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四百一十四章 华夏文物!?

第四百一十四章 华夏文物!?

    看着苏怀神情一会一个变,纪巧巧也不由劝道:“小苏哥哥不用气,这些曰本人是想借围棋来提升他们国民士气而已,政客手段罢了。”
  
      只看一脸深沉的熊局长,望着苏怀道:“苏老师,你看到这个节目心里怎么想?”
  
      “这……有点幽默吧。”苏怀很无语道,这种曰本洗脑节目,我真是没啥观后感……
  
      “不!这不是幽默,这是侮辱!”熊局长满脸愤怒,挥舞着手臂道:
  
      “这考古纪录片是曰本国家台刚刚播放了,轰动了世界,拿下了3012万的收视人口…现在所有世界舆论都在讨论这件事情!”
  
      熊局长激动地捏住苏怀的肩膀,痛心疾首道:
  
      “苏老师你知道吗?你刚刚在东山展现华夏道教文化,已经令华夏世界文坛形象空前提高!
  
      中医,六十四卦,还有《道德经》这些文化瑰宝已经震惊了整个世界,在文坛,说我们华夏民族是东亚蛮夫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而这些曰本人还这样公然在节目里侮辱我们华夏民族!简直是欺人太甚~!
  
      现在他们打压苏老师,不让你从事文化活动,却在这里大肆宣传他们的文化,这是**裸的文化入侵!”
  
      显然,这熊局长也是一位爱国人士,实在是被这曰本这些宣传攻势恶心坏了,替苏怀很是愤怒。
  
      苏怀也是受宠若惊,哎呦……您体育总局台长,您也太维护我了,虽然确实可气,但是您这么大年龄可别气坏了身子。
  
      可作为体育总局的老愤青,熊局长显然还不解气,破口骂道:
  
      “这些小鬼子天天,就骂我们是东亚蛮族……不懂得动脑子不通文化!但是他们万万没想到,咱们华夏出了您这样一个伟大军事战略家,学者!”
  
      苏怀听着有些迷糊,您这是什么意思啊?难不成你让我去打仗啊……现在不是和平年代吗?赶紧道:
  
      “熊局长,我只是个文人啊……”虽然还算能打,可我毕竟是个文人!你不能指望我消灭曰本吧?
  
      熊局长这时候才沉声道:“苏老师,你有那么多华夏民间资料……我相信当中一定有围棋的资料吧?我相信围棋应该也是我们华夏发明的吧?”
  
      苏怀都听傻了……熊局长,您这话里的“我相信”是什么意思……
  
      虽然华夏发明围棋确实是事实,但是您又没看到证据,哪来这么坚定的口吻啊?
  
      纪巧巧在旁轻声道:“小苏哥哥,体育总局领导的意思是,借着你的民间资料名义,人为造出华夏的围棋起源论。”
  
      要我造假?
  
      “你的意思是?要我拿出华夏发明围棋的证据?”苏怀心中一惊,试探问道。
  
      这时候旁边一直自己下棋的老者,才微笑道:
  
      “苏圣人果然智慧过人,我们华夏棋院,确实希望您能为华夏围棋复兴提供帮助。”
  
      “请问您是?”苏怀刚才就看到这老者,觉得气宇不凡,虽然他一直含笑看着自己没有说话,但却给人一种无法忽视的存在感。
  
      “老夫盛田,苏圣人难道忘记我了?”白发老者和蔼笑道。
  
      苏怀一愣,盛田……盛田……对了是那个盛夏美的祖父,著名投靠华夏的曰奸,华夏棋院的创立者。
  
      可他为什么说“难道忘记我了?”莫非……苏怀暗自回忆,这才猛然想起来。
  
      对了……他那桃李满天的台长老爹,在他小的时候对他寄予厚望,为了悉心培养‘他’,于是把‘他’送到了各种大师那里当学生,什么佛门大师,体校领导,这位盛田六段,就是他7岁时拜的围棋老师嘛……
  
      苏怀想起这段,这才赶紧起来行礼:“盛老师~这么多年不见,您身体可好。”您老不能怪我,谁能记得自己小学老师长啥样啊……
  
      “苏圣人还记得老朽啊~以前你可差点一把火差点烧了老朽的房间啊。”盛田哈哈一笑,脸上带着戏谑神色。
  
      “盛老师,您还记得这事啊……”苏怀有些尴尬道,恶少前身7岁学棋,结果不到3个月就受不了,直接点了一把火,差点把这位华夏棋院创始人的房子给烧了,这才脱离“学围棋噩梦”。
  
      旁边一对俊美男女中的男青年,却是神色冷峻道:“当时老师救火时,手都被烧伤了,从此再也不能参加比赛了,这事你可记得?”
  
      苏怀不爽望向那人,心想你是哪根葱,我得罪你了?要你来兴师问罪?
  
      只听旁边那坐在沙发上的长发美女温柔劝道:“当时苏老师还是小孩嘛,顽皮不懂事,我爷都不计较,洛杰师兄何必提呢?”
  
      看着那叫洛杰的英俊男人微微皱眉,不开心地坐下,苏怀这才认出那长发美女,就是与他有过一面之缘的盛夏美。
  
      苏怀对于女人向来不怎么记得住,他是看到沙发旁边的电动轮椅才认出来。
  
      对她微微点头,表示谢意,盛夏美温柔一笑,却并没有任何惊讶的样子。
  
      苏怀心想,好吧,那天我戴着面罩,我可以原谅你认不出我英俊的面容~~
  
      但是洛杰……你为什么要这么凶巴巴地瞪着我,拜托~我没有抢你小师妹的意思?
  
      你难道觉得我长得像林平之吗?
  
      苏怀发觉洛杰一种用愤怒的目光瞪着自己,心里不由暗自嘀咕。
  
      这洛杰是华夏唯一的七段,华夏围棋队的主力,他这次来当领队这洛杰不服,倒是很正常……可他跟洛杰不是一个领域的人。
  
      这洛杰至于用那么嫉妒排挤的目光瞪着他吗?
  
      这时,纪巧巧好奇问道:“盛大师,既然苏老师是您的徒弟,您的意思是……想让他拿出一些您自己的研究的棋谱,当作华夏上古的围棋资料吗?”
  
      盛田微微有些惊讶,重新打量了一下纪巧巧,沉声道:“纪小姐果然是名不虚传,不过老朽哪里能有这个本事,而是华夏考古部门,最新挖掘出了一批文物,其中就有围棋棋谱。”
  
      苏怀顿时愣住了,什么情况啊!?
  
      华夏不是所有文物古迹都被销毁了?怎么还会发掘出文物?哪个朝代?为什么这么大事情,事先一点风声都没有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