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四百四十章 宝库开启

第四百四十章 宝库开启

    苏怀将手电光沿二厘米宽的门缝照过去,只见有一块石条把大门死死顶住,无论使出多大力气,都无法将门推开。大家伫立门前,心中都在发着同一疑问“这么巨大的石门怎么打开吗?
  
      地宫的石门虽深埋地下,但它气势之磅礴、形态之巍峨、艺术之精湛,令在场所有人叹为观止。
  
      “这石门只怕要机械才能打开……”李教授看着深吸了一口气。
  
      “想要机械装置进来,我们通道挖宽至少两倍,起码要一年半年以上。”刘教授满脸的惋惜,拓宽地道其实一点都不难,难的是在拓宽地道的同时,保护陵墓不受到影响,可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为完全不知道陵墓低下的具体结构,一个挖掘不好的话,只怕会让整个陵墓都出现塌方,到时候就算能挖出来,什么东西也保不住了。
  
      功亏一篑,众人都心中的激动与兴奋之情,也顿时冷了下来,都是摇头叹息着。
  
      只有一人毫不气馁,苏怀用手电筒的光亮穿过浓雾与黑暗,照在两扇石门的开缝处,看到一个形状奇特的接口,把仔细看去后,伸手道:
  
      “冷哲,刚才的小石碑呢?给我~”
  
      还好这剧情他在定陵发掘的书里看过,否则只能让张无忌用乾坤大挪移推门了……
  
      “这里……”冷哲递过来。
  
      苏怀接过之后,将长柄的半个“口”字形钢筋竖起来,慢慢插进门缝。待接触到石条上部后,又将“口”字横过来套住石条的脖颈。
  
      众人看着他这个极为奇特的动作都是愣住了,李教授与刘教授同时都惊呼一声:
  
      “难道入口处的小石碑,是打开这扇大门的钥匙!?”
  
      苏怀没有回答,只是屏气凝神,轻轻推动。
  
      “钥匙”渐渐向里延伸,石条一点点移动起来,直到完全直立方才停止用力。
  
      “石条我拿稳,你们推门吧。”苏怀两手攥紧“钥匙”一端,对仁娜说。
  
      众人将信将疑,这么硕大的石门,只怕有千斤之力也推不开吧。
  
      仁娜嚷道:“冷哲你带3个人,我带2个人,我们一边一扇。”
  
      “你只带2人?”冷哲一愣。
  
      仁娜撸起袖子,露出白皙而健美的胳膊,不屑道:“我一个人能顶你们这些弱鸡男三个有多的,你信不信?”
  
      众人都是咂舌不以,按照仁娜吩咐,把设备仪器放下,分为两组,列队两扇门前,仁娜喊一声:“1~!2~!开~!”
  
      队员们一齐用力,石门轰然而开。粗大的门轴带动着万斤石门发出“嗡嗡”的轰鸣,金石之声清脆悦耳、动人心魄,伴随着门内腾起的雾气,在深邃幽暗的墓道里隆隆炸响。
  
      墙壁的回音穿透迷雾尘埃,在黑暗中回荡缭绕,如狂风摧断枯木,似万马驰过草原,整座地下宫殿仿佛都在颤抖晃动。
  
      我的天啊,地宫大门竟然真的被他们推开了!
  
      李教授等考古人员,犹如发现新大陆一样,在绝望中迎来灿灿曙光,一种生命的骚动和灵魂的激情喷涌开来,在这几十米的玄宫深处升腾爆裂。
  
      每个人的心怦怦地跳动着,格外紧张!
  
      之前的紧张是惧怕黑暗的气氛和不良气体之类的侵蚀。
  
      这次的紧张则是担心,担心这最后一线希望变成泡影……
  
      大门轰鸣着向两边移动,金石之声在乌黑的地宫深处回荡,像是在寂静的夜晚,突然刮起飓风、掀起海浪,令人毛骨悚然。
  
      这时没有人再去注意暗箭和有害气体,一双双眼睛瞪得溜圆,屏住呼吸,注视着前方。
  
      这时,这座门内涌出的雾气最大最浓,像是有人在前方扬起一把黄尘,使苏怀无法睁开眼睛,泪水顺腮流淌。
  
      灯光在茫茫雾气里越发暗淡昏黄,而且不住地跳动。强大的气流和嗡嗡的回声提示每个人,里面的空间一定很大!
  
      苏怀心中没有一丝畏惧,更多的是胸口那种难以抑制的激动与亢奋。
  
      他在这个时空孤军奋战了那么久,终于要找了一些只有他知道的华夏文明曾经在历史存在辉煌的证据!
  
      苏怀几乎似乎顶着烟雾霉气进入大门,众人都随之跟上。
  
      接着,每个人就看到令自己毛骨悚然而又激动万分的一幕,两个硕大无比的朱红色棺椁静静地排列在棺床之上!
  
      没有人说话,幽深的地宫一片寂静,迷蒙昏暗的灯光里,李教授,刘教授,冷哲,仁娜,考古学生们,脸上莫名留下一行行泪水……激动,恐惧,欣喜一系列复杂的情绪涌上心头,难以形容。
  
      苏怀确实缓缓走去,没有一丝的畏惧犹豫,来到了地宫中央。
  
      放眼望去,整座硕大的宫殿除后殿放置的两口朱漆棺椁。
  
      遍地还有满地一百多只零乱的木箱,显眼的当是中殿的汉白玉宝座和一口青龙花缸,就算是完全不懂得考古的人看来,这也是一个难以计量的巨大宝库。
  
      苏怀此时仿佛能听到自己心脏跳动的“嘭嘭”的剧烈声音,向前走着。
  
      他脚下的地面铺满了横向排列的木板条,虽经潮气霉蚀,大部分已经腐烂变质,但仔细观察,仍可看见木条上有车轮轧过的痕迹。
  
      毫无疑问,这是运载棺椁的车辆留下的印痕,铺设木条当是为了保护地面的金砖免遭车轮碾坏。
  
      苏怀走到了那些已经腐朽不堪的木箱前,有些木箱已经腐朽破损,从里面漏出了如锈迹斑斑的金属物件,一些随葬用的木俑。
  
      微微露出小木人虽然已经腐烂,但是依稀能看出描着黑眉,染着朱唇,神姿活泼。
  
      电筒的灯下,一处织锦品如同一块核桃皮,皱巴巴地缩成一团,好像一块僵硬得刺手的黑铁片,翘起的部位经过电筒一照,便哗啦啦掉到地上……
  
      苏怀目光缓缓移动,又看到了一些木箱***露出腐烂树叶般的书卷,好一些看起来像是木板或者是什么东西,上面刻着文字。
  
      苏怀看到有书卷,心中顿时吐出了一口浊气,好像之前一直压抑在自己胸口的那种空虚感,都被一阵充沛的光明充斥,转头对着李教授道。
  
      “李教授,先用设备做保护文物工作,千万别动那两具棺材,只把这些木箱保护好后,一件件的运送出去吧。”
  
      呼……这他娘的副本终于下完了,要开箱子看宝贝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