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四百三十四章 《天龙八部》连载

第四百三十四章 《天龙八部》连载

两人都是微微吃惊,这苏圣人怎么看出来的,这棋就是他摆出来的。
  
  潘老师也有些无奈,周睿羊则是抱怨道:“苏老师,您要求太高了,这世界上所有棋谱我们都背得下来了,哪里能出珍珑棋局难倒我们的?”
  
  其他人也是嘀咕:“是啊,我们天天打谱,哪里有打不出来的。”
  
  “这要重新设计,根本是不可能的。”
  
  “华夏又没有九段大师。”
  
  苏怀也不废话了,想着自己早上要早点去《读者》杂志社交稿呢,于是默默走到了一盘棋盘面前,慢慢摆下棋子,边摆边道:
  
  “这道题,其实是迄今为止的史上最难的死活题集——《阳论》中的第76题……”
  
  众人都围拢过去,看着苏怀摆着棋谱,一开始都不以为然,但是渐渐看着,都瞪大了眼睛,到了精彩的地方,都是不由惊呼:“这一手真是妙啊!”
  
  “巧,实在是巧~!”
  
  棋局一开始白棋占据极大优势围杀黑棋,黑棋为觅活路,不得不跑满全盘,而白棋则只能不断的送吃造倒脱靴或聚杀,最终历经77步,黑棋一共提了白棋7o多子,最终仍然无法做活,全盘死光……!
  
  众人看到最后,都是目瞪口呆,别说周鹤洋了,就连潘老师都看傻了。
  
  “这……这《阳论》是我们华夏古代棋谱中的流传下来的吗?”潘老师有些结巴问道。
  
  苏怀却沉声道:“不,在我掌握的民间资料中,这《阳论》是曰本旧时代名人、四世井上因硕——桑原道节编写而成,也是古代围棋典籍中的无上经典,至今为止最难的活死棋题,我猜测,这书应该在曰本棋院内部流传,所以并未公布于世。<>”
  
  众人听着都是倒抽一口凉气,满脸的震惊,曰本棋院竟然强大到这个地步?
  
  苏怀又叹气道:“其实这《阳论》从第65题到第76题,全部为送子造聚杀或倒脱靴类的题目,在以难度著称的《阳论》中,这一系列题目算是很简单的。
  
  这道题虽然满盘是子,正解步数也较长,看起来不怒自威,但其实难度不大,在《阳论》中属于最简单的题目之一。”
  
  说着苏怀望向目瞪口呆的华夏棋院众人:“别那么惊讶,我相信曰本棋院的学生,人人都能解出这些珍珑棋局来。”
  
  这下子,所有人都听都是呆立半响,潘老师与盛夏美更是互相间又望了望,心里都是同一个念头。
  
  如果苏怀说的是真的,他们华夏最强棋手洛杰最近苦练古谱《围棋式》,恐怕也远远没有达到《阳论》,那这次他们华夏参加世界围棋擂台赛,恐怕还是难求一胜啊……
  
  苏怀说完这话的时,暗中观察古力,孔杰。
  
  这两人却没像其他人那样露出绝望,恐慌的表情,反而眼神中闪着不忿不服的神色。
  
  好气概……这两小子有点傲骨,值得好好培养。
  
  苏怀摆完棋局之后,就离开华夏棋院,直接拿着一摞稿件回到了《读者》杂志社。
  
  现在段洋父子已经实际掌控住了《读者》杂志社,苏怀直接告诉了他们自己的安排。
  
  “这一期的《天龙八部》,四章连吧。<>”
  
  这已经大大出了之前预想的篇幅,但是此刻《读者》主要是靠《三国演义》来支撑,其他编辑根本也没有什么话语权。
  
  段洋父子虽然觉得苏怀这个决定有些大胆,却还是欣然同意。
  
  “那您用什么笔名?”段洋知道苏怀最近被教科文组织禁止参加商业活动,这在杂志上连载小说,必须得用笔名。
  
  “就叫金庸吧。”苏怀理所当然道。
  
  这是金庸大师的作品,就挂上大师的名字吧。
  
  金庸……好怪的名字啊?段洋父子都觉得这苏老师笔名都很怪异,远远没有其他作家的什么“白云客”,“卧山居士”那么文雅。
  
  不过苏怀的决定,他们自然不敢有意见。
  
  这一期《读者》开始销售,同时《故事会》,《萌芽》的两大华夏奇幻故事,《九州缥缈录》和《爵迹》,可开始了连载。
  
  由于苏怀无法参与商业活动,所以《天龙八部》的连载,并没有作什么大的宣传。
  
  而另外一方面,《九州缥缈录》,和《爵迹》则都动了声势极大的宣传公司,孟大师,与韩敬明频频出席各种电视,收音机活动。
  
  而《人民文学报》上也刊登了标题名为“华夏奇幻新力量”的报导,详细介绍了这两本华夏奇幻作品的信息。
  
  对此苏怀,并不着急,金庸小说与网文不同,向来慢热,一开始铺陈极长,并不直接切入最精彩的地方。
  
  赤壁之战完结之后,《三国演义》也开始步入一个平稳期,《读者》销量开始微微下降,这周的销量为213万本。<>
  
  而第一期《天龙八部》连载,得到了3万1768张“我最爱的连载小说”票数。
  
  虽然不算太高,但是比《三国演义》第一期不到1万的成绩已经好了很多了,对此《读者》杂志社内部都很惊喜。
  
  不过相比之下,有孟大师主导的《九州缥缈录》却得到了惊人的12万7312票,而韩敬明的《爵迹》的票数也获得11万1787票.
  
  看起来,作为新人的金庸成绩虽然不差,但是远远还赶不上两位竞争对手。
  
  这让《故事会》和《萌芽》的编辑们都松了一口气。
  
  “嘿,还以为苏怀要亲自写小说呢~没想到是个他用个笔名来这个武侠啊~谁知道这金庸是苏怀本人啊~”
  
  “哈,谁叫他被教科文组织封杀了呢?这辈子注定都不能承认这个金庸是他,否则教科文组织,要追加处罚的。”
  
  “不过他文笔不俗啊,写的非常不错~”
  
  “我觉得一般,都不知道这主角段誉究竟要做什么。”
  
  “连个主线剧情都没有,太不商业了。”
  
  华夏小说出版界内,众人都心知肚明这“金庸”是苏怀本人,可大家都故意不讨论,谁也不想给自己扶持一个这么强大的对手了。
  
  而苏怀对这个成绩基本满意,他拿到了《人民文学报》看了看上面关于《天龙八步》小说的评论。
  
  说这部小说非常新颖的声音占据了大多数。
  
  “真是非常独特的故事,这武功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哈,比其他老套奇幻有意思多了,我喜欢那个南海鳄神的大剪刀。”
  
  “我一开始看,觉得有些看不懂,但是看到闪电貂剧情那里,我就觉得有意思了,很有点童话的感觉。”
  
  “有趣的故事,段誉掉下山崖了竟然得到了什么武学宝典,还真是奇遇啊~太有创意了,一开始看真是吓了我一大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