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三百三十章 英雄救美

第三百三十章 英雄救美


      此时,时间已经来到了早上8diǎn,各地的人们从报箱里拿出报纸翻开,打开电视机,收音机,几乎全部都是“苏圣人一人闯关,道教总堂两关失守。”
  
      “苏圣人灭道!骗局被揭穿!”
  
      “算命是心理学!做法是魔法!道教百年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骗局揭露,引发道界大混战”的爆炸性新闻。
  
      除了朝鲜的媒体集体保持沉默之外,各地的报纸杂志都用斗大的标题报导了昨天苏怀独闯道教总坛的消息。
  
      关心此事的人们都大跌眼镜,一个个都迫不及待的打开电视,转到了11台,想要看看昨天晚上苏怀与除魔殿斗法的视频。
  
      原本算命骗局被揭露已经足够令人愤怒了,这时候,那些看到捉妖那些装神弄鬼这一幕的观众们更是骂声不绝,在早上出租车上,收音机相关的直播节目上,观众来电表达感想,大部分都是怒骂:
  
      “我早上看报纸说算命骗人的时候,我真是不相信!毕竟我去了天师观几次,人家都算得很准的!可没想到当中有这么大的骗局!?”
  
      “我看了早上最新新闻,我真是太伤心了,除魔殿的道士那些法术竟然都是骗局?我从来没有这么愤怒过,现在我的心情还不能平静来。我希望苏怀说的都是假的!我是那么相信除魔殿的大师……”
  
      “我看得快要疯掉了……我一只很相信道教算命捉妖,没想到都是骗人的。“
  
      “我真的对苏老师非常失望,他揭秘打破了所有算命的幻想,那星座,血型算命难道也是假的吗……呜呜他伤害了我~”
  
      而比起普通人对于算命捉妖骗术的深恶痛绝,学界对于苏怀的《周易》六十四卦,与那些法术揭秘中的化学反应,则更是觉得惊奇。
  
      各个大学的实验室里突然人满为患,学生们都迫不及待的想看看,怎么酚酸遇碱溶液变红,出现“鬼血”的。
  
      怎么重盐水泡棉线,棉线烧成灰不断的。
  
      而《周易》六十四卦更像是一个数学逻辑的挑战,各个大专院校数学系的学生,很想研究出来当中有什么有趣的密码学。
  
      而相当一部分大学教师对于研究六十四卦的热情也极为高涨,到不是因为他们感兴趣命理学,而是抱着“找出当中的逻辑漏洞,就可以反驳苏圣人”一夜成名的心理。
  
      没办法,最近苏圣人的名头实在是太响亮了,能沾沾光也是好的。
  
      各界都因为昨天苏怀闯山门而闹得沸沸扬扬。
  
      外界已经因为苏怀闯道教总坛闹得天翻地覆了,苏怀本人却还浑然未觉,由于闯山门可以休息一天,苏怀睡了一个上午加中午之后,才悠悠醒来。
  
      一起来,李仙与许师太嚷着“苏先生,大家都等着你呢”就带着他去要给众道人去讲课,苏怀连忙摆手:
  
      “明天还要闯关呢,我要休息,我也是人好吗?”我知道你们求道心切,也不能把我当富士康工人压榨吧!?
  
      何况人家加班还有三倍工资,我有什么?我他妈就是搞义务教育的啊!?
  
      别逼我加班!再逼我跳山给你们看啊!
  
      苏怀的崇高理想,救世斗志只能持续一会儿……能放鸭子的时候,他向来不会错过,不理会众多真诚求道的人,只想散散心,心里奇怪仁娜,纪巧巧这两闹腾姑娘去哪里了,这么无聊的时间,没她们在旁边,总觉得少了diǎn什么。
  
      一问之下,这两姑娘不知道为什么,跑搭到东山后山路,上山去散步去了。
  
      苏怀心里暗自不爽,小狐狸,母夜叉,你们两个小东西还真不讲义气啊,自己去散心都不带我……于是苏怀也决定沿着东山后路往上走,散散心。
  
      可他一出门,后面李仙和一大票道人跟着,那意思是集体保护苏圣。
  
      “有这个必要吗?”苏怀哭笑不得,这后山路不对游客开放,只有道教人士才能上,又没有游客,有什么危险的。
  
      “苏先生,您是不知道。”李仙紧张道:“这里毕竟是天师观的地方,天师观弟子众多,我怕遇到他们对苏先生你不利……”
  
      “难道他还敢把我推下山不成?”苏怀哭笑不得地伸了个懒腰,看李仙神色紧张,不由好奇道:
  
      “你们人这么多,还怕他们啊?”
  
      李仙紧张观望四周道:“我倒是不担心总坛三会的那些人,就是有些担心王天师培养的那些在家居士……前面的‘观星台’是他们平时练太极拳的地方,他们可都是练外功的,随便一个会太极拳,只怕我们4,5个弟子都近不了他们的身。”
  
      什么?太极拳?
  
      苏怀听着稀奇,这朝鲜道教的人还会打太极拳?
  
      乖乖,这可不得了……那还真要防备一下,不过为什么太极拳叫‘外功’?
  
      苏怀虽然是自幼习武,穿越后这恶少身体的底子也极好,但是毕竟久未练武了,真遇到紧急情况,还真怕应付不来。
  
      算了,既然散步这么危险,可别是真遇到什么王天师的护法子弟了,那就麻烦了……还是撤退吧。
  
      想着风景也欣赏的差不多了,苏怀正招呼众人想往回走呢,就听到前面有个女声在喊:“怎么,我就要走,我就不信你们谁还敢留下我~!”
  
      这豪迈的声音……是仁娜?
  
      不是遇到什么危险了吧?
  
      苏怀吃了一惊,赶紧快步冲了上去,登上前面的“观星台”就看到一群人围在一起。
  
      纪巧巧在旁边焦急不以,而仁娜裸着雪白的双手,正被一群人围住,身上的衣服都被抓破了,不过围着他的那些人也是极为狼狈,衣服被抓破,不少人脸上还有血迹,旁边一名身材结实,长着一双大眼的小伙子焦急劝道:
  
      “侯师兄,不要动武,师傅说修真之人最重要讲究清静心,不能与人争斗。”
  
      旁边身材肥胖壮硕的男人,正一手死死拽着仁娜那头藏獒“铁木真”的牵绳,把它卡在山道的栏杆缝隙里,一边冷笑道:
  
      “樊少皇你自己私自带非法人员上这后山,还毁坏了我们太极师祖郑天师的石碑,你现在跟我讲道法了,你讲道法,还跟女人厮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