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大胆狂徒!

第三百二十四章 大胆狂徒!

    原本刚才还看着很神奇的景象,此时已经有人跟着苏怀的口诀,恍然大悟地嚷道:
  
      “原来趁着黑看不清楚的背景……贴在墙的?”
  
      “水獭胆和酒不相溶,难道可以分酒啊~!?”
  
      “这纸人的两层,肯定里层遇热伸缩性小,外展遇热伸缩性大,所以一热熏,就弯了~!好心计啊!?”
  
      众人看到这里不由,佩服起来,妈蛋……设计出这种骗局的人简直就是个天才了,这些东西都是怎么想出来的?
  
      此时苏怀也起身,拿着锅铲,把一符咒纸形龟放入那杯水中,念到:“雄狗胆,鲤鱼胆,涂纸龟,再晾干,遇水游荡似活物~”
  
      看着龟竟活了起来,在水里枪惶地游来游去,围观的游客们又是一阵哄笑。
  
      苏怀脸不红气不喘,继续一一施展刚才林祖师“捉妖”的所有伎俩。
  
      “火炼水鬼法”的水中起火,是因为偷偷放在水里一块钠,钠为活性元素,?遇水反应,?生成氢气和大量的热,故能燃烧;后面术土滴的所谓水,其实是酚酚液,酚酸遇碱溶液变红,而销与水反应后恰生成碱溶液,故出现”鬼血”
  
      “鬼火隐踪法”的鬼火飘荡,是故意找了个黑角落,悄悄从袖子里暗抛下的磷粉,因为磷的燃点很低,只有几十度;而鬼火飘动是遇到了风。
  
      “妖鬼显形术”,妖鬼显形,是因为纸是预先处理的:将硝酸钾溶液,用净毛笔蘸之在纸上一笔画出一些图案文字,开始处应有记号,干后,却无任何痕迹,由于硝酸钾易燃,故由记号处触香火,便显出“妖”形。
  
      苏怀每施展一个所谓的“法术”,仁娜和那黑脸道人就在旁边添油加醋地嚷道“原来真有妖啊!”“水妖被伤了,不好,他要逃了!”
  
      一搭一唱,像是说相声一样的解说,引得众华夏游客哄笑声四起,而朝鲜观众们,从一开始的谩骂,也渐渐都安静下来,很多人更是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直到最后,苏怀用“妖鬼显形术”,烧完黄纸,现出妖怪的灰烬竟然“天师观”三个字之后,已经把除魔殿的所有招数都演示了一边。
  
      虽然他的手法很生疏,甚至很滑稽,但是配合他的揭秘口诀,却把当中看似“神秘东方术法”的手法,完全展示了出来。
  
      人们从怀疑,不解的情绪……慢慢变成恍然大悟,原来如此的惊讶,接着就是觉得滑稽,可笑……最后完全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之后,就变成了一种纯粹的愤怒。
  
      终于无论华夏,越南,还是朝鲜的围观群众,都忍不住叫骂道:“骗子,都是骗子!”
  
      “混蛋,你们原来都是吓我们的!”
  
      “真是骗的我们好惨啊。”
  
      比起之前天命殿的道人们,除魔殿的骗局更加令人痛恨万分,毕竟算命是因为自己原因遭遇了困难,道士们收了钱骗几句,你心理多少能得到安慰……
  
      而这除魔殿的道士,根本就是没事找事,制造一些莫须有的鬼怪让你吓得魂不守舍,然后再骗取钱财……太无耻了!
  
      林祖师此时还蹦着脸,尽力朗声道:“无量寿佛,请各位冷静,不要被某些人的妖言惑众影响……我们除魔殿不仅仅只有一种法阵法术,绝不像是有些人说的骗术。”
  
      那苏怀边的黑脸道人,听到这话,却是哈哈大笑道:
  
      “林祖师说的好,你们当然不只有这一个法术,是不是还有,火焚鬼尸术,口闷火鬼,齿嚼鬼骨~?这些别说苏先生,就连我这无名小卒也会耍耍!”
  
      这些法术名字虽然大家都没听过,但是听这形容却都有些印象。
  
      只见那黑脸道人,手中舞足蹈,口中念念有词“火焚鬼尸术”,忽然其手指竟然燃烧起来,他随即含~口水,喷向“水妖”,竟然燃起一束火。
  
      众人惊呼中,黑脸道人大声道:“口闷火鬼!”把那团火放入口中合嘴,过会儿拿出,棉团竟灭,而口无损。
  
      接着黑脸道人又拿出一碗嚷道:“齿嚼鬼骨!”只见将前面带有鬼魂的碗摔碎,然后捡起数块放在口中咀嚼就象吃脆骨一样嚼碎咽下……
  
      众人看着他一项项地施展完,也是目瞪口呆,苏圣人就算了,毕竟苏圣人学究天人,能知道六十四卦这种天道之学,可这黑脸道人都能耍出这些东西,这当中肯定有猫腻了。
  
      ****道人当众对众人道:
  
      “各位看清楚,这不是过都是江湖骗术,所谓火焚鬼尸术,就是术士预先在桌面上放了樟脑粉、磷和硫磺,表演时,术士偷偷将其都沾于手指。由于硫、磷易燃,樟脑易挥发,故一经接触即燃烧,且不伤手指;术土口中所咬不是水,而是酒,故出现~束火,而燃妖尸~~”
  
      “这口闷火鬼,是术士事先用石榴皮水或硼砂水漱口,有麻醉、收敛、耐高温的作用;可要注意一定要沾煤油不可沾汽油,汽油燃烧易溅,易烧伤口腔~”
  
      “而这齿嚼鬼骨,术者事先用鱼鞘骨制成类似碗状碎块,当打碎碗时,将其混入碎碗片中,咀嚼的碗块,当然是鱼鞘骨了。”
  
      黑脸道人说着,把那“碎碗片”递给前面的道人们,那些人都不自觉放在嘴角“咀嚼”,果然也发出“卡兹卡兹!”的咬陶碗的声音。
  
      这下除魔殿的道人们已经要彻底崩溃了,那黑脸道人望着他们哈哈大笑,问林祖师道;
  
      “林祖师,我还有72门法术,18种阵法没有使出来,要不要我一一给你演示出来啊?”
  
      林祖师此时人虽然还站着,肯定已经摇摇欲坠了,但是他内心依然抱有了三会祖师的天师威严,他感到如果今天就这么人戏弄,以后天师观的声誉扫地了。
  
      听着八派十六宗的道人们叫骂声,林祖师脸色变得又沉又冷,像是受伤舔血的野兽,发出最愤怒的威胁:
  
      “大胆~!你们敢在天师观帮着外人闹事,难道不怕道教总堂取消你们的道观的经营资格吗!?你们还想不想为道了!”
  
      原本大家都已经愤怒到了极点,叫骂声越来越大,林祖师这声怒喝,却是让全场都安静了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