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三百二十五章 沉默中爆发!

第三百二十五章 沉默中爆发!

    林祖师这句“你们还想不想为道了!?”厉喝,令在场八派十六宗的道人们,都神色一变。
  
      是的……因为跟着苏怀一路闯关,连着两关都大败了天师观,令他们也尝到了压倒这座道教总坛的一种喜悦感,所以他们在这时候忘记了这个至高无上的道教圣地,究竟有多么强大而令人颤栗的权威。
  
      道教总坛……不单单是天下道派的精神领袖,更是教科文组织认命的官方权力机构,三会祖师与王天师不单单是因为其道法高深受到所有道人的尊敬,更是因为他们对于其他所有的道观都有授予行道资格的权力,如果苏怀闯关不成,那么道教总坛依然是道教圣地,保佑无上的权力。
  
      他们这里所有八派十六宗道人,竟然敢这么公然支持苏怀,很有可能道教总坛一怒之下,就会剥夺他们身为道者的资格。
  
      身为道者,道观不允许供奉道教神像,不允许接受信众香火,甚至不允许以自称自己是道者……以后连这身道袍都穿不了了。
  
      按照常理来,林祖师这话已经威胁到八派十六宗这些底层道人们的身家性命,这也是道教总坛最严厉的处罚,他们应该害怕才对……
  
      可此时,这些愤怒的道人们,却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之中。
  
      可怕的沉默。
  
      这种沉默是多年来被欺骗,被压榨……引发愤怒,不甘在默默沸腾着。
  
      但是没人敢把这些愤怒爆发出来,心里的畏惧与怒火正在争夺着,理智与冲动在交战……
  
      都是骗局……都是骗局……这些骗子他们有什么资格领导天下道教!
  
      可我们能与天师观为敌吗……王天师会不会包庇这些人呢?
  
      林祖师的喝斥,众人怒目捏拳微微颤抖着,在这阵长久的沉默一直僵持着,直到身后突然听到有人悠悠一句传来:
  
      “不再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这句话在这片沉默中如利剑般传到众人耳中,就像是一把烈火般,引燃了八派十六宗底层道人们心中愤怒!
  
      那么多年的屈辱,被抢走神像,被拿走香火钱,这些用江湖骗术夺走他们山门的荣耀,那些欺辱,那些作威作福,现在到了这个地步,竟然还在这里耀武扬威!
  
      够了!都够了!
  
      不用在压抑自己的愤怒,不用在忍受无耻的欺凌!
  
      不再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你们该死!该打!
  
      动手!
  
      当林祖师摆出自己三会祖师的架子,喝斥众道人,心里易经觉得自己稳定住局面时,心里刚松了一口气时。
  
      突然,有一个跑出众道人的行列,朝自己猛冲!还没有等他缓过神来,对方已经一把把他推到地上了,肚子上狠狠挨了一脚。
  
      第一个冲上去的是那黑脸道人!
  
      可此时谁还管第一个冲上去的是哪派,哪观的,大家眼见天师观无耻到这种地步,林祖师还如此嚣张,再一看有人带头了!
  
      那还想什么啊!?道友们!冲吧~!?
  
      除魔殿的妖道们,看贫道今天替天行道,打不死你们!
  
      “我今天替天行道,打死你这个伪祖师!”余观主一马当先,手中拂尘扔了过去,正好砸在刚刚爬起来的林祖师脸上!
  
      林祖师一身惨叫,旁边弟子赶紧掩护上来挡住,余观主掏出自己镇观之宝,钢质的“玄天令牌”,一阵猛拍,边打着众除魔殿妖道哇哇大叫,边吼着:
  
      “道友们,我们今天一定不能饶了这帮道界败类!!!”
  
      八派十六宗底层道人们,各个都杀红了眼,拿出自己看家本领,有拿着拂尘抽妖道脸的,有拿捉妖铃砸妖道头的,还有点着符咒想烧除魔殿妖道的头发。
  
      更多的道人,施展的无师自通的王八拳,挟着滔天怒火,一套拳法用的如行云流水,密不通风,拳头暴雨般地落在除魔殿道人的身上,一群人还边打边骂。
  
      整个现场,都天道震天的“骗子!”“狗道士!”“到这个时候,你还敢嚣张!的谩骂声中,众除魔殿的道士仗着自己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一开始还训练有素的拿着桃木剑乱挥抵抗一下,把冲在前头一些赤手空拳的八派十六宗的道人们打得抱头乱窜。
  
      可这不还手还好,这一还手,其他本来还在犹豫的八派十六宗的大部分道人,看到到现在这地步了,林祖师这帮人竟然还敢欺凌他们,打压他们!实在是叔叔可忍,嫂嫂不能忍!
  
      “一起上!”
  
      剩下也呼啦一下子,蜂拥而上,而各观道家法宝呼啦啦的,如雨点般的扔上天师观方阵中。
  
      “看我震天钟!”“吃我一计九天天罡镜~~”“神霄印!着~!”
  
      这些法宝铺天盖地的飞来,除魔殿众道人顿时都是一阵阵惊呼,撒开~~
  
      瞬间八派十六宗的道人们,就以人数优势淹没了除魔殿道人的方阵,几个人打一个抱团一阵王八拳。
  
      这些平时仙风道骨,埋头读经文的书呆子们道士们,一改往日的大师做派,无论打过架与否,无论是余观主还是入门弟子,无论年龄,纷纷都冲了上去。
  
      除魔殿道人终于支撑不住了,扶住已经被“玄天令牌”与无数除妖铃,天罡印砸成包子脸的林祖师三人,直接扔下了“武侯神像”,向山上拔腿就跑。
  
      一众道人可还不解恨,都是撸起袖子追了上去,不少人嚷道:“妖道哪里跑!”“骗子还想跑~!?”“抓住他们!抓住他们~!”
  
      除魔殿的道士们被追上了,一群惊慌失措地道士掏出桃木剑,口中“急急如意令!”还点燃符咒往下扔。
  
      可这时候受骗上当的人们,怒火冲天,哪里还管你施什么妖法啊,众人上去就是一阵追打,那帮道士桃木剑都被人折断,鬼哭狼嚎嚷道:
  
      “大胆狂徒,怎么敢在天师观撒野~!哎呦~~你怎么能打贫道的脸!”
  
      “此乃道教圣地,你们再胡来必遭天谴!别抓贫道的道袍……这是祖师圣物。”
  
      “狂徒!狂徒休得猖狂~~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