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四百四十七章 金庸既苏怀

第四百四十七章 金庸既苏怀

民间对苏怀恐惧论的声音四起,而曰朝棋院方面却是态度各有不同,朝鲜棋院方面稍微紧张,并没有太当回事情,反而希望苏怀能把这场水搅浑。
  
  原本官方都公认是围棋是朝鲜发明的,曰本最近跳出来抢这个名分,令他们很是愤怒。
  
  这苏怀代表华夏跳出来,这下子倒是把曰本之前的声明也变成了一种笑话。
  
  而曰本棋院则是从上到下,彻底沸腾了!
  
  一众曰本棋手,看到这个消息之后,气得直接要摔棋盘。
  
  “什么?华夏人竟然说围棋是他们发明的!?”
  
  “苏怀这个混蛋要入段?”
  
  “这是侮辱!彻彻底底的侮辱!”
  
  “八嘎,一群支那猪简直是胆大妄为!”
  
  倒是“不败的名人”本因坊秀行对此并不在意,与自己几大弟子闭关论棋。
  
  而其中最年轻的松井大佐,心中却很是兴奋,看着报纸上苏怀的头像,不由用手指弹了弹,低声道:
  
  “小混蛋……来吧,上次军事论辩的事还没完呢。”
  
  在松井大佐异常兴奋,因为他有机会雪耻上次的苏怀给他的羞辱了!
  
  华夏人虽然狡猾,可让苏怀参加职业比赛,简直是愚蠢,围棋是一门需要日积月累的高深技艺,苏怀嘴巴皮子能让他军事论辩中大获全胜。
  
  在围棋对弈中,哪怕是他掌握了再度的华夏古围棋资料,他都不可能与职业棋手较量。<>
  
  当然,苏怀输是肯定的,可如果是势均力敌,或者是只以微弱的劣势输掉比赛,那么就会证明:“有了华夏上古棋谱。外行人都可以与职业棋手抗衡。”
  
  所以,作为曰本的职业选手,如果真的要面对苏怀,目标很简单。
  
  给予外行人苏怀一场打败!彻彻底底的让他颜面扫地!
  
  让这个伪圣人的形象受到毁灭性的打击!
  
  松井大佐摩拳擦掌,心里默默期待着:“希望这个小混蛋快踏入职业棋坛吧,我就可以一雪前耻了!”
  
  苏怀准备升段比赛的消息,沸沸扬扬中,新一期的《读者》在万众期待中发行。
  
  这一下子书迷们都迫不及待地打开新《天龙八步》的章节。
  
  这次的4章连载,剧情渐渐展开,顿时令书迷们看着都是又惊又喜,大呼过瘾。
  
  剧情的发展已经完全跳出了他们的想象。
  
  段誉学了凌波微步,竟然把南海鳄神逗得摸不着头脑,竟然让南海鳄神大剪刀都被碰他到一寸衣角,这段描写令无数人看着拍案叫绝。
  
  “哈,这凌波微步真是精彩绝伦啊~太有意思了~”
  
  “这轻功好有趣啊,比西方奇幻里的魔法还有意思,太有创意了。”
  
  “文雅十足,这气度真是潇洒啊~文字味道写出来了!”
  
  “神创意。<>”
  
  而段誉戏弄了南海鳄神之后,这大恶人竟然真的认了段誉反做师傅的剧情,更是令人忍俊不禁。
  
  接下来段王爷与几个女子调情的剧情,看得不少男人心痒难耐,心里也忍不住想学学这段王爷是怎么能游走这么多美女之中,人人都爱他爱的要死要活。
  
  再到后面,黄眉僧与段延庆下围棋论胜负的那段,看到黄眉僧人为得先手,出了一道题:
  
  “你猜老僧到了七十岁之后,两只脚趾,是奇数,还是偶数。”
  
  看到这里的人,心里都与段延庆一个想法:
  
  普通人脚趾都是是十个,当然偶数,黄眉僧说明七十岁之后,却是引人去想他七十岁上少了一个脚趾,这是故弄玄虚,肯定是十个脚趾!
  
  看到段延庆说:“偶数”黄眉僧脱下鞋果然是十根脚趾头,读者们心里都微微得意,想到这段延庆还算聪明嘛,智商都快赶上我了~哈哈~
  
  可接下来的剧情所有人都没有想到,黄眉僧竟然提起小铁槌砸下自己一根脚趾,笑道:
  
  “老僧今年六十九岁,到了七十岁时,我脚趾是奇数。”
  
  顿时都是目瞪口呆,这段剧情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可明明被作者戏弄了,心里却生出一种奇异的快感。
  
  书迷们都是完全沉浸到了故事中,越看越是入迷。
  
  看到这段时,就连在体育总局的盛田大师和熊局长,都不由是拍案叫绝。
  
  “这苏老师果然异于常人,这一段围棋安排太过巧妙生动了,就算不懂围棋的人,也能有兴趣看下去了。<>”熊台长感叹道。
  
  盛田大师也是微笑点头,没想到苏怀这小说剧本,真的把围棋棋局加入进去,还能处理得这么吸引人,这段黄眉僧与段延庆的围棋对决,与武功要素结合,简直是精彩纷呈啊。
  
  书迷们看着大呼过瘾的同时,就有人特别注意到第五章中一段剧情,段誉为救了木婉清,默默开始练习了“凌波微步”,脑中想到的曹子建诗句是“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不由心生感叹。
  
  好诗~好诗啊~~这叫金庸的新作家真是有才华啊~竟然能写出这样的背景诗。
  
  可等等……这诗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有心的读者,再是一看,顿时惊讶的发现,这……这不就是苏圣人刚刚写的“赞美诗”吗!?
  
  在一对比,果然是一模一样!一字不差!
  
  苏怀和金庸都说这是曹子建的《洛神赋》?
  
  人们的第一反应是“难道是抄袭!?”
  
  是谁抄袭谁!?
  
  金庸抄袭苏圣人?可这《天龙八部》印刷连载起码在几天之前的事情了?
  
  苏圣人抄袭金庸?
  
  那就更不可能了,苏圣人在泰山诗会上都是亲自上阵,在私下会抄袭别人的作品?何况《读者》下午才铺货啊,苏怀应该不会提前看到。
  
  等等……莫非,这金庸是苏圣人的笔名!?
  
  很快,细心的读者们,就开始发挥他们侦探小说迷的能力,有人发现了《读者》封面封底的广告都换了,不是别的……就是苏圣人发明的“苏黑鸭”!?
  
  这是巧合吗?
  
  可这宋朝的朝代,不是与《新白娘子传奇》中的一样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