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四百三十九章 有暗器!

第四百三十九章 有暗器!

    “以后有时间再说吧。”苏怀道:“我们先把砖搬开吧。”《鬼吹灯》我暂时是没时间写的,写出来你们也不能拿着这书去考古啊……
  
      众人看没什么危险,这才手忙脚乱的上去帮忙,按照苏怀写上的编号开始一块块的把砖抽出来。
  
      转一层层的抽掉,洞越来越大,当抽到十五层时,洞口已经有2米多高,苏怀宣布停止抽拆,他进到里面打开手电筒向洞内照去,里面漆黑一团,手电里的光芒如同萤火虫在暗夜里流动,仅仅一个小光点,什么景物也看不清楚。
  
      他把身子探进洞内,侧耳细听,轻轻扔下去,洞内立刻传出清晰的落地声。
  
      旁边的冷哲自告奋勇道:“老师,我下去测一下空气质量吧。”
  
      苏怀心想这种事情自己毕竟是外行,点点头让仁娜拿跟绳子过来:“为了保险,你把这绳子拴在腰上,千万要小心。”
  
      冷哲戴上防毒面具,衣服袖口全部扎紧,腰系深锁,背上背着仪器,来到洞口。
  
      “要是洞里没事,你就打一道直立的手电光上来,如果发生意外,你就要拉动绳子,我们想办法救你。”苏怀再次嘱咐道。
  
      冷哲点点头,沉着地转过神,两手扒住洞口的砖沿,跳了下去。
  
      洞外的人只听“哗啦——噗”地一声,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李教授大声问道:“有什么情况?”
  
      洞里却没有任何回答,只有刷刷啦啦的响声传出来。
  
      “完了。”刘教授心里一沉,转身问苏怀:“苏老师,怎么办?”
  
      苏怀心里也有些紧张,心想不是有什么大粽子吧……呸……那是小说情节,哪有那种东西,就是刚才说《鬼吹灯》的,搞得老子心神不宁的……沉声道:“再等等看。”
  
      众人紧张万分,心里都在幻想着里面的各种怪物,暗器等恐怖情节,都趴在洞口观看动静,
  
      仁娜性子最急,找来几根绳子,急切地对苏怀说道:“快进去救人吧,再晚冷哲就没命了。”
  
      苏怀正要发话,只见洞内刷地射出一道电光,橙红色光柱照在洞口上方,不再动弹,里面传来冷哲的声音:“里面一切正常!”
  
      “没事了。”洞口处的人们都松了口气欢呼起来,跳到嗓子眼儿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有胆子的都跟我下去。”苏怀话刚一落地,自己就跳了下去,仁娜,李教授,刘教授,都纷纷下去,留下两名学生在入口以仿不测。
  
      “刚才是怎么回事?”苏怀一下子就问冷哲。
  
      冷哲用手电向身旁照照,只见洞内靠北墙的地方,散乱地放着几根腐朽的木柱:
  
      “刚才我跳下来被这栅栏绊倒了,我刚才把他们推到一边,免得你们下来受伤。”
  
      “好,继续走吧。”苏怀兴奋地搓了搓手道:“就快到了。”就连原本世界都没打开了明太祖明孝陵地底玄宫,就在他们眼前了……
  
      仁娜,李教授等人打着手电筒在漆黑死寂的洞**摸索着前行,不时踩着木板、绳索之类,发出响声。
  
      每个人的心脏都加快了跳动,每个人都百倍地警觉和小心,每个人都在盘算可能遇到的意外情况。
  
      里边的空间很大,摸不到边缘,看不到尽头,充斥整个空间的只有黑暗和腐烂霉臭的气味。一道道红黄灯光在黑暗中晃动,光柱里漂浮着尘埃和蒙蒙雾气。
  
      地宫里面静悄悄、黑糊糊、雾茫茫。太寂静了,静得让人心里发慌、发毛、发懵、发怵,一股难以名状的恐怖与凄凉之感渗入骨髓。
  
      可他们一抬头看到苏怀,乐呵呵地走在前面,他拿着手电筒里的光透过他的身影散开,宛如这凄凉世界中的光明之源,顿时所有心头的黑暗都好像被他身上那些光芒驱散,瞬间消失不见。
  
      众人心里都只感觉跟着苏圣人,好像这世上没什么东西可怕一样。
  
      李教授与刘教授此刻心里,都不由感觉到苏圣人身上那种奇异的自信像是自带某种光环一样,给人一种鼓舞人心的巨大力量。
  
      “苏呆子……你不害怕吗?”仁娜紧紧拽着苏怀衣角问道。
  
      “有什么好怕的。”苏怀坦然笑道:“我行的是正道,为的华夏民族复兴,走的是华夏先祖的地盘,心里敞亮,怕个屁啊~~”
  
      说着苏怀手电筒照到了前方,光线遇到了阻碍,所有人都惊呼一声:
  
      “地宫大门!”
  
      同时,石破天惊!死寂中响起一声炸雷,幽深的墓道里顷刻响起嗡嗡的回声!
  
      众人打个寒战,顺着电光的方向望去,只见两扇洁白如玉的巨大石门突兀而现,高高地矗立在面前。雾气缭绕,光亮如豆,看不清巨门的真实面目,大家只好按捺住要跳出胸膛的心,一步步向前移动、移动。
  
      “有暗箭,快趴下!”冷哲大喊一声,扑到苏怀身上,众人闻声也纷纷扑倒在地。
  
      嗡嗡的回音渐渐消失,却没有暗箭射来。
  
      众人慢慢起身,眼前一片漆黑寂静,连每个人的呼吸都能听到。谁也没有说话。他们拿着电筒四处搜寻,几束光柱晃动着,渐渐集中到中央。只见门上镶有两头怪兽的头颅,头颅下悬吊一个圆环。
  
      怪兽二目圆睁,正视前方。两头怪兽身旁,布满了圆形暗器,显然只要怪兽发出信号,这圆形的暗器必然纷纷射出,置人于死地……
  
      在六道电光照射下,大家来到门前,终于看清了它的本来面目。原来这是用整块汉白玉做成的两扇石门,历经五百多年仍晶莹如玉,洁白如雪。
  
      每扇大门雕刻着纵横九九八十一枚**状门钉,两门相对处的门面上,雕有口衔着圆环的兽头,称为“铺首”,使石门显得格外庄严和威武。
  
      冷哲看到的“暗器”,正是这铺首和**状门钉。他太过紧张了,又眼疾手快,所以率先惊恐的叫出来。
  
      苏怀无语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灰尘,忍不住骂道:“妈蛋!冷哲我不被暗器射死,也迟早被你吓死了。”
  
      众人都是噗哧大笑出来。
  
      冷哲却是格外沉着,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次不等苏怀动手,就主动向前轻轻推了下石门,不见任何响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