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四百二十六章 侠字怎么写!

第四百二十六章 侠字怎么写!

    苏怀却是想想道:“我看这样吧,《故事会》《萌芽》《读者》作为排名前三的杂志社,我们就在这一个月中连载各自的系列,最后,再那个系列得到了‘我最喜欢连载小说’票数多,以结果决定,后面华夏奇幻的发展方向吧。”
  
      这话一说,韩敬明就大声叫了声:“好!”他的读者最多,不怕这种投票。
  
      孟大师却更加恼怒,只是望着苏怀冷冷笑道:
  
      “韩敬明是我们圈内的知名作家,有资格与我孟某人一较高下,可苏老师你是个诗人,似乎并没有什么小说作品拿得出手,凭什么与我们一起相比?”
  
      全场顿时都安静下来,看向苏怀。
  
      这话说极为不给面子,却也是事实,苏怀这个外行人来参一脚,确实很令人费解。
  
      苏怀不卑不亢道:“我虽是无名小卒,但是武侠却是我们华夏英雄文化传承,总比某些人拿着西方构架改个名字,就当华夏文化发扬有资格得多吧?”
  
      这话意思是,我苏怀显然不是什么小说家,但是武侠题材却是华夏光辉传统,怎么会没有资格?
  
      众人都是悄悄想,苏圣人这是和孟大师杠上了啊!都是不敢作声。
  
      孟大师脸色一变,却是心机深沉,呵呵笑道:
  
      “苏圣人好一张利嘴,不过我怎么古文有云,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侠这个身份,似乎与强盗土匪没有分别吧?怎么有资格成为我们华夏英雄文化?”
  
      这是朝鲜那边流传下来的古文,虽然大家不知道出处,但都是听说过的。
  
      众人也顿时议论起来。
  
      “是啊,如果历史背景,结合武侠……那就有问题了。”
  
      “明明是有政府的,却组织非法武装,这本身就违法了。”
  
      “这不是土匪强盗是什么?”
  
      “人家精灵,矮人都是国家的正规军啊~”
  
      “这武侠从根本上就错了啊!属于反动势力啊。”
  
      苏怀听着着议论纷纷,望着神色得意的孟大师一眼,轻声问道:
  
      “孟大师认识汉字吗?”
  
      “你想说什么?”孟大师面色一冷。
  
      “侠怎么写?”苏怀当中问道。
  
      “我虽然文化比不上苏老师,但是也知道这‘侠’字是一个人,一个夹。”孟大师讥讽道:
  
      “一个人夹在社会中细缝中生存不下来,所以就只能当土匪强盗了。”
  
      《故事会》编辑们一阵哄笑中,苏怀却淡淡道:“看来孟大师确实不懂汉字。”
  
      孟大师满脸怒容中,却听苏怀淡淡道:
  
      “侠就是夹,左边是仁,右边是义,头顶灰天,脚踩泥地。只因存爱,所以存恨,只因心慈,所以心悲,只因成王败寇,所以济弱扶倾,只因天下无道,所以以武犯禁。”
  
      众人听着顿时一惊!
  
      孟大师与韩敬明等人,都在心中把“侠”字拆开一想,竟然真是“仁义”两字!
  
      都不由一阵惊讶,没想到这“侠”竟然还有这样的隐喻!
  
      之前孟大师还言之凿凿,此刻却是心中震惊,众人也对苏怀的学识之深,更加感觉敬佩万分。
  
      此刻欧阳局长,这才“啪啪”拍手,笑道:“今天两位论侠真是精彩万分,令人大开眼界,真理真是越辩越明,陈社长,我觉得苏老师这个按照投票来确定最终谁来主导的主意,十分恰当,你觉得呢?”
  
      《故事会》的陈社长原本咬死要把苏怀排除在外,但是此刻苏怀这番“论侠”却是把孟大师辩得哑口无言,在场众人心里多半也站在了苏怀这边。
  
      这时他再反对,就得不到同行支持了,只能强笑道:
  
      “那就按照苏老师的提议吧,以读者票数来定胜负,孟大师你觉得如何?”
  
      孟大师此刻也是反应过来,冷笑道:
  
      “既然这样,那我也没意见了,一切以实力定胜负了。”
  
      而其作家也纷纷叫好,而孟大师后面等6位故事会作家,都互相看了看,似乎也是自信满满。
  
      苏怀你虽然伶牙俐齿,但是你个诗人,要和我们谁的小说受欢迎?你简直是狂妄得没谱了。
  
      《故事会》这期销量,虽然不如《读者》,那也是因为赶上了《三国演义》的赤壁之战这个特殊情节,等到下期,你们可就再没机会了。
  
      欧阳局长看在场作家们都满脸兴奋,都很期待这场华夏奇幻开天辟地的大事,心里也是暗暗叹气,这苏老师也是太过盲目自信了,自己都给他把板凳塞到屁股下了,他还来这个公平比试的……
  
      不过事已至此,他也只能顺应民意,就按照苏怀的提议拍板了。
  
      会议结束之后,孟大师等人还很不爽的样子,燕京出版社的陈社长在等电梯时,见众同仁还是议论纷纷,都在聊着苏怀的武侠世界,心中也是有些气恼,不由对孟大师道:
  
      “老孟,那姓苏的今天太不识抬举了,我想治治他,让大强准备一下。”
  
      “这不好吧……”孟大师虽然心动,但是还是有些踌躇:“这么多同行,如果我们刁难他,会起到反作用的。”
  
      “激他先动手,我有办法。”陈社长看着旁边《读者》编辑部的众人,冷笑一声,主动走过去了,直接拉过一个女编辑道:
  
      “你们《读者》编辑摄是怎么办事的?小芳啊~你不是要在燕京结婚,请求调到眼睛出版社来,出这么大的事,怎么不提前告诉我呢?”
  
      陈社长边批评,还趁机摸那个女编辑的腰,还故意让苏怀看到。
  
      年轻人?你刚刚不是谈什么武侠的,什么仁义的?这事你能忍?
  
      他故意这么挑衅,苏怀要不敢出头,同行就知道他所谓的什么“仁义”,什么华夏武侠,都是狗屁。
  
      但是一旦他出手,那不好意思,咱们故事会人多势众,一起上把你胖揍一顿,同样让你苏圣人大大丢脸。
  
      那个想要调到燕京出版社的女编辑只能委屈低着脸,一点办法都没有,含着泪求助似的看向钱社长。
  
      钱社长不好作声,只是装没看见,刚刚升成总编的段老伯看不下去了,上去吼道:
  
      “陈社长,你这么大个领导,欺负别人小姑娘做什么?”
  
      段老伯是个老实人,平时低眉顺目的,但是此刻,他却出头了!
  
      陈社长冷冷瞟了他一眼:“怎么,我跟我未来下属聊聊天,难道不行吗?这是你个小小总编该管的吗?”心想你个老家伙真是多管闲事,苏怀都没作声,你出来搞毛啊!?
  
      段老伯喝斥道:“聊天?聊天你把手搭人家小姑娘腰上做什么?啊?“
  
      陈社长也是气不打一处来:“这都什么年代了,我们就聊天,人家小芳都没说什么,你急个什么劲啊。”
  
      “没看人家小芳都躲你了吗?你再耍流氓,信不信我叫保安把你架出去!这里是金陵,不是你们眼睛!”段老伯把小芳拉过来护在身后。
  
      小贩连声道谢道:“谢谢段总编。”
  
      段老伯保护自己下属道:“别怕,万事有我!”
  
      陈社长带着孟大师等《故事会》七大作家,把他们一拦,孟大师原本今天就是憋了一肚子气,他痞气文学大师的习性发作,也是不依不饶了,一把拉住段老伯:
  
      “怎么滴?你这是当众污蔑我们出版社的领导了?还要把领导架出去?你好大的胆子啊~!?你《读者》还敢说什么侠,什么仁义?现在我倒要看看,哪里出个武侠来帮你。”他故意叫得很大声,就是嚷个苏怀听的。
  
      旁边的保安询问而来,却只敢远处看着,一群领导吵架,他们根本不敢上去搀和……
  
      苏怀看情况不对,赶紧也挤开人群。
  
      “滚你妈的,一群文痞!!”段老伯猛甩开手,把孟大师推开。
  
      孟大师措不及防,被推着一屁股坐到地上,顿时心中憋得邪火就发了,大骂道:“你个老东西!?”一使眼色,旁边几个《故事会》的小编辑怒吼抄起一边折凳作势就砸过来!
  
      “啊!”
  
      “段总编!”
  
      “小心啊!”
  
      苏怀这时候也是火冒起三仗!你们当面调戏我们《读者》的女编辑,你还想打人!?
  
      关键时刻段洋那小子竟然先下去开车了,我这边老的老,女的女,就我一个人能打啊!?
  
      可他心里也是异常冷静,发掘这事情有些不对,这陈社长怎么会如此**,当众做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
  
      人家摆明要引诱我,故意激我出手!
  
      苏怀心里清楚,他要出手,打人也不是,被打也不是。
  
      可他不能当缩头乌龟。
  
      他苏怀刚刚才热血澎湃的讲完武侠,江湖,此刻原本心情还在沸腾不以,现在竟然有人当着他的面欺负他的人,不能忍!
  
      众人惊呼中,只看一道身影,飞身跃过来,抬头一看,苏怀在空中一腿“嘭!”一声!就把折凳踢碎了!
  
      是的……是踢碎了!
  
      然后苏怀竟然在空中,还没落地,身子一个回转,另外一脚回勾,“咚”狠狠地踹到了那举着板凳那人的胸口,那人“嗷”的一声,往后倒去!
  
      苏怀落地之后潇洒极了,这动作极为漂亮,落地之后虎目瞪着《故事会》众人,神色威风凛凛!众人都看得眼睛都直了。
  
      我擦……苏圣人真的会武功!?
  
      可谁都不晓得,苏怀刚才踢板凳,自己腿疼得要命,鞋里面脚趾都破了……毕竟又不是拍电视剧,脚真是他娘的疼啊!。
  
      这落地动作苏怀是故意硬撑,目的要震慑《故事会》众人。
  
      那意思是,你们看看,哥我是真的会武功,你们别嚣张了。
  
      苏怀此刻心里期望的是,对方能吓得脸色苍白,瑟瑟发抖,自己装逼成功,免去这场无谓的争斗,以他现在的身份,不时宜当众伤人。
  
      只是事情没他想象的那么顺利,陈社长众人看他出手,确实被震慑一下,但是陈社长反应过来之后,却是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只见他提起嗓门大喊一声:“苏圣人打人了~~!!!”
  
      孟大师也炸了,憋足嗓子吼道一声爆喝“弄他!”,《故事会》的跆拳道黑带徐大强,十几个人年轻人,兴奋爆喝,一拥而上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