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三百四十五章 我要弹劾你

第三百四十五章 我要弹劾你


      谁也没想到情况会变成这样,电视机前的华夏观众都焦急不以:
  
      “这是怎么了?仲裁委员会是要直接取消道教的认证资格?”
  
      “怎么苏老师刚刚闯完三关山门,就要宣布道教是邪教了?”
  
      “这……现在这情况,苏老师这不成邪教领袖了?”
  
      “道教已经完了,名声彻底臭了……”
  
      “苏老师也救不回来了。”
  
      “管他呢,只要新白娘子传奇不停播就好了!”
  
      对华夏普通观众来说,道教存亡虽然很重要,但是不及苏怀重要!何况,原本他们对这次闯山门都没抱什么希望啊
  
      只要苏老师没事就好了
  
      此时转播席上,新闻台的女主持人海燕问郭大为道:
  
      “郭教授,您怎么看这件事情。”
  
      郭大为满脸笑容,评论道:“这事情已经证明了,所谓的中医韩医不过就是道教自导自演的一种骗术,完全没有任何医学价值,我相信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郭大为那个得意啊,开始时苏怀竟然在直播中骂他们田莆医院,说自己中医多么牛,现在好了吧,你这个道貌岸然的苏圣人自己也绷不住,承认中医是骗局了吧
  
      在全场注目下,只见苏怀缓缓转过身来,面对仲裁委员会众人,语气冰冷的却像是被抽空了所有情感:
  
      “汤若望先生,我提醒你,这犯错的是天师观,现在我闯三关成功,道教总坛已是我华夏道派了,你可以说天师观是邪教组织,但是不该有任何污蔑道教的言辞,你身为仲裁委员,应该不会不知道这点吧?”
  
      苏怀这个质问的语气,如此不留情面,令现场无论是小莫主席,郑贵阳这些华越文联的高层,还是李仙,许师太,陈祖师这些道教人士,都不约而同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道教生死存亡,就在今天,你怎么还敢挑衅汤若望?难道你不想在教科文组织里混了啊!?
  
      他可是教科文组织派下来的仲裁长啊
  
      苏怀当初敢和与曰本,朝鲜文联为敌,在泰山诗会上一举成名,但是毕竟是国家文联与国家文联之间的竞争……成王败寇没什么说的。
  
      可这教科文组织却是各国文联的上级机构啊?
  
      你身为文人,难道不怕被教科文组织封杀吗!?
  
      没人知道,苏怀内心是是多么厌恶这个教科文组织。
  
      是的……就是你们这个所谓的官方组织,制定了现在世界历史法则,磨灭了华夏数千年的痕迹。
  
      原本,你们身为文化业最高权力机构,应该去主动去探查各国文化的真相,可你们这帮人倒好,把好好文化组织变成了权力斗争的舞台。
  
      道教对你们来说可能只是一个毫无意义的宗教,但是对华夏,他就是一种神圣而不可侵犯的传承。
  
      那是至上古三皇五帝流传下来的道,岂是你们这些王八蛋能任意污蔑为邪教的!?
  
      你以为你们现在在欺负的人是谁?
  
      我他妈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硕士穿越者!
  
      汤若望此时也是没料到苏怀会当众与他顶撞,也是眯起了眼睛,沉声道:
  
      “我确实用词不当,可苏先生,你这一路闯关,可之提供了不少证据证明道教的恶行,这天师观是道教总坛,难道他们犯错不算你们道教范围吗?以这些事情弹劾道教在教科文组织的资格,你难道觉得有什么问题吗?”
  
      话还没有说完,苏怀道:
  
      “哦,那你的意思是,我如果找到教科文组织的罪行,比如你汤若望先生这次利用职权玩弄权术,干涉道教内部仪轨,是不是应该说因为你一个人的罪行,就应该弹劾整个仲裁委员会存在资格呢?
  
      弹劾仲裁委员会………?
  
      汤若望被这话一顶,差点一口气没喘过来。
  
      这个小王八蛋……!?
  
      以往各个教科文组织旗下协会的高层,遇到他,哪个不是低声下气,生怕得罪他这位仲裁委员了,哪里像是遇到苏怀这样咄咄逼人的人物。
  
      苏怀却又摊开手:“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像你这么无理取闹,我今天只弹劾你一个人。”说着指向了汤若望。
  
      被苏怀用手鼻子,汤若望心里怒火升腾,只恨不得把这苏怀立刻剔除文坛。
  
      可他明白,论口才,论学识,他汤若望就算对自己再自信,也不敢在这电视直播中与苏怀对峙论理,顿时也是心虚下去,只是干笑道:
  
      “苏先生,你说笑了,别说弹劾我这样的仲裁委员会,就算你向申诉这次仲裁不公,只怕不是你一句话就能申请的,需要起码两大协会的联名支持你。”
  
      可话音刚落,就听身后有人嚷道:“我华夏文联有世界诗协诗的投票权,世界诗协支持苏先生”
  
      作为华夏文联的副主席的郑贵阳,此时已经站了出来,走到苏怀身边,来这里之前,范主席就已经授意他关键此刻一定要支持苏怀了。
  
      汤若望顿时脸色一变,没想到华夏文联竟然敢与他做对,正想说“那你们也只一票,还差一票呢”呢,却听后面有一个浑厚的声音悠悠传来:
  
      “无量寿佛我道教协会现在还没有废除,我们也支持苏先生。”
  
      众人惊讶转头望去,就看到了雄拔如松柏山岳般的身影从天师观中走出。
  
      “天师”“天师出关了!”
  
      只见从太师观大门走出的王天师气如山岳,一双眼睛闪亮得像是黑夜空最明亮的星光,利箭一般地望向汤若望:
  
      “道教传至今日已过千年,乃至东方教派魁,其文化,科学都是整个东方最宝贵的财富,纵然我天师观有错,是贫道一手促成,我天师观道众愿意受应得的惩处,但是如果谁要敢说道教是邪道,我天师观至我之下,2ooo名弟子,五百万教众都绝不会答应,天下人也自有公论!”
  
      天师观众人原本都已经颓废沮丧,可王天师这番言语,全场的竟然都响起一声整齐的道号:“无量寿佛”回荡在山谷之上。
  
      气势之强,令全场一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