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三百九十六章 围城必缺

第三百九十六章 围城必缺


      东乡大将,只感觉自己心中突然像是被某种巨大的力量抽空。
  
      几十年来,他心中怀着无比骄傲“曰本必胜华夏”信念,都在苏怀这场旷古绝今的军事推演面前,彻底轰塌。
  
      苏怀的这个“持久战论”,彻彻底底击败了他们当时曰本陆军三大名将制定的战略。
  
      这个结果意义,远不仅仅是推演出了当年战局失利,更是会让曰本军部精英认识一个令他们绝望的事实“曰本永远不可能战胜华夏”
  
      从而彻底丧失了那种“我绝对能打败华夏”的心理优势。
  
      日后就算国际形式风云突变,曰本再强大起来,华夏再衰弱,只要华夏将领依照苏怀这个“论持久战”的方略,曰本就永远赢得不了这场战争。
  
      这究竟是什么样天才,拥有如此宏大的大局观,才能制定出的方略啊。
  
      东乡大将面如死灰,松井大佐在旁边几番提醒,该他发言反驳了,这位老将却双腿不住发抖,连站起来力量都没有。
  
      苏怀望着台下正在微微颤抖的东乡大将,感受到望向自己目光中的恐惧,心里却是一阵冷笑。
  
      曰本军部虽然战斗力很强,士兵也是被洗脑不惧牺牲,但是论到战略战术,你们根本与华夏将领不是一个级别的选手。
  
      华夏历来乱世出名将,三国时期是如此,抗曰战争更是如此,在华夏最动乱的时代,永远会涌现出一批令人惊叹的人才,拯救这个即将衰败的民族,这就是华夏数千年来延续至今的原因!
  
      东乡,你真以为这场6年的战争是我在纸上画出来吗?
  
      与你们这些纸上谈兵的推演不同,你们根本不知道,这每场战役的数据,都是无数炮火,鲜血,牺牲锤炼出来的。
  
      你看到不是我苏怀想出来的,而是抗日战争中武术的华夏名将们的精心谋略。
  
      8年3500万军民的伤亡,换得的一场胜利,不值得骄傲,却是无法撼动的事实!
  
      旁边松井大佐看到东乡大将呆如木鸡,也是急了,苏怀推演得再好,也只是理论,而且他这个理论当中有个巨大的漏洞啊!
  
      东乡大将,难道您这没看出来吗?苏怀推演的这一切有个明显的漏洞啊!!难道你是老糊涂了?
  
      松井大佐最后实在是忍不住了,直接抢过东乡大将的话筒,站起来,对苏怀反驳道:
  
      “苏先生,果然是军事理论高手,但是这一切都是理想化的结局。”
  
      主持人急了,连忙制止道:“松井大佐,现在还不到你的发言时间”
  
      华夏军官们那个气啊,怎么你松井大佐又来插嘴了,你们这是想二对一吗?
  
      论辩规则,一方只能拍出一个代表,难道你这小胡子鬼子不懂吗?
  
      众人正怒火滔天间,却看苏怀波澜不惊地对主持人压压手:
  
      “松井大佐有什么想说,就让他说吧,我可以回答他的任何疑问。”
  
      “可苏老师”华夏军方主持人对他连连摇头,示意别给这些鬼子机会了。
  
      苏怀却不以为意,作了一个“让他秀”的手势。
  
      没办法,主持人只得重新让工作人员打开了松井大佐的话筒信号。
  
      “喂喂”松井大佐的话筒一能发声,就大声质问苏怀道:
  
      “你说的这些理论,都是建立在华夏人在战争中顽强抵抗我们攻势的结果,可华夏人哪里有你想象的这么团结!?在华曰战争初期,那么多华夏军阀不战而降。
  
      我们不费吹灰之力打下了东北三省,几个月的时间拿下了你们首都金陵,以你们华夏人的脾性,你觉得你们还有勇气抵抗我们强大的大曰本帝国吗?”
  
      伽利略,潘兴等军事专家都听着不由微微动容,这个松井大佐真是见识过人,一下子就找出了众人都忽略的关键细节。
  
      而且松井大佐提出的疑问,确实是事实,苏怀的“论持久战”极为宏大高明,但是却有个大前提。
  
      那就是建立在“华夏全国一心抵抗曰本”这个基础上的,要是当时华夏扛不住投降了呢?
  
      听到松井大佐再一次提到了“拿下了金陵”,苏怀神色不自觉就冷了不少,他想到了在那次围棋对弈之前松井提到“金陵大屠杀”那种炫耀的神情。
  
      “你们从一开始战略就错了,就像是你刚才炫耀的。”苏怀望着那个松井大佐冷然道:
  
      “你们几个月时间就打下了华夏当年的首都金陵进行了一场残酷的屠戮平民的屠杀。
  
      而就是金陵这场屠杀之后,无论是战术上,还是战略上,你们都彻底失败了,注定了你们绝无法赢得在华夏的战争,华夏人绝不会投降!”
  
      松井大佐还没有说话,苏怀用一种高高在上的冷然目光望着他道:“松井,难道围城必缺,这种基础的战略准则你都没有听说过吗!?”
  
      围城必缺?
  
      不光是东乡大将,松井大佐等人一脸疑惑,现场的贾政委,高远,加利利,潘兴这些军事专家同样都是互相望着。
  
      根本没人听过这种说法啊。
  
      无论是攻城还是灭国,就是要围困对方,让对方孤立无援,你围城漏个缺口,你这是什么傻战术
  
      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苏怀声音依然波澜不惊,他已经看出了,在场所以这些军官,虽然在战术战法上有些造诣,但是明显没有达到华夏古代名将的战略高度。
  
      “围城必缺,既是一种攻城战术,也是一种攻心的战术,可以用来攻城,也可以用在国与国之间的战略层面,意思就是在攻击弱势对方困城时,只能攻击三个方向,要留一扇城门不进攻,给对手逃跑了机会。”
  
      松井大佐觉得苏怀在故弄玄虚,露出嘲弄的笑容道:
  
      “哦,我这辈子带了很多次兵,战术理论书也看了不少,这围城必缺倒是第一次听说,想请苏先生指教指教我。”
  
      现场响起一片曰本军官们一片轻笑声,显然在松井大佐这种著名军事专家面前,苏怀这种文人谈说什么“围城必缺”的古怪理论是常识,实在是有些荒唐。
  
      你打过仗?上过真正的战场吗?你就吹战术战略?还国与国只见的整体战略?
  
      简直是可笑至极啊
  
      可现场其他国家的军官们,却都没有笑,从刚才起苏怀表现出的战略素养,根本不是他们可以嘲笑的级别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