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三百五十九章 轰动的绝笔!

第三百五十九章 轰动的绝笔!

    苏怀这首诗,加上他之前的挺身而出,以及面临死关的背景,简直是太贴切了,令人无不动容。
  
      绝代诗圣最后的“绝笔”是如此的震撼人心。
  
      那句“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表达出的高尚情操,更是令听者潸然泪下。
  
      相比之下,此刻汤若望与仲裁委员会,乃至新欧洲文联的官员,此刻心情就截然相反,或者可以说,他们现在简直想掐死苏怀!
  
      你痛苦!你还住茅草屋!
  
      你在闭关洞里明明有空调,有吃有喝一大堆人伺候,一大堆医疗专家随时检查!你痛苦个屁!?
  
      你丫简直是太缺德了,根本就是蓄意扮演被迫害者的形象啊!?
  
      明明是你丫自残,你写什么“西村群童欺我老无力”!你力气大得把我针管抢去了好不!?
  
      汤若望简直要疯了……
  
      这一个晚上,无数人都在关心着苏怀的命运,想知道事情发展究竟结果如何。
  
      而对于全球的医疗工作者来说,这同样是个不眠之夜……
  
      苏怀究竟命运如何,牛痘是否有效,中医疗法是不是真的那么神奇,道教是否会被取消教科文组织的资格,这一切都要由苏怀身体状况来决定。
  
      在第二天早上,结果还未出来,除了那些医疗人员与华夏民众声援苏怀之外,亚洲各地还发起了另外一个活动。
  
      “祝福苏怀身体健康,在与天花病毒的抗争中安然无恙~”
  
      华夏,越南,甚至是一些其他东亚国家的道教信众,都自发性的聚集,为了苏怀这位文坛新秀发起各种祈福活动,各个报纸上的留言栏,到处都是祈福的留言。
  
      “道界上仙,一定要保佑苏老师平安。”在东山下的天命殿,无数的信众都在姜太公与诸葛武侯的庙前祈福祷告。
  
      而在金陵卫视11台,员工们,更是在大门口就打上了“苏老师平安!”的横幅,表达对苏怀病情的关注。
  
      这是“泰山诗会”之后再一次华夏文坛轰动的大事,华夏各个城市的道观,寺庙,教堂,都趁机巨星了规模浩大的祈福活动。
  
      在各个寺庙,道观的许愿墙,许愿树上,随处可见上面写着:“祝苏怀老师战胜天花病魔。”的祝福牌。
  
      这些场所的香火都比平日好了五成以上。
  
      而在舆论传播上,不光是金陵卫视对这次事件全程关注,就连华青团的发言人,都在记者会上说:
  
      “这次在东山的事件,不仅仅是一个宗教性质,更是西方传统势力阻碍医学进步的事件,作为优秀的华青团员的苏怀同志,表现了共青团员,能够发挥先锋模范作用,不同于普通群众,处处作示范,时时想带头。特别能勇于承担重任务,面对矛盾、遇到困难不退缩,对待急、难、险重任务能敢于冲在前面!
  
      我认为苏怀同志,用最好的方式表现了‘共青团员’这个词的意义,是一位真正值得我们尊敬的人,我们共青团委组织部,由衷希望他能战胜天花病毒,发扬中医优秀的传统优势,并督促教科文组织相关部门,严肃处理该事件中的幕后黑手,坚决不放过任何蓄意破坏华夏宝贵文化的有心人事……”
  
      而在全亚洲观众心情紧张时,却还有一些人在欢欣鼓舞,曰本朝鲜国的民众,看着这位抢夺他们文化成果的伪圣人,竟然要挂掉了,顿时都兴奋不以。
  
      “哈这个支那混蛋终于要死了吗?”
  
      “我真是高兴啊,他在泰山时,我就知道他脑子有问题,竟然自己出来注射天花病毒?”
  
      “我真希望他再也起不来了,就再也不用看到他那张恶心的小白脸了!”
  
      “他可以不死,最好是得了天花,留下一身麻子,可以成为大家口中一辈子笑料啊哈哈~”
  
      “是啊,世界上第一个蠢到自己主动得天花的白痴~”
  
      “中医神棍自食恶果~我想着就要笑出声来了~”
  
      而教科文组织内,新新欧洲方面也在紧张关注这件事情的发展,他们的心理相当复杂,那就是既希望苏怀出事,也不希望苏怀病死。
  
      毕竟如果出了人命,那么这么大的舆论声势,只怕调查起来这事情就麻烦了。
  
      但是如果苏怀没发病,那道教就起死回生了,对他们来说最好的结果只有一种,那就是苏怀发病了,然后没死,只留下一身的麻子。
  
      所以当他们听到苏怀那首《茅屋为秋风所破歌》那首“绝笔”时,都异常兴奋。
  
      特别是那句“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表明出的感情,明显就是挺不住了啊……
  
      “看来这苏怀真的发病了~要不怎么会写出这么绝望的诗句来?”
  
      “这样的绝句绝对是有感而发啊~~”
  
      “现在只希望他不要无论如何不要死就好。”
  
      “可惜天花烧不坏脑子,否则就完美了。”
  
      第二天下午两点,也就是上次苏怀注射天花病毒之后的26个小时之后,算时间,中科院与世界卫生组织的检查应该都已经彻底结束了。
  
      道教众人,还有华越文盟的小莫主席,郑贵阳等,以及各个电视台的记者都留在外面焦急地等待着最终的结果。
  
      汤若望那些仲裁员,更是脸色复杂,紧张地来回走着。
  
      在在闭关洞紧张度过了一天多的的众人,终于缓缓走出天师观大门。
  
      “天师~~”
  
      “天师出来了~~”
  
      “怎么样了?”
  
      看王天师最先出来,陈祖师,李仙,许师太众人都围了下来,王天师脸上看不出任何悲喜之色,只是高颂道号道:“无量寿佛~”
  
      一群记者都快要急疯了,心想你丫还卖什么关子啊?到底苏怀发病了没有啊!?
  
      这时候,众人才看到苏怀在杨院长,裴多菲一众医疗专家的陪同下出来,苏怀一出门,望着下面密密麻麻的人群,也是愣了一下,我靠……今天怎么还有这么多人?你们也太闲了吧!
  
      “出来了!”
  
      “苏老师怎么样了?”
  
      “没事!没事~!”
  
      “会不会是还有症状?”
  
      “没有~~一点都没有~脸上光溜着呢~”
  
      汤若望等人都傻了…不敢相信地张大了嘴巴,这苏怀不是写“绝笔”诗的?怎么看起来一点事情都没有?
  
      难道苏怀的天花脓疮都长在身体上?是的……一定是这样的!(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