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三百四十二章 怪病患者

第三百四十二章 怪病患者

    主持人海燕也是有些慌了,连连解围道:“苏老师是开玩笑的,真是幽默。”
  
      苏怀这时却淡然道:“不管中医,西医都是治病救人的手段,哪个好就用哪个,那些嚷着别人是骗子,多半自己才是用医学的幌子谋财害命的人。”
  
      这话分明就是针对田莆医院的,郭医生也怒了,直接针锋相对地评价道:
  
      “看来苏先生对医学是一点都不懂,那我们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我对电视机前的观众表达我的意见,无论是韩医还是中医,都是传统文化中的糟粕,绝对该禁止,任何患者就诊都应该来我们田莆医院这样的正轨医院就诊。”
  
      电视前的华夏观众都气得只跺脚,妈蛋……怎么闯关还没开始,你们田莆医院就骂中医了?你们到底是哪边的啊!
  
      不少围观的欧洲观众都笑得不行,看看,这就是华夏人,还没开始呢,就窝里斗了。
  
      苏怀在这边接受采访呢,陈祖师方面却在一直焦头烂额拍脑袋,犹豫该怎么处理眼前情况。
  
      原本他们还是有预案和苏怀比试一下韩医草药的,可现在世卫组织的裴多菲教授在旁虎视眈眈,一旦他们拿出什么药草,让世卫组织的人找出把柄,那他们天师观就真的要万劫不复了。
  
      “到底开始不开始啊……怎么还发呆啊?”台下的观众都开始有些焦急起来。
  
      此时,纪巧巧和杨院士也在商量对策,而天师观方面也在尽力拖延时间,看能不能在后方斡旋这件事情,取消这个道教弹劾仲裁……
  
      朝鲜文联别的不行,这种耍无赖手段,却是花样百出,反正就是想不出解决办法,先拖住再说。
  
      虽然仲裁是教科文组织来判定,可这闯山门规矩是他们道教内部的事情,可由不得仲裁委会员方面干涉。
  
      可正在这时,突然就看到一群道士抬着一个担架上来了,为首的道人哀呼道:
  
      “求陈祖师看看这位病人吧~”
  
      旁边的天师观道人们赶紧道:“抱歉,现在是闯山门的仪式,咱们总坛暂不结诊……”这道人是市区韩医院的人,这位病人显然是转诊的病人。
  
      “我这位病人真是有急诊,您帮忙看一下就好。”那道士焦急万分,显然是精神有些紧张。
  
      只听世卫组织的专家裴多菲道:“这是我们上午遇到上山来的求诊,我们想给他们看治疗,但是他们却拒绝了,非要说找韩医会的陈祖师,所以我们就把他们带了上来。”
  
      陈祖师此刻差点想蹦起来,飞起一脚踹在这裴多菲的大脸上!
  
      你丫明明知道今天要仲裁,还把这人带上来,你这明摆着是要捣乱吧。
  
      可陈祖师还没有发飙,旁边仲裁长汤若望就道:
  
      “看这情况确实是很紧急,所谓医者父母心,再大的事情,也没有治病救人重要,既然偶遇这么紧急的病人,那么我们仲裁委员会提议,不如就以这位病人为闯关的题目吧,不知道韩医馆有没有异议?”
  
      陈祖师一愣,刚想拒绝,但是看到围观群众们期待的眼光,那位韩医道人焦急的面容,还有那位女病人哀嚎,这氛围要是他不答应,这闯关还没开始,他等于就把天师观最后一点点尊严都给丢光了。
  
      无奈之下只能咬牙答应了:“那就这么办吧……”
  
      既然是要救人,这次闯关就看陈祖师与苏怀的谁的医术更加高明了。
  
      两人走上前去,直接问女病人情况,可那女病人却是躺在担架上戴着面纱,呜呜不说话,只是抽泣,卷缩在担架上,瑟瑟发抖。
  
      旁边道士韩医解释道:“这姑娘昨天晚上结婚,原本婚礼期间好好的……后来入洞房之后就不舒服了,问她是怎么了,就说是内急,一直不停的小便,止不住。”
  
      陈祖师听着就松了一口气道:“人有三急,结婚喝酒喝多了,多次小便也是正常的,或许是紧张了。”
  
      “可她已经一夜了,一直就滴尿,入不了洞房,新郎家说是她可能生殖系统有问题,非要悔婚……这事闹大了。”
  
      众人听到这里,才明白这病人为什么要蒙着面纱,原来是这么回事……这新婚夜的怪病,搞得喜事变闹剧了,也难怪人家急着上山来了。
  
      一开始人们还心里想着,出了这种问题为什么不去医院,可很快都想明白了,这新娘家只怕是送去了医院,搞个全身检查,真检查出来了什么生殖系统出了问题,或者是什么病,那这婚结不成不说,以后事情传出去也不好听。
  
      这事倒是显出传统医学的好处来了,病人看诊,可以不用像是死猪一样脱得精光检查泌尿系统……没有**,让人尴尬。
  
      可这陈祖师却是听着头皮发麻,这怪病他听都没听说过啊,《道祖经》上还有根本没有记载?让他怎么开药?
  
      陈祖师摸了半天脉,却是满脸无奈,根本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这时,众人哪里还看不出,这陈祖师对这怪病根本束手无策。
  
      汤若望望向了苏怀:“苏先生,有什么看法,要不要上去诊脉?”
  
      苏怀此时心想,自己哪里会诊脉啊……不过这事情蹊跷,好像是专门针对韩医会来的,否则怎么会这么巧合?而这陈祖师完全对这病没有头绪呢?
  
      不简单,有内情啊……苏怀心里暗暗琢磨,脑海里的资料也是不断翻阅,这症状,确实是他看过的医术中没有出现过的……年纪轻轻突然急性尿不止……这不像是得病……倒像是有人故意害人……
  
      苏怀刚刚这么一想,脑海中就跳出了相关的资料……明白了明白了这分明仲裁委员会,想要铲除道教,生怕他最后一关闯不过,于是给韩医会下的套啊,这是搞死天师观啊……
  
      苏怀想通这当中关键之后,也是干咳一声,上前装模作样地切了下脉……
  
      可一看他这动作,陈祖师等人神色都是一喜,咦……这神奇的苏圣人竟然不懂切脉啊?他姿势根本就不对啊?(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