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三百三十七章 道教天师

第三百三十七章 道教天师


  刚才,侯涛望着苏怀这么瘦巴巴的小白脸……竟然令他侯涛感到无比的恐惧,所以他才突然失控扑上去推苏怀身体。
  
  与其说是愤怒使然,更多的其实是一种恐惧的驱使吧,那是一种看到无法形容恐惧东西,希望号召所有人一起抹灭这么强烈危机感。
  
  事实上,侯涛心里有种强烈而清晰的感觉,不光是王天师,恐怕就算连太极拳的发明者第一代郑天师,都没有达到面前这人的太极拳境界……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太极拳真是华夏起源,否则怎么可能得到一些资料,就能练成这样惊世骇俗的能耐呢?
  
  侯涛用敬畏的目光望着苏怀,却在苏怀那清澈的目光下,感受不到任何一丝得意,炫耀,或者嘲讽……
  
  仿佛他赢得理所当然,就想是完成了某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罢了。
  
  侯涛心底明明很恨苏怀,却莫名生出一种诚服感来,很想拜倒在他面前……求教自己所有疑问。
  
  此刻不光光是侯涛,居士殿的弟子们都有同样的感觉。
  
  苏怀不光光是才学经天纬地,这胸怀气度更是令人心折,苏圣人……这人真正才能堪得上“圣人”这两个字啊。
  
  众人心目巨震同时,却不知道苏怀正暗叫侥幸,侯涛这帮人哪里知道,其实他们当中任何一个冲上来拼命,苏怀都不到一定能不过……
  
  幸好是比推手……这才赢得轻松啊。
  
  正在众人震惊间,就听到不远处有一浑厚声音悠悠传来问道:
  
  “苏圣人果然名不虚传,竟然连太极奥妙都能通晓。”
  
  转头回头一看,就看到一名金袍道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他们身后,全场道士几乎同一时间都脸色一变,跪了下去,口称:“天师~~”“天师驾临了!”谁都没想到,闭关清修的王天师竟然会突然驾到。
  
  全场道人都行大礼,苏怀心里也是一震。
  
  咦……天师观的**oss?
  
  苏怀带着好奇朝那边望去金袍道人,只看到一张没有半点瑕疵的英俊脸庞,浓中见清的双眉下嵌有一双像宝石般的闪亮生辉的眼睛。
  
  宽广的额头显示出超越常人的智慧,沉浸中隐带有一股能带动任何人的慈悲表情。
  
  王天师两鬓霜白,却没有丝毫衰老姿态,反而给他增添了得道高人的飘逸风度,又令人望而生畏,高不可攀,配合他那高大挺拔的体态,确有一种一代宗师的风范。
  
  苏怀还没有开口,王天师就走过来,淡然自若道:
  
  “自大灾难之后,天下宗教复兴,大洋对岸的新上帝教,曰本禅宗二家日益壮大,而我东亚大陆数百计的教派,人口众多,原本应该大有作为。”
  
  说到这里,王天师目光落到苏怀脸上,缓缓道:
  
  “可在短短一百年中,东亚数十教派湮灭,只留下道教一门,苏先生知道不知道是为什么?”
  
  苏怀一愣后,淡然道:“信仰好坏并不重要,规模越大,凝聚力才就越强,小教派在这天下大同的世界潮流中,影响力越来越小,自然会消亡。”
  
  他仔细看这王天师的金色道袍,一般道人是灰袍,三会祖师穿的是黄袍,而这天师的金袍,却是浅浅带着点紫色的金色,并不恶俗,反而显得极为高雅……类似与iphone的香槟金……显然这王天师起码在服装品味上,比一般道人强多了。
  
  王天师朗声笑道:
  
  “说得好,几十年前,我们天师观第一代郑天师就是看到这种局面,害怕道教消亡,这才派遣弟子闯天下道观山门,一统道教,这个才拿下了教科文组织十五大协会之一的席位,道教才发展壮大至今,苏先生可知这道教为什么在亚洲各地有这么大影响力?”
  
  苏怀道:“道教是炎黄文明流传下来的正统教派,既然所有东亚人都称自己为炎黄子孙,先秦子民,道教就是炎黄正统。”
  
  王天师叹道:“早就听说过苏先生学究天人,没想到能看得这么透彻,难怪最近华夏文坛欣欣向荣……”
  
  说着突然声音一沉道:“既然苏先生知道自己是炎黄子孙,为什么处心积虑的毁灭道教前途?”
  
  在场道人都跪在地上,听着道教两位领袖人物论道,没有一个人敢作声,纪巧巧与仁娜也被这种气势震慑,不敢说话。
  
  苏怀却是一派轻松,没有丝毫紧张,淡然道:
  
  “王天师这话说的怪,我只是揭露了道教中糟粕,如果你们自己早早革除这些毒瘤,又何必让我这外人动手?”
  
  王天师沉声质问道:“禅宗求佛,上帝教求上帝,家家都有圣水,门门都会驱魔,每个教派都人说自己能预测未来,你为什么不去戳穿他们?偏偏来戳穿自己的炎黄正统?你如何对得道教诸神?如何对得起炎黄先祖?”
  
  纪巧巧在旁听着这话,心中一凛,她知道王天师这话其实不是问苏怀的,而是说给李仙与这里其他道人听的,他是要把苏怀与道教做切割,让所有道人知道他王天师才是为了道教发展好。
  
  这王天师还真是不简单……这顶大帽子下来压死人啊。
  
  苏怀却大笑道:“天师这话说得好笑,你的意思是说,别人能做丑事,我们道教就该做?
  
  说着苏怀冷笑道:“别的我不管,我只知道这道教自上古传来,道教就是华夏教派之首,你天师观可以去靠命理,做法骗人,不关我的事,可你们错就错在胆敢冠上道教总坛的头衔来行骗。”
  
  说到这里,苏怀声音也低沉下来了,望着王天师:
  
  “这次我来不是挡你们天师观的财路命运的,我只是来收回道教总坛这个称号,做为道教天师,纵容下属敛财行骗,我看你这一辈子都与仙道无缘。”
  
  现场人都觉得背脊一冷,苏怀这话太狠辣了,对修道人来说终极目标就是修成仙道,苏怀这是诅咒王天师没机会修成正果了。
  
  令人意外的是,王天师却只是微微一愣,并没有发火,只是念了一句:“无量寿佛”对苏怀温和笑道:
  
  “苏先生高见令人佩服,今天时间已经不早了,如果你不嫌弃的话,不如来我道观做客,喝杯茶水再走吧。”
  
  众人没想到王天师是这反应,都是面面向觎,苏怀却是潇洒一笑:“正好口渴了。”
  
  说着两大道教领袖就像是没事人一般,并肩微笑上门,两派众人都似乎有些迷糊……刚才还喊打喊杀的,这是什么意思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