和刚才鹤道人用的几乎一样的棉绳递给了苏怀。
  
      众人都是一愣,原来这皮肤黝黑的黑脸道人并非凑热闹的啊……而是苏怀的帮手?
  
      许师太脸上微微有些怒意,低声问李仙道:“这黑脸道人是谁?”
  
      李仙定神看过去,却是疑惑摇摇头:
  
      “不是我白云观的人?”
  
      “那就奇怪了。”许师太也越想越不对,沉声:“苏先生哪里懂这些,如果不是有高人在背后指导,他能知道这当中的窍门吗?莫非这黑脸道人是天师观的人?否则他怎么懂这些?”
  
      只见苏怀把铜钱系在棉绳上,然后把棉绳卦在锅铲上,很神神叨叨地念道:
  
      “线灰悬币法~!重盐水泡线,线燃虽成烬,凝聚而不断~”
  
      话音一落,黑脸道人用火柴点燃棉线,众人凝神看去,火光过后,而且直到棉线燃烧成灰线,铜币竟和刚才一样不落于地!
  
      这时候,已经有不少人惊叫起来:
  
      “更刚才鹤道长抓要的一模一样!”
  
      “假的假的!”
  
      “原来是盐水泡过的!?”
  
      “是不是化学作用有凝固力,虽然烧成灰也不断了?”
  
      “重盐有这种功效吗……?”
  
      刚才那个“金针浮水术”靠的是手法,苏怀用起来大家还明显能看出破绽,远没有云道人用的那么完美无缺……
  
      可这“线灰悬币法”就完全靠的是道具提前准备了,无论是鹤道人还是苏怀,用出来的效果都是一模一样的。
  
      就连天师观最虔诚的信徒,此刻心理都产生了动摇:
  
      难道……难道……这名震道教的除魔殿的施法,符咒,捉妖,难道用的都一些骗术吗?
  
      此时整个除魔殿的人脸色都已经变了,只有林祖师还保持了镇定,不可能的……就算苏怀通过什么情报学了他们一些东西,但是不可能所有术法都给学去了吧。
  
      林祖师用眼神瞪了一眼云道长,云道长也才从惊慌中反应过来,红着脸硬挤出笑容道:
  
      “苏先生果然是高才,没想到你懂得用这些化学的方法,坐到我们道教施法的表象,我们天师观里可是第一次看到这种骗术,只是表现虽然一样,实际可大不相同,用这种小伎俩,重现一些现象是可以的,但是施法捉妖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