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四百二十七章 早说啊,你怎么不早说?

第四百二十七章 早说啊,你怎么不早说?

    只见《故事会》那些年轻编辑与徐大强,朝着苏怀冲过去,段老伯与几个《读者》的热血编辑都准备上去帮忙,结果却被陈编辑和孟大师几个人挡住了。
  
      徐大强吼道:“别让他跑了~!”几个《故事会》的人顿时堵在后方。
  
      他们的目的很简单,既然苏怀动手了,那么就可以把事情闹大,名正言顺把他押到楼上省团委,团委领导处罚他。
  
      最重要的是,现场就要把事情闹大!不能拖!
  
      孔副编,钱社长都是吓得满脸苍白,连连惊呼道:“你们要做什么!?”都是吓得不敢上前。
  
      而段老伯想上去帮忙,却被陈社长,孟大师拦住了,直接干着急。
  
      苏怀此刻看着一群人要包围自己,心里也明白,虽然他会两下子,但是被人围拢近身,绝对是要被一通王八拳打趴……
  
      这时候,不能力敌,只能……玩命!
  
      苏怀第一反应,就是捡起地下凳脚,直接朝着最先冲过来的徐大强挥去。
  
      徐大强没料到,苏怀被这么多人围,不退反而冲上来!也是吓了一跳。
  
      他引以为傲的跆拳道侧踢还没有踢出来呢,苏怀的木凳腿就往他脑袋上抽来了。
  
      徐大强一惊,他根本没有把苏怀这瘦弱的小白脸放在眼里,完全没准备好,对方会拼死一击。
  
      慌忙中,他本能地双手一挡,却感到自己下身被猛得一踹,剧痛传来,“啊”的一声惨嚎倒下了下去。
  
      苏怀这招短棍套路“击头撩腿”练过无数遍,今天却是第一次踹真人。
  
      围观众人都是惊呼一声:“徐老师!”“哎呦~”的叫声,苏怀却依然没停,直接饿虎扑食般的冲向《故事会》作者编辑们。
  
      就算拿着木棍,他也绝对打不过这么多人,唯一的机会就是,打蒙对方!
  
      原本《故事会》的年轻男人们,此刻都还处于徐大强老师被打扒懵圈中,苏怀就扑上来。
  
      苏怀抬头一棍抽中一丫的脑袋!
  
      反手一击螳螂拳的“螳螂扑蝉”,点中另外一丫的咽喉!
  
      一踏步向前,就是“撩阴脚”踢中一人裆部!
  
      苏怀这次可是没任何留情,处处都是冲着对手的要害,务必求一击击倒。
  
      不过他是套路选手,不是职业散打选手,这种直接击打,只会让对方剧痛,不会有重伤,等下还会爬起来。
  
      不过原本准备一拥而上的人,这时候都是吓傻了几秒,苏怀已经杀出一条路来了,直接冲向陈社长与孟大师那边去了。
  
      此时孟大师与陈社长,正背对着这边拦段老伯等人,边拦还边假惺惺嚷着:“别闹,别闹!”.
  
      “你们苏老师先动手!还不去叫保安~”
  
      “把我们的人都打坏了~”
  
      此时就听身后人嚷道:“孟大师小心!”
  
      孟大师错愕回头,眼前就是一击闷棍抽来,正好砸在他鼻梁上,顿时惨叫一声,捂着满是鼻血的脸倒在地上。
  
      此刻陈社长转头看到凶神恶煞的苏怀,也是吓得满脸苍白,怒吼道:“你们在看什么,还不拦住他!!”
  
      这时候,那些《故事会》的编辑作者们才在惊吓中反应过来,从后面冲向苏怀。
  
      苏怀原本还没找到陈社长在什么地方,听他这么一嗓子,拔腿就冲过去,陈社长看着黑着脸的苏怀,煞星般提着棒子冲过来,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拔腿就跑!
  
      此时,十几个《故事会》的编辑在后面追着苏怀跑,苏怀却是追着惊慌失措的陈社长跑,在走廊中展开了一场追逐战。
  
      陈社长是个酒肉之徒,哪里比得过苏怀的腿脚,跑没十米,就被苏怀追上,抡头就是一棍子。
  
      陈社长抱头惨呼歪在地上,苏怀上去就是狠狠一脚踩在他的肋骨上,陈社长惨叫一声,滚躲到一边,苏怀绕到他另一边,又是一脚,这一脚踢在他腰上,陈社长疼得连叫都叫不出来,身体折着,卷缩起来,眼泪滚滚而下。
  
      苏怀踩着他的胸,转头望着追过来却已经吓傻住了《故事会》众人:
  
      “都给我站着~~”苏怀说着用木棍像是敲西瓜一样“咚咚”敲了敲陈社长的脸,鲜血从陈社长的鼻子,喷在旁边的地上:
  
      “谁敢过来,我就盯着他往死里打,打坏了算你们的。”
  
      此时《故事会》所有人都傻了,其中一个胆子比较大的编辑满脸苍白,结巴道:
  
      “我……我们不是来跟你打架斗殴的,你……你打架斗殴是违反团员纪律的……你……你知道吗?有种跟我们上楼上省团委,让团委领导评评理。”
  
      苏怀听着一愣……啊……啊~~!!??
  
      误会~原来我误会了啊?
  
      他们原本不是想揍我,只是想让我打架斗殴挨团委的批评处分啊!?
  
      同志们~这是误会啊~!
  
      “哦,原来是这样的”苏怀这时候嫌弃地望着他们,心里都是浮现出《西游降魔》中抬轿大妈嚷着:“早说啊~你怎么不早说啊~”的画面。
  
      “走,我们一起上去。”苏怀丢下陈社长,朝着楼梯方面走,却看到《故事会》的人吓得脸色苍白,竟没有一个跟上来,奇怪道:
  
      “不是去找省团委的领导吗?”你们怕什么,我又不打你们。
  
      不光是《故事会》的众人,就连在场其他杂志社的编辑作家都傻了,这苏圣人也太横了吧……打了人竟然还这么淡定。
  
      孟大师此刻也是捂着鲜血横流的鼻子被人扶起来,怒声嚷着:“我们去找团委领导评理去!!”
  
      段老伯连声道:“要去一起去,这事明明是陈社长先骚扰我们女职工的~各位同仁都看到了!”
  
      段老伯一声号召,现场的人却都是一片沉默,没什么人响应,显然都是怕得罪燕京出版社和《故事会》的众人,令段老伯也是很窘迫。
  
      开玩笑,孟大师可是业内大拿,谁敢得罪啊。
  
      苏怀倒是早有预料,也不介意,只是走楼梯上来,其他人都在后面跟着。
  
      一来到省团委的办公大厅,孟大师抬着“哎呦”叫唤的陈社长,悲声嚷道:
  
      “叫冯书记,叫冯书记~~!!”(未完待续。)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