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三百五十章 改良版疫苗

第三百五十章 改良版疫苗

    王天师绝望地闭上了眼睛,陈祖师等人更是眼含热泪,李仙,许师太都捏紧拳头微微颤抖着,只是想想他们即将面临的命运,心头都涌起各种迷惘,恐惧,和不知所措的情绪。
  
      难道道教会在今天就此沦落吗?
  
      正在众人绝望间,却听苏怀的声音再度平缓响起:“那位做实验的医生的资料,是来自哪里的呢?是不是第二次大陆战争时,新欧洲收集的华夏古代资料?”
  
      众人都觉得十分错愕,这时候明显这“活疫苗”就是个炸弹,你还往你身上揽啊?苏圣人!你搞错重点了好不好!?
  
      裴多菲望着苏怀,嘴角微微扬起出一种胜利者的微笑:
  
      “是的,他是听一位华夏老人口述告诉他这种‘神奇’方法的~~就是因为这个‘民间资料’,还这位原本优秀的医生走火入魔,最后被判处******罪,被执行死刑……”
  
      裴多菲故意把“神奇”两个字加重了音,明显是再讽刺苏怀一只在卖弄的那些华夏“民间资料”。
  
      此刻小莫主席和郑贵阳此刻心中都是一颤……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这些欧洲人找出天花疫苗的例子,不单单是想毁掉道教,更是顺手要把苏怀的基础也一举摧毁,他所有的观点都是建立在“华夏流传的民间资料”上的,却一直没有人拆穿他。
  
      可现在,终于有一个强有力的证据,“民间资料”根本就不可信,而且还很可能会害死人!
  
      汤若望与仲裁委员都露出笑容,有些人甚至都哈哈笑出声来。
  
      他们事前并不知道,仲裁委员会派为什么会派裴多菲这样的世界卫生组织的官员来,现在明白了,原来仲裁委员会方面早有预料到了这一切。
  
      苏怀不单单救不了道教,甚至连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
  
      看来新欧洲的势力,对这次消灭道教,真是势在必得了!
  
      而苏怀接下来的话,却又令他们极为意外。
  
      “原来是这样,因为这个人死了,导致这种中医疗法没有被改进,难怪天花终生疫苗到现在都没有被研制出来。”苏怀微微叹息了一口气,感叹这个时代医学界的愚蠢。
  
      汤若望心中疑惑,暗想这苏怀应该没道理这么笨啊,现在还想垂死挣扎吗?
  
      “苏先生,你似乎没有懂裴教授的话,你的人痘接种术虽然理论上行得通,但是实际上无法操作的,这活疫苗根本不算是有效医疗。”
  
      “是的,人痘接种法确实风险太大了,死亡率过高。”苏怀点头道,是的,华夏很早就发明了这种方法,但是皇族还是有不少得天花,比如著名的康熙皇帝就是天花患者。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人痘接种术,有一些风险性。
  
      可人痘接种术的发明,却是“活疫苗”免疫学的开端,这条思路没有错,可需要一些改良,苏怀望着众人道:
  
      “所以,我在人痘接种术的基础上,改进了这个配方,采取了更加安全的牛痘接种术,可以达到彻底的安全性,没有任何生命危险。”
  
      这话一说,全场的人都是一愣,什么意思?苏怀在民间中医治疗之上,自己改进了?
  
      这话要是中科院的杨院长说,大家都还可能会抱有一丝希望,可这话是苏怀说的啊!
  
      苏怀可是文人!只会写诗,曲,做剧本而已?
  
      他改进疫苗的种类?
  
      这简直是太荒唐了?
  
      这次就连小莫主席和郑贵阳都傻了,心里暗道,这苏怀是不是太膨胀了?连这种高尖端的医学都自己动手啊?
  
      电视机前的欧洲观众,都讥讽不以道:
  
      “看看这个华夏人,简直是疯了,他以为他是谁啊?”
  
      “重新设计新的免疫病毒源?这太荒唐了。”
  
      “哈哈,他这分明是想得诺贝尔医学奖啊,这么大的发现,竟然是他一个人发现的,我都要被他感动得哭了。”
  
      “我现在开始相信这家伙是道教的人了,他骗人的样子真是太专业了。”
  
      汤若望等人都是哭笑不得时,可裴多菲却是茫然一愣,喃喃道:“牛痘……牛痘……”
  
      全场的人都以为苏怀在开玩笑,但是听着裴多菲耳朵里却是完全不同了,因为天花病毒非常的特殊,通常只能传染给人类,牛,和猴子三种物种。
  
      苏怀能说出“牛痘”这个词,显然就表明了他对天花病毒极为了解。
  
      裴多菲越想越觉得这事情不简单,赶紧上前问杨院长道:
  
      “你们有做细菌实验和动物实验吗?”
  
      杨院长严肃点头道:“嗯,都做了。”
  
      “有数据吗?把数据发出来!都发出来~!”裴多菲失声惊呼,挥手吩咐着工作人员之后:“赶紧打电话,让加州兽医学院弗朗哥教授团队看直播,快~!”
  
      汤若望等人都是十分错愕,不明白为什么裴多菲会突然这么激动。
  
      观众们也骚动起来了。
  
      “怎么了?莫非这牛痘有些门道?”
  
      “不是吧,人身上都不行牛的就可以?”
  
      “别他妈瞎说了,牛痘是什么你知道吗?”
  
      “不晓得……”
  
      众人议论纷纷,可这医学问题实在是太专业,普通人哪里能懂啊,小莫主席与郑贵阳也是搞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得赶紧联系各自文联,看看有没有相关医疗团队,一起收看这个直播。
  
      杨院长把资料发上去在大屏幕上打出来之后,苏怀就解释道:
  
      “其实要攻克天花,最大的谜团在于天花病毒的来源,现在医学一直没有搞清楚天花病毒的来源是什么……”
  
      裴多菲激动打断他道:“我们推测是来源某种动物。”
  
      “是。”苏怀道:“现在医学界认为来自于牛,可我可以肯定不是牛,因为根据华夏历史民间记载,最早出现天花的朝代是在汉朝……”
  
      现在他要做的是把天花的来源都说得清清楚楚,让所有观众都听明白,让每个人都相信他说的,顺便证明一些历史问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