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三百五十三章 谁敢实验!?

第三百五十三章 谁敢实验!?

    华夏观众心里大骂这郭大为:“汉奸”“叛徒”同时,汤若望这时也是满脸正义凛然,当着众人面,大声问道:
  
      “那好,既然杨院长你们都种植了牛痘,那么我有个提议,以免你们说我们仲裁委员会太过武断,我们可以给你们证明牛痘对天花病毒治疗效果的机会。”
  
      说着,汤若望走到了裴多菲世界卫生组织那人身边,对他们说了几句话,其中一个工作人员就拿出一个试管来,然后拿出一个注射器,小心翼翼地抽出了试管里的液体,汤若望就举着那个小小注射器大声:
  
      “这里面就是天花病毒,今天现场……只要你们愿意把天花病毒注射到你们这么种植了牛痘人体内,做人体实验,那么应该在24小时之内就能得出结论了,如果证明确实有效,我们仲裁委员会可以采纳牛痘治疗法为中医证明~~”
  
      说着汤若望眯起了眼睛,环视中科院的众人:“那么,杨院长,你们谁愿意现在注射天花病毒?”
  
      杨院长等人都是脸色一变……按理说他们都应该愿意的,可一想到其中的风险,所有人却都是鸦雀无声……
  
      人体实验……万一有危险呢?他们学医的,都是几十年的苦读加临床熬过来,才爬到今天这个地位,对自己身体更是百般看重……自己去做这种可能会丢掉性命的人体实验……
  
      他们敢吗?
  
      杨院长看着针管上闪着光的长针,不知道为什么打了个哆嗦……
  
      这就是汤若望老道的地方,如果他当场说“因为没有做人体实验,所以牛痘疗法无效~”一定会面临巨大的反对声,但是他给机会让中科院的人自己来做人体实验……就完全把压力扔给了中科院。
  
      因为只要他们不敢答应,就证明了这牛痘病毒根本无法用于临床。
  
      这可不是我刁难你们啊,是你们自己有机会抓不住啊~~
  
      汤若望心中坚信,毕竟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比自己的生命更加宝贵了。
  
      人人都想当这个英雄,但是真正到了这个关口,却没有人能提得起这个勇气。
  
      场面氛围一时候格外凝重,汤若望此时心中也是极为得意,他没看错,就算有理论依据,但是这些学医的人,也绝没有人愿意冒险。
  
      这世上没有人不怕死!
  
      可惜……就是偏偏有人不怕死!
  
      正在杨院长等人咬紧牙关做心理斗争间,此刻就听到一个声音解救了他们。
  
      “我也种植了这牛痘了,这注射天花病毒的人体实验,就由我来吧。”
  
      众人听到这声音,心里直接一个激灵!
  
      是苏圣人!苏怀!
  
      此时苏怀手持折扇,翩翩走了出来,说不尽的俊秀倜傥,仿佛不是在做一件需要冒生命危险的事情,而是要去春游赏花一般。
  
      在这种最关键的时刻,挺身而出还是苏怀!
  
      此时现场所有华夏观众都是一片惊呼,就连朝鲜,越南的观众们都忍不住叫起来。
  
      “不行!”“苏怀怎么能上!”“不能是他~!”
  
      这天底下谁都可以做这个人体实验,但是这个人绝不能是苏怀啊!
  
      越南文联的小莫主席,许师太,还有华夏这边的郑贵阳,李仙,都是惊呼道:“这怎么能行!”“绝对不可以~”
  
      而苏怀注意到,纪巧巧在焦急叫仁娜:“母夜叉~快去找人上去拉住小苏哥哥!”心里知道,身边这些人是绝不会允许做这实验的。
  
      于是苏怀也不废话了,一个箭步冲上去,直接对汤若望笑着一伸手道:“拿来吧~”
  
      汤若望都傻了,愣愣没有反应,苏怀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一把抓来那针管,汤若望这时才反应过来,这家伙是要玩横的啊!
  
      可不行啊,我他妈就是那针管吓唬吓唬你们,你丫可别玩真的啊~!?
  
      万一真扎到你了,你得天花死了,这事情我可是担待不起!
  
      汤若望想到这里,连忙要把针管抽回来,可双手却被苏怀紧紧的夹住了。
  
      开玩笑,苏怀可是推手mvp级人物,是你想收手就收手啊~?
  
      “你干什么?”汤若望惊恐地望着他,苏怀却看着那那长长针一咬牙心想,妈蛋,没想到我会自己给自己打针的这天……也是故作悲壮的表情,完全一副“董成瑞炸碉堡”的架势,抢过针管,撸起自己袖子,低声悲壮嚷道:
  
      “既然汤先生非要我们现场证明~那我也没办法了……”
  
      汤若望瞪大眼睛刚想惊呼“不要!”苏怀已经拿着针扎入自己胳膊,然后把天花病毒打进去。
  
      此刻仁娜已经与西北食品公司几个大汉跳上来了,可是始终是晚了一步!
  
      仁娜直接脚一软,差点瘫坐在地上,口中那句:“苏呆子,你是白痴吗!”怎么都没力气喊出来了。
  
      谁也没有想到,为了证明中医这个疗法有效,为了挽救道教的危亡,苏怀竟然这么冲动,不顾性命去主动注射天花病毒!
  
      就连汤若望都傻了,我……我……原本就是拿出这个病毒来,只是为了吓唬人的,就算有志愿者愿意,我不会同意真的在电视直播中做这种人体实验!
  
      我……我刚才明明就已经抽手了!是你非要自己扎的啊……!?
  
      你是神经病犯了吧!真的跑出来注射天花病毒!?还这么一副“被逼受辱”的表情!
  
      你丫的脑子没病吧!?
  
      全场呆立成一片,只有纪巧巧娇声问杨院长道:“天花病毒不是可以通过空气传染吗?还不快把小苏哥哥隔离!”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此刻在惊慌失措都以及没意义了,赶紧让先隔离观察苏怀,以便出了什么事情好控制,最坏的情况也可以及时治疗啊。
  
      杨院长紧忙道:“我们所有相关设备仪器都带了,但是需要一个封闭的房间,可以做隔菌处理。”
  
      人们正在想哪里找这种可以封闭的房间呢,就听王天师道:“无量寿佛,我的闭关洞是封闭环境,苏先生不嫌弃就到我的闭关洞内去暂时休息吧。”
  
      苏怀微微点头,一脸毫无畏惧的表情笑道:“嗯。”
  
      千百年前,华夏中医没有仪器,没有数据,没有任何放学方程式,他们只有一个可以实验的仪器,那就是他自己的身体,他们用尽一切与疾病搏斗,几乎每代名医都用自己身体尝试药物,展现了那么多大无畏的精神,而现在大部分所谓的西医不过是数据机器的附庸罢了。
  
      更有些西药大公司,是只敢拿穷困地方的小孩试药的无耻小人.
  
      我要证明一下,你们不敢做的事情,中医敢啊……
  
      裴多菲,杨院长和中科院,世界卫生组织的人一起,赶忙把苏怀护送到天师观大殿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