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三百三十八章 道教危机

第三百三十八章 道教危机


      苏怀根本王天师进入天师观后院,与他想象中不同,王天师的房间非常21现代化,与一般有大学教授的房间并没有什么不同。
  
      跟令他意外的是,这王天师电视机前面,还有一台索尼ps1游戏机,旁边放在两个手柄。
  
      王天师边亲自给苏怀泡了一杯茶,边道:
  
      “坐吧,苏先生,你也喜欢玩游戏吗?会不会玩实况足球,我们可以打几盘。”
  
      “不用”苏怀无语见王天师端来茶水中漂浮的绿茶,微微皱眉,王天师笑道:“放心吧,这茶里没有毒。”
  
      “不是,我肠胃不好,秋天不能喝绿茶,您有红茶吗?”苏怀问道。
  
      “红茶?绿茶?”王天师满脸茫然道:“我只听说有煎茶,抹茶,番茶,粉茶却不知道绿茶,红茶。”
  
      苏怀这时才发觉,这时空虽然有茶,但是却品种极少,大部分都是曰本那边的绿茶玩意,难怪他一只觉得茶水单调呢,原来是这个原因。
  
      正想着呢,就听王天师道:“苏先生,想不想知道,关于你这次闯我们道教总坛的山门,西方媒体是什么看法?”
  
      “他们能有什么看法?观众觉得自己受骗上当吧?”苏怀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
  
      王天师看看墙壁上的挂钟道:“现在他们那边的新闻都已经出来了,苏先生我们一起看看吧。”
  
      说着打开了电视,调到几个新欧洲的频道,竟然很多关于这次闯山门的报导。
  
      除了观众们对此愤怒不以,各路电视,收音节目,都请来了相关的学术专家,点评了昨天晚上苏怀闯山门的事件。
  
      特别是新欧洲的媒体,都一股脑地炮轰了道教的骗局,芝加哥太阳报更是登出了一个刺眼的标题:“东方文化的耻辱道教!”
  
      “道教身为教科文组织十五大协会之一,与上帝教与禅宗齐名的宗教,原本是该导人向善,劝化世人的,可昨天发生的一切,证实了,这个来自东方所谓的神秘宗教,根本就是一个少数道人以宗教之名牟利的邪教组织。”
  
      而新欧洲亚洲一台的早间新闻节目全球调查,著名的社会评论家白瑞德,犀利点评道:
  
      “昨天一整天,这位来自东方的年轻闯道教山门的过程,就像是一部跌宕起伏的电影,充满了悬念和惊喜,你猜想不到下秒发生什么,那些命理的骗局实在是令人大跌眼镜,就算是最高明的心理学家,恐怕也设置不出如此多的心理陷阱令人上当。”
  
      而全球调查还采访了一些在亚洲的欧洲人,给他们在街头观看苏怀揭秘命理视频,询问他们是否经历过相关的骗局,几乎所有的回答都是。
  
      “是的,我被他们骗过。”
  
      “天哪,我看到那个脸上有雀斑女孩的算命过程,我都吓了一跳,因为这跟我前几年碰到的算命过程几乎一模一样。”
  
      “当然,我被骗得很惨。”
  
      然后在这个问题之后,街头的记者们,又询问了他们一个非常有引导性的问题。
  
      “你认为在揭秘了这些骗局之后,道家还有资格留在教科文组织内部,作为十五大协会之一吗?”
  
      所有被采访的人,几乎都是异口同声的回答道:“没有资格!”“当然不!”“道教留在教科文组织中,简直就是联合国的耻辱”
  
      节目导播把画面且回到了导播室,主持人接着说道:“让我们再来听听相关专家的建议吧。”
  
      画面一转,便切到一个中年白人大学教授,这位大学教授很生气地道:
  
      “显然,这次事件已经证明道教根本就是一个盈利性的欺诈组织,这么多年了,竟然堂而皇之的在教科文组织中占得一席之地,这简直令人匪夷所思,难道教科文组织准备一只坐视不理,让这种诈骗组织给联合国抹黑吗?”
  
      镜头又转到了一个黑人男经管的采访,他严肃地道:
  
      “我们已经接到了很多相关的报警,很多人都受到了道士的骗局,他们讲要求相应的赔偿,我们会找教科文组织相关人员沟通,看能否先取消道教宗教协会资格,这样我们才有执法权处理。”
  
      这些看似社会新闻的消息,有一则并不奇怪,奇怪的是那么多新欧洲的电视台,竟然集体关注,还这么大规模的报导。
  
      所有的信息都指向一个主题,那就是“希望教科文组织剔除道教协会的资格。”
  
      苏怀似乎明白了王天师找他来喝茶的含义,说道:
  
      “王天师,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王天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我相信苏先生这么聪明的人,应该已经明白了现在教科文组织内部形式,原本西方新欧洲文联一家独大,我们东亚曰本韩国华夏三国联手才能与他们抗衡,而你这次闯山门揭露道教丑闻,新欧洲文联,会用他们控制仲裁委员会罢免我们道教协会的行政资格用西方宗教代替,这样他们新欧洲文联势力就更大了。”
  
      说着,王天师看了苏怀一眼道“据我所知道,汤若望那些人名义上来仲裁闯山门的,实际上目的却是来仲裁是否取消道教在教科文组织中的认证资格的,这一切都将以我们闯山门的结果来定论”
  
      苏怀双目精光一闪,沉声道:
  
      “也就是说,如果明天我闯道教协会的山门成功,那么明天他们就会同时仲裁,是否罢免道教协会的资格?可要取消道教认证这么大的事情,朝曰两国文联也不会支持是吧?”
  
      王天师喝了一口茶叹息道:“唉对于某些人来说,攘外永远没有安内更重要,苏先生你实在是太厉害,厉害到他们必须联手先排除你你在在泰山诗会上做出的壮举,给他们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
  
      苏怀顿时听明白了,如果自己能统领道教,东山纪东山策那两老鬼子情愿让出十五大协会的席位之一,是要拔出自己这根眼中钉
  
      不过他对此却早有预料了,动了人家的蛋糕,对方迟早是要扑上来的。
  
      王天师见苏怀神色不变,于是又沉声道:
  
      “苏先生,你现在应该明白了,就算明天你闯关成功,你也得不到任何东西,只会毁灭道教的前途,成为道教的千古罪人贫道觉得,这件事情有更好的处理办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