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四百五十八章 升降棋之赌

第四百五十八章 升降棋之赌

    “不可能的~”“简直是疯了!”“胡说八道!”
  
      无数次的,人们都在嚷着这些话,可事实是吗,那个脸上浮现自信微笑的俊秀青年,一次次踏着嘲笑过他的对手尸体,攀上巅峰。
  
      而这次,他又来了……再次当着大和,高丽两族的顶尖棋手的面,向着人类智慧之巅,放出了不可一世的横扫宣言。
  
      就连在场的曰本,朝鲜记者们都神色怪异,明明很想嘲笑,很想讥讽,可他们脸上却挤不出任何的笑容。
  
      事实上,只要细心观察,就能从很多人脸上看到无比清晰的动摇神情,甚至还有人露出了恐惧的眼神。
  
      他们在害怕,一种巨大的畏惧感笼罩他们全身,就像是一个被习惯被捕猎的幼小生物,抬头看到了那身躯巨大掠食者站在他们头顶上,伸出舌头舔舐那种无力感。
  
      这样荒唐的宣言,现在记者们竟然没有一个人能笑出来,甚至连反驳质问都没有。
  
      这种莫名压抑的气氛,令曰本与朝鲜棋手都是怒火中烧,苏怀的言论侮辱了他们这些在棋盘上付出全部青春与汗水的职业棋手,为何竟没有媒体敢反驳……!?
  
      只听一人冷然道:“苏初段说这样话,真是信口雌黄,京都棋院可不是支那人能撒野的地方。”
  
      说话的人一身黑色和服,长着一副很特别的大脸盘,鼓下巴,眼神锐利异常,在场都知道,这位是仅次于棋坛两大传奇人物的曰本队九段河田冈。
  
      “支那人?”苏怀望向河田九段,在原本的时空,中国棋手踏入曰本第一场比赛,曰本媒体就称为“曰支对抗赛”,没想在这个世界,曰本人依然敢公然侮辱华夏。
  
      旁边的盛夏美在他耳旁介绍这曰本棋手的来历活,苏怀冷眼望着河田:
  
      “河田九段,既然觉得我在信口雌黄,那你敢不敢和我下升降棋?”
  
      这话一说,全场的人顿时一片惊呼。
  
  
      “升降棋!?”
  
      “这又不是番棋,怎么能下升降棋呢?”
  
      “太荒唐了,为什么要下升降棋!?”
  
      所谓升降棋,也叫争棋,是围棋界的一种极为古老而对弈形式,双方棋手事赌上名誉段位约定对弈,按照京都棋院规则,在升降棋中,哪一方输了,那么就必须就降低到比赢家段数低一段的水平,
  
      而这种升降棋,通常是顶尖水平棋手只见的名誉之战,为了彼此间彻底分出胜负,而进行一场十番棋较量,要下十场决定结果。
  
      以一场来作为升降标准的,可说是闻所未闻!
  
      河田九段听着先是一愣,然后却用极为不屑的目光望向苏怀道:
  
      “苏初段似乎是对围棋规则全然不懂,我是堂堂九段棋手,而你只是初段,且不说我们根本没有下升降棋的必要,哪怕我赢了你,你又能有什么损失呢?”
  
      在场众曰朝棋手都是同样的鄙夷神态,心想:升降棋最多只能降到初段,你苏怀不过是小小初段,根本没有后顾之忧,我们都是享誉棋界的精英,傻子才会跟你下升降棋呢。
  
      洛杰,刘小光等华夏棋手们都是满脸通红,羞怒不已地在心中纷纷暗骂……
  
      这苏怀真是又狂又蠢!提出这种条件,别人怎么会答应!?
  
      要知道……升降棋没有强制要求,必须是双方同意之后,在世界围棋协会也就是京都棋院的批准下,才有实际意义。
  
  
      苏怀想让人家上钩,这些棋手又不是傻子,怎么会答应呢!?
  
      看着旁边华夏队员都用一种质疑的目光望向自己,苏怀却是淡淡道:
  
      “作为围棋选手我苏怀当然没有什么资本,但是我可以加上其他的赌注……”
  
      咦,苏圣人要加码?
  
      在场众人一听都是好奇了,苏圣人要加上什么赌注呢?
  
      奖金?
  
      还是华夏围棋放弃起源论?
  
      还是他们的古代棋谱?
  
      河田九段听着脸上浮现出极为不屑的神色,他根本不相信苏怀有能打动京都棋院的东西,他们曰本棋手以棋道为毕生追求目标,绝不把金钱放在眼里。
  
      至于所谓的华夏围棋起源轮,古代棋谱,根本就是子虚乌有,根本无法拿出来当作筹码。
  
      苏怀哪什么打动他们?
  
      可众围棋才子们都这么想着,却看苏怀望着他们,说出一个任何人都瞠目结舌,且无法拒绝的条件。
  
      “如果我在升降棋中输掉一局,我苏怀就从此彻底推出世界文坛,终生再不从事任何文化活动。”
  
      什么~!?
  
      苏圣人竟然拿自己的文坛生涯当中升降棋的赌注!?
  
      全场的人都是目瞪口呆,互相只见望着,怀疑刚才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别说是曰本,朝鲜棋手了,就连华夏队的众人都听得脑袋一片空白,我的天哪~!苏圣人是不是脑子短路了?竟用自己的文坛生涯当作赌注……!?
  
      河田九段以及所有曰本,朝鲜的棋手此刻才动容了。
  
  
      因为他们感觉到苏怀无所畏惧的气概,他是认真的吗?赌上自己的文坛生涯,这可比降段严重多了。
  
      这一刻,所有人都在怀疑苏怀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众棋手们都互相望着,猜测着各种可能性……可此时并没有人能料到这一刻,这将流芳百世的“千古第一升降赛”赛的开端。
  
      更没有人能预测到,在今后一年的时间内,整个世界棋坛将会出现一个史无前例的空白期,曰本围棋史上称这一年为“无九段暗年。”的耻辱之年。
  
      “苏先生,你可没有开玩笑?”河田九段缓缓站了起来,眼中闪着安奈不住的兴奋,望向苏怀。
  
      “河田先生敢和我升降棋吗?”苏怀满脸云淡风清,好像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只怕你没机会和我下。”河田九段笑,他是曰本队的倒数第二位出场棋手,苏怀根本没机会和他碰面。
  
      苏怀目光从容扫过其他曰朝两国棋手:“只要你们愿意,这次比赛中,你们曰朝两国任何棋手都可以和我下升降棋,只要能击败我,我都会按照我刚才的承诺,退出文坛。”
  
      “这话可当真!?”松井大佐直接跳了起来,兴奋地望着苏怀。
  
      “我苏怀说的话,有假过吗?”苏怀看似漫不经心地道,那令人愤怒的狂妄下,却是他苏圣人横扫文坛各领域不败神话的底气。
  
      “那我来跟你下升降棋!”松井大佐兴奋地朗声道,终于等到这个机会了!
  
      终于有机会,把这个狂妄的小混蛋打到万劫不复的深渊中了!
  
      苏怀却是打量一番松井大佐,不屑望着他:
  
      “我苏怀和天下顶尖棋手比这升降棋,押的是一身名誉荣辱,凭你一个区区来当门面的战犯小鬼子的后人,也配和我赌这局?”
  
      你区区五段小鬼子,不过是曰本军区来当吉祥物的,也妄想和我苏怀论长短?
  
      盛夏美忍不住噗哧笑出来,惹得松井大佐那张丑脸被怒火熏红,恨不得杀了苏怀的心都有,但是现在他却不能这么干,咬牙盘算之后,直接掏出短刀拍在桌上,冷冷望着苏怀:
  
      “我输则玉碎,这够资格跟你这苏圣人下这升降棋了吧!?”
  
      曰本将领牺牲在战场上,被称为“玉碎”,此时松井大佐的意思是“输则切腹自尽”!
  
      众人都是大惊失色,我的天……松井这是要赌命了!?(未完待续。)找本站搜索"CM"或输入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