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四百零九章 我手滑了

第四百零九章 我手滑了


      “不要紧。”面对苏怀的厌恶,那个蓝眼睛的英俊白人笑着勾着他的肩膀,笑声在他耳边道:
  
      “在乒乓球台上收拾你这只斜眼佬,就跟洗澡时撒尿一样简单。”
  
      苏怀喂喂皱眉,心想,你们这些蠢货,有完没完啊,再嘴炮,我他妈抽你丫的
  
      “苏老师,看这边微笑”秋娜的声音,提醒苏怀不能发火。
  
      “开始吧。”白人教练布朗普,不耐烦道。
  
      苏怀不能当着粉丝和镜头的面失态,理智克制着冲动,拿着球拍站到了对面。
  
      看着一位白人选手,站在乒乓台对面,苏怀也谨慎起来,不过令他意外的是,对方发球很客气,与华夏队员一样,像是给他喂球。
  
      嗯原来只是嘴炮几句,真做起来,还是很有礼貌的嘛
  
      苏怀想到这里,就与刚才一样拉开架势“啪”的抽球过去,没想到对方退离了球台很远的地方,正手有力的一挥,就把球抽了回来。
  
      球速极快,却没有落在球台上!直接朝他的身上飞来!
  
      苏怀措不及防,手拿球拍微微一挡,却是反应慢了,正好打在他的胸口上。
  
      全场立刻鸦雀无声
  
      怎么回事,不是表演拍照吗?怎么这新欧洲队队员故意挑衅?
  
      “抱歉,手滑了”那名选手举手示意自己失误,于是换了下一名。
  
      “继续,继续。”伍金龙还以为对方是收不住手,笑呵呵地道。
  
      下一名是个高个子,笑嘻嘻地上来,发了一个很容易接的球,苏怀抽球过去,高个子就笑嘻嘻地退到远抬了,轻飘飘的削球过来。
  
      苏怀微微皱眉,挤着挥拍再抽过去,对方又轻松削球过来,球速极慢,带着强烈的弧线。
  
      这时候围观的体育众人的众人脸色都变了,因为他们已经看出来了,欧洲队员根本不打算配合,而是在蓄意调戏苏圣人了,这已经用上了新欧洲队冠绝天下的削球打发。
  
      别说苏怀这种非专业人士了,就算华夏国家队的队员也是很难打死对方的慢慢就会变成苏怀用蛮力猛抽球,新欧洲队员不断接起来,最终要耗到苏怀精疲力尽。
  
      众人正这么担心着,就看苏怀面对来球,猛挥球拍,球却穿跃他手而过的同时,只见,球拍脱手“呼”的一声飞了出去!!
  
      那名正笑嘻嘻准备削球的高个子,突然就看到急速旋转的球拍照着自己的脸飞过来,“噢!”尖叫出来惊恐猫腰一躲,整个人一个趔趄”咣当”一声摔倒在地上。
  
      而球拍从他脑袋上飞过,直接砸到他背后那名正与队友开玩笑的队员下巴上,又是一声“噢!”的惨呼。
  
      看着苏怀这球拍狠狠忍过去,砸倒了两个白人队员,众人都是一身惊呼,都瞪大眼睛,不知道发现了什么
  
      只看兵乓台桌对面的,苏怀却面无表情地甩了甩手,望着对面的人:
  
      “抱歉,手滑了。”
  
      啊!?
  
      全场的人都愣住了因为谁都看出来了,苏圣人哪里有半点道歉的意思,分明就是故意的啊!?
  
      体育中心的工作人员与运动员都怔住了,一边是苏圣人,一边是洋大人,这真要是闹起来可怎么办才好。
  
      两边他们都得罪不起啊
  
      苏圣人扔拍子砸人虽然不对,但是是新欧洲的队员挑衅在先事出有因。
  
      而且苏圣人这么干,还有不少华夏队员在心里暗暗叫好,只是不敢表露出来呢。
  
      这时候那个教练布朗普挺着大肚子走了出来,按住自己满脸怒容的队友,满脸冷然道:
  
      “这位先生,你必须给我的队友道歉,并赔偿他的医疗费用,他下个星期还有兵联大奖赛,如果获得冠军,就有50万元的奖金,你都必须赔偿。”
  
      这话一说,全场的华夏队员都傻了,这摆明是敲诈啊
  
      其他人都不敢说话,倒是旁边一名长得其貌不扬,还有些驼背男乒队员出声道:
  
      “这艾迪世界排名才第27位,是你们队里最差的,根本拿不到单打名次,赔偿什么?”
  
      旁边的华夏老教练急道:“刘国梁,你懂什么!?就你能!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人家新欧洲队是来给女队指导技术的,总局领导不知道多看重,你跟他们做对,这不是纯属让乒乓男队背锅吗?
  
      “本来就是。”刘国梁不服气地哼哼道。
  
      布朗普教练却是不慌不忙,露出狡猾的笑容:“哦,你说得对,但是艾迪是我们团队一员,会影响我们团体赛的成绩,如果我们团体赛少了艾迪没有夺冠,那你就得赔偿我们150万元奖金了。”
  
      这时候,华夏运动员们心里都气不打一处来,虽然苏老师冲动砸人是不对,但是这群新欧洲老外吗,就是故意找茬啊!
  
      论兵乓球,整体实力与你们能一较高下的,还有欧罗巴的几个强国,你们不夺冠就要苏老师陪啊!?哪里有这个道理?
  
      可是这话谁都不敢说,洋大人来访问,谁敢冒犯,领导怪罪下来,只怕参加奥运会资格都会没了。
  
      伍金龙也觉得苏怀有些冲动了,皱眉调解道:“不就是失手吗?至于吗?小苏你给人家道个歉,这事就算完了。”
  
      华夏乓乓球队的老教练也劝道:“苏老师,咱们还是一人让一步吧。”
  
      苏怀却是满脸淡然道:“我双方一人失手一次,扯平而已。”刚才你们左一句“斜眼佬”又一句“斜眼佬”的,砸你们一拍子算轻得了,要是没有镜头,本恶少揍得你们喊爸爸。
  
      说着,他面无表情地望着新欧洲乒乓球队那些人:
  
      “我看以你们这种三流水平,不管受伤不受伤,都夺不了团体赛冠军,只是想把我当挡箭牌吧?”
  
      这句话说出来,现场华夏人都是你望望我我望望你,都傻眼了。
  
      心想苏圣人这是不懂体育啊,不知道这新欧洲队是乒坛霸主啊。
  
      布朗普怒极反笑:“原来华夏人崇拜的家伙,竟然是这么白痴的小孩,这样吧,我派球员上场,以21球为规则,只要能得三分,我承认你说的,不要你赔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