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四百二十九章 美师侄苏师弟

第四百二十九章 美师侄苏师弟

    陈社长与孟大师都怒不可遏地望向冯书记,那意思是“您听到了吗?苏怀他当众侮辱我们啊!?”
  
      可冯书记啥也没,直接转身回自己办公室去了。.:。
  
      全体出版社的人,都看傻了,团委这是彻彻底底地偏袒苏怀啊!
  
      这事情在众人心目中留下了一个不可磨灭的印象。
  
      苏圣人真是惹不起的……
  
      看着《故事会》众人无比愤慨,满脸窦娥神态地离开,芳等《读者》杂志社的‘女’编辑们看着苏怀眼神,都像是看大神一样。
  
      苏老师!简直是太给力了!
  
      “苏老师刚才那几下真是太帅了~”
  
      “哇,可惜没有相机要是能拍下来就好了。”
  
      “这次多亏苏老师了。”
  
      “段总编也很威猛啊~”
  
      苏怀却是对钱社长道:“钱社长,芳编辑要去燕京结婚,她今天为我受了这么大委屈,您给安排一下吧?燕京那边不是有咱们分社吗?“
  
      钱社长此刻汗都下来,刚才他一直没‘插’手,现在苏怀到他,赶紧赔笑道:“有的,有的,我下午马上去安排~”
  
      编辑芳,顿时感‘激’得眼泪都下来,连连对苏怀“大谢谢您了苏老师~”正在众人,敬佩张扬苏怀时,就见段洋提起一个换轮胎的扳手从楼道冲上来,满脸凶恶嚷道:
  
      “谁敢动苏老师试试~!!!”
  
      段老伯上去一巴掌拍到段洋头上:“需要你子的时候,你就不在,现在瞎表什么忠心!!”
  
      《读者》编辑部的众人都是哈哈大笑不以。
  
      苏怀也跟着笑了起来,不过看看手表,现在时间不早,下午他还约了盛田大师谈加入华夏棋院的事情。
  
      华夏棋院健在体育总局后一处湖畔前,靠山而建,有类似城中大学的景致。
  
      苏怀来到棋院大楼一问,却是发现,原来棋院院士竟然都在湖畔的凉亭里对弈。
  
      看来,这盛田大师是位诗情画意的主儿,认为在湖边欣赏自然景‘色’,有助于培养院生们的境界,所以把围棋道场健在了湖边沿路长亭。
  
      苏怀到的时候,却见坐着轮椅一身清丽白裙的盛夏美,正与盛田在湖边优美亭中对弈。
  
      棋盘两边,一位霜发白须宛如仙长,一位柔美温婉宛如湖边洛神,真是好不诗情画意。
  
      苏怀走近打招呼道:“盛老师~”
  
      盛田赶紧起身相迎:“苏来了。”
  
      看盛夏美过来给自己倒茶,苏怀连忙道:“美师侄不用多礼。”他是盛田的徒弟,盛夏美却是盛田大师的孙‘女’,按辈分是该这么算的。
  
      盛夏美温婉的脸庞微微一红,轻声道:“苏老师笑了,你我年龄相仿,还是不要叫我师侄的好,免得把您叫老了。”
  
      盛田哈哈大笑道:“美,苏怎么算也没错,你确实是苏的师侄。”
  
      盛夏美却是柔声辩解道:“爷爷,不是你这么算得,你忘记了,我与苏老师都是少林寺惠智大师的俗家弟子,我皈依的比苏老师还早一些,按照佛‘门’规矩,我还是他师姐呢~”
  
      苏怀听着一愣,这才想起来,时候他确实还跟着台长老爹拜过少林寺某大师做了三皈依……
  
      盛田微微笑道:“那怎么办?这么算就‘乱’了……干脆都不算,我就叫苏做苏圣人,这总可以了吧。”
  
      苏怀知道盛田大师向来风趣,也是不以为意地哈哈一笑:“算不清就算了,盛老师爱叫我什么就叫我什么?美师侄你爱叫我什么也随便叫吧。”
  
      苏怀心里想,我这堂堂苏圣人,可不能让人知道我有个尼姑师姐了,怎么也要压你一头……既然你嫌弃我把你叫了,我就去掉那个“”字,只叫你“美师侄”吧。
  
      盛夏美听着苏怀故意用长辈喊晚辈的方式叫她“美师侄”,心里也是微有不服气,边跟他倒茶,脸上边温柔笑道:
  
      “苏老师这话的有趣,难道师姐我也要叫你苏圣人吗?”这时候盛夏美也叫上苏怀“苏师弟”,只希望提醒他不要再占自己便宜了。
  
      “美师侄,你愿意叫我苏圣人,当然可以啊。”苏怀笑道。
  
      盛夏美道:“唉,这圣人是别人尊称的,我倒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自己叫做自己圣人,苏师弟,咱们佛‘门’子弟,不能打诳语哦~”
  
      苏怀听着却笑道:
  
      “美师侄,我们既都是佛‘门’弟子,你应该知道这万物皆有佛‘性’,我这个自称圣人,并非狂妄,而是这圣人也没什么大不了,我既然已经皈依我佛了,也算是佛‘门’中人,老了以后不定也出家做和尚去了,几百世后不定也能成佛,何况这圣人呢?”
  
      盛夏美见苏怀卖‘弄’自己的学识,忍不住笑着出一题取笑苏怀的浮夸:
  
      “人曾是僧,人弗能成佛啊~苏师弟笑了~”
  
      苏怀一愣,哎呦,他这‘女’师侄考他学问了,这分明是一个对子啊,还出的异常巧妙。
  
      一句中不但含有两个组字“僧”和“佛”,并且还直接驳斥他刚才的言论问道:“你做了和尚,也成不佛呢?”
  
      见盛夏美挖苦自己,就算真出家当了僧人,也成不了佛,苏怀也是眼珠一转,喝完茶杯中的茶,笑嘻嘻地举杯道:
  
      “‘女’卑为婢,‘女’又可称奴啊~美师侄请倒茶~”奴婢~~给本恶少我上茶了~
  
      也是两个组字,“婢奴”对应“僧佛”。
  
      盛田听着顿时哈哈大笑,对着盛夏美道:“美,你还是好好叫苏做苏老师吧,别再自称什么师姐了,要不苏写诗骂你,我可管不了。”盛夏美微微含笑不语,并不恼怒。
  
      粼粼碧水湖光边,苏怀已经与盛田大师聊了已有半个多时了。
  
      两人谈到振兴华夏围棋,都到一定要在世界围棋擂台上拿下好成绩。
  
      “盛田老师,为什么这次我当先锋?”苏怀好奇问道:“不怕我输得一败涂地适得其反?”
  
      盛田大师笑而不语,倒是旁边的盛夏美笑道:“苏师弟有名有望,定拔头筹。”
  
      苏怀心道,这姑娘真是跟他杠上了,找机会就考他,也是笑回道:“美师侄何德何能,敢打保票?”
  
      此时见苏怀与盛夏美,两人‘唇’枪舌剑,在这里对对子拌嘴,众位院生也是都停下了对弈,朝这边看过来。
  
      不少人都议纷纷。
  
      “美姐好厉害啊,竟然敢跟苏老师对对子。”
  
      “你不知道啊,咱们华夏棋院的职业棋才子,各个都琴棋书画,无所不‘精’,不过这对对子一项,棋院上下没人比得过美姐的急智,我看美姐会赢啊。”
  
      “我赌苏老师会占上风。”
  
      盛夏美没料到苏怀竟然急智与她不相上下,心里暗暗称奇,不过心想,如果不在这里把他辩服,以后他天天叫自己“美师侄”这可是丢脸死了,又是继续出题苏怀问道:
  
      “苏师弟妄自菲薄,何不学棋论谱?”
  
      你苏圣人再能,在这棋院里,也要听我指教。
  
      苏怀却是笑道:“美师侄卖‘弄’学问,不如尽早嫁人。”苏怀着也不愿意一直让盛夏美占据主动,笑出题道:
  
      “我们老家古话——‘女’家既嫁可可哥~就是‘女’孩子年龄大了,应该想着嫁个好哥哥~否则老了就嫁不出去了。”
  
      苏怀这题极为巧妙,既劝了盛夏美要嫁男人,不在在这里跟自己论长短,又用了“‘女’,家”二字构成了一个“嫁”字,而“可可”两个叠字,又组成一个出字。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