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三百五十八章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第三百五十八章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苏怀被这些人搞得有些尴尬,你们别露出这么崇拜的眼神来啊,搞得这么感动,我会不好意思的……
  
      我苏怀虽然爱钱,但是这都是别人的医术,我脸皮再厚,也不能拿这个来赚钱啊。
  
      “好了,各位,咱们还是抓紧继续聊吧,现在我继续说《千金方》……你们记着。”苏怀接着讲解,裴多菲,杨院长众人,继续讲解中医各个典籍,都是粗略讲解,重点是让他们先记录下来。
  
      而边讲着,却被频频打断。
  
      无数的电话打到天师观里来,要不就是来询问他现在发病没有的,要不就是要让他谈谈感想的。
  
      还有金陵新闻台的采访任务。主持人海燕竟然哭哭啼啼道:
  
      “苏老师,您现在心情什么样子的,能不能留首诗给我们……”
  
      搞得苏怀都要烦死了……
  
      我他妈又没事,你们搞得我像是要挂了似的,难道要留下绝笔啊……
  
      道最后也实在纠缠不过,只能趁着洗脚的时间,到一边的小房间里去接了电话,就念了一首诗道:
  
      “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茅飞渡江洒江郊,高者挂罥长林梢,下者飘转沉塘坳。
  
      西村群童欺我老无力,忍能对面为盗贼,公然抱茅入竹去。唇焦口燥呼不得,归来倚杖自叹息。
  
      俄顷风定云墨色,秋天漠漠向昏黑。布衾多年冷似铁,娇儿恶卧踏里裂。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自经丧乱少睡眠,长夜沾湿何由彻?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
  
      你们觉得我要挂了,我就给你们一首”凄惨“点的诗吧!
  
      听到苏怀念出这诗,刚刚端热水进来仁娜“咣当”一身手中水盆就摔在地上,一双俏目就红了,突然冲过来大声道:
  
      “苏呆子,你这个白痴!你为什么这么傻啊!你万一要是这么没了,谁陪我去打垮京都商会啊!”
  
      苏怀看这一向泼辣刁蛮的姑娘神色激动,眼神中弥漫着悲痛之色,知道仁娜误会这诗是他“绝笔”了,哭笑不得道:“我又不会死。”
  
      这时候旁边的纪巧巧幽幽过来,小脸上也不见了盈盈笑容,轻声道:
  
      “现在也没事,小苏哥哥,你还有什么想做的事情,不如跟我们说说吧.”
  
      苏怀要晕倒了,你们怎么都以为我要卦了啊……我就是配合一下气氛念首诗应付他们而已……
  
      不过这问题问得他倒是迷茫。
  
      是啊……他要是今天真挂了,那他有什么遗憾呢?他为人向来洒脱,很少有什么执念,要他说什么“遗愿”,他还真说不出口。
  
      于是想想道:“我父母过世了,又没有亲人,就想娶个媳妇成个家试试。”
  
      这话一说,仁娜黑亮的眼珠一下子亮了,好奇道:
  
      “苏呆子,你心目中的理想媳妇是什么样的啊?”
  
      纪巧巧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也是小鹿乱撞,悄悄望向苏怀。
  
      苏怀想了想道:“我想要个传统媳妇……不要太好看,身材不要太好,内在有个三从四德就好了……”
  
      仁娜听着顿时大喜,望了一眼纪巧巧,心想你这骚狐狸长得这么好看,显然没希望了。
  
      纪巧巧被仁娜这种奇怪的眼神望着,不由噗哧笑出来了:“母夜叉,你也别妄自菲薄了,其实论外貌,你也长得极为漂亮了,就算你内在不像女人,不能让人把你排除在‘美女’这个概念之外啊。”
  
      仁娜恼怒道:“我哪里漂亮了,我这么壮,力气有这么大!发火起来的脸可以吓跑十八个壮汉!我哪里漂亮了!”说着转头望着苏怀喝问道:
  
      “苏呆子!你说我好看不好看!”
  
      看苏怀一脸无语,仁娜才想起他现在病危中……也觉得自己不该大声说话,于是转而问道:“那三从四德是什么?”
  
      “三从是指的,未嫁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四德指有贞节、知廉耻的妇德,说话过脑子,不恶语伤的妇言、服饰整洁,按时洗澡的妇容、专心家务,待客周道的妇红……这就是传统的华夏女人标准。”苏怀解释道。
  
      仁娜愣了一下,然后满脸通红的怒道:“你这个直男癌!活该一辈子打光棍!你说话才不过脑子呢!?”
  
      纪巧巧捂着嘴,咯咯娇笑个不停道:“刚说你就是恶语伤人了~~你这辈子嫁不了小苏哥哥了~”
  
      “骚狐狸!有种你别跑,我现在就让你见红当妇红!”仁娜气得撸起袖子就追了上去。
  
      看着两女打打闹闹追打,苏怀也是苦笑无语,喂……你们不是要安慰我这绝症患者吗……
  
      晚上,金陵新闻台立刻把这首“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在节目上念了,顿时又引发了人们发自心底的感动,无数观众都被苏怀诗歌中意境触动流泪。
  
      “快看啊,苏老师要留绝笔了!”
  
      “苏老师看来是危险了……”
  
      “啊……这诗讲的是什么?又是破席,又是茅草屋的……还下雨,苏老师在天师观的环境这么艰苦吗?”
  
      “你们还没看明白吗?这是比喻!苏老师用风雨疾苦,比喻天花疾病的痛苦……呜呜呜~写的太好了~”
  
      “我都要哭了……苏老师是文人,不敢骂仲裁委员会那些权力机关,只敢用‘西村群童欺我老无力,忍能对面为盗贼,公然抱茅入竹去。唇焦口燥呼不得,归来倚杖自叹息。’的句子隐晦表达自己的境地,什么西村群童……就是指那些洋鬼子啊欺负人啊~!”
  
      “是啊,你们看这句‘俄顷风定云墨色,秋天漠漠向昏黑。布衾多年冷似铁,娇儿恶卧踏里裂。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自经丧乱少睡眠,长夜沾湿何由彻’分明就是形容现在被病魔折磨的痛苦万分啊,苏老师太苦了……我好心痛~好心痛啊~~”
  
      “最后那一句更是经典‘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
  
      苏老师是说,自己如果能研究出牛痘疫苗,就能救天下病人,只要能救人,他就算病死也是值得的……呜呜太伟大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