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三百二十六章 你来领导道教吧!

第三百二十六章 你来领导道教吧!

    除魔殿的道长们原本都是身形挺拔,背上背着桃木剑,说不尽的道仙神采,可被众人一阵追打撕扯,道袍扯烂了,道帽也被扔在地上,很多围观了半天,愤怒的中年妇女群众们看到这些骗子溃败,也赶紧加入阵营,抓着他们头发怒吼:“还我上次捉妖的钱来!!”
  
      “骗的我好苦!”
  
      “打死他们~”
  
      整个现场完全就是一群人打小偷的架势,而作为胜利者的许师太与李仙的华越道派众人,各个都是目瞪口呆。
  
      他们看着林祖师威胁众人,看着黑脸道人冲上去,余观主拿着“玄天令牌”拍晕林祖师……
  
      看着八派十六宗底层道人们,一拥而上,和除魔殿道士像是街头泼妇一般打得鬼哭狼嚎……
  
      所有这些行为已经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范围……咱们可都是道友啊,修道之人啊……讲究的是清静无为啊。
  
      可是现在,满地都是被丢了道帽,撕破的道袍,折断的桃木剑。
  
      叫骂声,哀号声,痛哭声……
  
      这是道教圣地吗……还是我们在做梦?
  
      如果这是梦就快点醒来吧。
  
      突然一个熟悉的悠然声音,提醒他们不是在梦境中。
  
      “好了,不用追了!都下来吧,李仙,许师太华越文盟的各位,帮忙把人都拉回来!”
  
      李仙和许师太转头都望着苏怀,这时候才星期来,这场大斗殴的关键,就是刚才苏怀喊出的那句激荡人心:
  
      “不再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啊……
  
      这一切都是苏圣人策动的啊……
  
      这时,也只有苏怀的声音,能让众人冷静下来了,李仙和许师太把余观主拉住,其余的人也赶紧拦住追击的人,免得事情闹到不可收视的地步了。
  
      看着除魔殿道人,一个个像是头发披散,光着上半身,满身抓痕的狼狈逃往上山。
  
      李仙和许师太,却没有任何胜利者的喜悦,因为这一幕完全把道教丑态展示在世人眼中,如果明天早上播出,足以令天下道派都感到蒙羞。
  
      而余观主激动之后,这时也才反应过来,刚才他们的行为实在是太过份了,而且是当着摄像机的面,还有教科文组织仲裁委员会的面……这一切都显得太荒唐了。
  
      此刻余观主暂时了一派宗主的老辣一面,只是稍做思考,冷静分析的形式之后,就直接朝着苏怀作揖行礼,用洪亮的声音道:
  
      “苏圣人,这天师观恶贯满盈,欺骗天下道友,简直是道教之耻,其罪难赦,如果不是苏圣人揭开他们的真面目,我们还蒙在谷里,希望苏圣人以宽宏之心,传道布德,传授我等道法真经!”
  
      这响亮的声音惊醒了,在场其他道人,他们突然意识到一个事实……如果现在不尊苏怀为尊的话,不光是打倒了道教招牌天师观,他们这些道人以后在天下人面前也无容身之处了。
  
      八派十六宗道人都想通了当中要害,互相望了望旁边的人,顿时全部一起鞠躬下来,纷纷道:“望苏圣传道布德,传授我们道法真经!”
  
      由于声音大小不一,也不整齐,顿时整个东山上,都响彻望苏圣传道布德,传授我们道法真经!”回声。
  
      围观的朝鲜观众们都已经看傻了……这是什么情况?这些道人难道把天师观赶跑了,要把苏怀供奉为道教领袖了?
  
      其实苏怀此刻也有些懵……
  
      妈蛋,他也没想到事情竟然拿会闹得这么大,刚才我就是想让你骂天师观的假牛鼻子几句,你们怎么跟发疯似的,冲了上去……
  
      还好没出人命,要不这事就真闹大了……
  
      可他万万没料到,现在全场道人竟然要奉他为尊……这又是什么神剧情?
  
      你们眼睛都瞎了啊?我这样的玉面小郎君,哪像像是个修道的牛鼻子?
  
      本恶少要加入,也是加入白驼山,花间派这种魔门风流邪派才对吧!?
  
      “苏先生?”李仙的声音把苏怀拉回现实:“您果然是好谋略,不费吹灰之力,这样就收服了八派十六宗道人,我们闯关成功过后,天下道派都会支持我们华夏道派为尊……”
  
      苏怀原本还很恍惚,听到这话之后,却是明白了,这事关系确实很大,如果他不站出来独撑危局,力挽狂澜,那光靠这些什么都不懂的八派十六宗道人,只怕也撑不住风雨飘摇的道教前途了。
  
      今天这闹的笑话,他也有责任,只怕如果他不接手,道教就会因为天师观的这颗老鼠屎变成教科文组织中的笑柄了。
  
      “好,你们起身吧。”苏怀想到了这里,也摆摆手,默认了这些人奉他为道教圣人的尊重。
  
      此时,不单单是仲裁长汤若望等人,都惊讶不以,就连四周围观的华夏观众们都看傻了。
  
      “乖乖啊……这不是真的吧?”
  
      “这些道士们要拜入苏老师的门下,当道学学生了吗?”
  
      “稀奇……稀奇,苏老师,这不单单只是诗圣,曲圣了……这还是要当道家至圣了。”
  
      “还没呢,他还没闯关成功呢……现在道教总坛还是道教的首脑。”
  
      “要是明天早上最后韩医观能闯过,那苏老师才是真正道圣~”
  
      虽然没有直播,但是相关消息还是传播的极快,在东山韩医馆大殿中,正准备迎接苏怀闯关的东山策与陈祖师等人,手中的杯子都摔到了地上……什么……才仅仅一天,这全亚洲700多间道观,八派十六宗所有道人都拜入苏怀门下了?
  
      这……这怎么可能!?
  
      事实上,从法理上来讲,苏怀确实还没有任何官方认证,天师观的道教总坛,可此刻道教总坛已经彻底成为了光杆司令。
  
      但是所有人都明白,天师观的这些骗局,已经让这个道教都面临灭顶之灾,信誉扫地,能不能维持住教科文组织旗下十五大协会的位置,都恐怕要成疑问。
  
      “怎么办?”此刻陈祖师已经面如死灰,只能求助东山策了,他现在虽然极为愤恨东山策把他带入了与苏怀的斗争中,却也已经无路可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