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四百六十一章 你可以去死了

第四百六十一章 你可以去死了

苏怀走到“王座天台”外面时,悄悄照了照玻璃墙,通过反光发现那微型耳机完全做成了肉色,不知道是用什么贴在耳内的,完全看不出来WwW.КanShUge.La
  
  心想,这不是被人查出来那就完蛋了。
  
  可他偷偷想拔这微型耳机,竟然也拔不下来,那微型耳机不知道是被什么胶水粘住的……不是520吧……
  
  妈蛋,这可比淘宝上学生用的作弊耳机牛多了啊……华夏棋院这次肯定是下了血本啊。
  
  虽然苏怀很无语,但是也只能赶鸭子上架,缓步到“王座天台”。
  
  在这山崖绿水中,一处阳光洒下,照在空地天台楼阁上对弈,犹如天光临世,显得极为诗情画意。
  
  可苏怀关注的不是这个,他目光扫过现场观战众人,远远在外面,洛杰,刘小光等华夏棋手,河田九段等曰,朝棋手都在场。
  
  不光是参赛者,除开本因坊秀行与曹治宇之外,世界上所有顶尖棋手几乎都在场了。
  
  除了……盛夏美……
  
  高明啊……真是完美的作弊方案啊……谁也不会在意一个区区女子三段吧。
  
  苏怀心情忐忑地进入“王座天台”,白人裁判却是连看都没看他,根本不检查,苏怀心想……不用问,这老外裁判肯定是自己人了……
  
  苏怀坐在对面棋盘一侧,这时只听到“哐啷”的木屐脚步声,穿着和服,腰中跨着武士刀与短刀的松井大佐缓步而出,杀气腾腾地走到苏怀面前。
  
  看着松井大佐把武士刀狠狠往地上“啪”的一扔,不少年轻棋手都吓得脸色一变。
  
  而苏怀却是眼睛都没有抬,问旁边的裁判长:“可以开始了吗?”
  
  白人裁判看看了手表道:“可以开始了。”
  
  苏怀和松井大佐猜先,松井赢了,执黑先行。
  
  “苏先生,看来这次命运之神,跟当年金陵大屠杀那战一样,不站在你们华夏这边啊?”松井大佐笑着举起了一枚黑子。
  
  苏怀抬头望了他一眼:“小胡子鬼子,你能不能换个台词激怒我,这激将法上次用过了。”
  
  松井大佐听着这话顿时一愣,可马上脸色就变了!他的记忆中只有一个人曾经骂他过“小胡子鬼子”……那个军事博览上遇到支那面罩小子……
  
  难道……?
  
  松井大佐脸上笑容瞬间僵住了,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重新打量苏怀,全身一阵发凉……不可能的是,苏怀是当时那个击溃他的神秘人?
  
  松井大佐此刻所有的信心,气势,都瞬间崩塌了……原本是他以高高在上的职业5段身份,居高临下地看着苏怀,可此刻情况彻底颠倒……
  
  因为他发现苏怀至始至终,都在扮猪吃老虎……他根本不是什么业余选手,而是可以和自己抗衡的职业高手!
  
  “你……你……”松井大佐嘴唇都在颤抖着,尽量稳定住情绪逞强道:“你不一定能赢我,上次只是我大意了。”
  
  “是啊,是啊,所以你这次要多多努力啊。”苏怀淡然道:
  
  “该你了,小胡子鬼子,你放心,这次我会温柔点的。”
  
  如果是九段棋手,苏怀或许还会忌惮点,但是这松井大佐的实力他很清楚,根本不需要担心,趁着这个机会,他倒是很感兴趣盛夏美的真正实力。
  
  职业棋坛,从来没有人见识过真正盛夏美实力吧,就让我看看这华夏围棋第一人,究竟到达了什么地步吧。
  
  苏怀心中最大的疑问是,盛夏美的天赋是否超越了孔杰,古力?
  
  苏怀想到这里,就依照耳中盛夏美的指挥,一一落子。
  
  此时在隔音墙外旁观的各国棋手,都觉得情况有些不对了。
  
  曰本棋手武藤,问河田九段道:“喂喂,河田君,这松井君今天脸色怎么这么难看,他今天不舒服吗?”
  
  河田九段摇着牙,摇头道:“不清楚,他的棋很乱,完全没有平时的水准。”
  
  而朝鲜金浩九段也是脸色凝重,倒不全然是因为松井大佐的发挥失常,更重要的是,苏怀棋力远远超乎他们的想象,每一处落子都给人以巨大的压力感。
  
  要知道,世界围棋两大强国,历史悠久的曰本围棋最精研于棋理,长于布局,对整体局势的把握天下无双。
  
  而朝鲜棋院和则朝鲜民族一样,极为倔强狠辣,则擅长搏杀,官子极强。
  
  松井5段虽然棋力稍逊,但是布局却也顶尖高手,不弱于一般7段棋手,可苏怀竟能完全压制他。
  
  这实在是令人错愕……
  
  金浩九段低声评价道:“这苏怀绝不只是职业初段实力……起码有6段左右的水平。”
  
  谁都没有想到,苏怀竟然有这么强的实力,难怪这小子敢放狂言呢。
  
  双方没有落下多少子,松井大佐计时器时间已经越来越少了,他也渐渐发觉自己陷入了绝地。
  
  他心里有个声音怒吼喊道:“要追赶!要追赶!再不追就来不及了!”
  
  但是残酷的棋面却告诉他,他每落一子,他和苏怀的差距就越拉越大……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松井大佐瞳孔已经渐渐失焦,连连摇着头,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的呢喃着。
  
  苏怀“啪”的落下一子,截断松井大佐最后的活路,然后抬头望了他一眼:“你输了。”
  
  棋盘上棋子才刚刚过三分之一,可结果已经分明了。
  
  松井大佐低着头,微微颤抖着,恐惧,震惊,难以置信……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他握子的手一直悬在空中,一直在颤抖着,不知该放向何处……
  
  直到计时器超时“滴滴”的响,松井都没有说任何一句话……直到手中的棋子颤抖着”兵“的一声掉落在棋盘上……
  
  白人裁判宣布“白子苏怀胜。”结果后,全场都是鸦雀无声。
  
  此时气氛紧绷到了极致,所有人都清楚,这不是一场普通的比赛,而是升降棋,初段的苏怀赢了,也就意味着松井大佐要被打入苏怀低一级的段位,五段一瞬间降到了初段……
  
  还不仅仅如此,松井大佐赛前还喊出了:“我输则玉碎!”的宣言!以曰本军官的身份赌上了自己这条命……
  
  此刻没有人敢出声,都是紧张而静默地望着隔音墙内的“王座天台”。
  
  苏怀耳中响起盛夏美温柔的声音:“苏师弟,不能让他在你面前切腹,这只是围棋比赛,你说两句客套话,给松井一个台阶下,会大大增加你苏圣人的形象,他只是个小人物而已,不值得让你受到非议。”
  
  盛夏美的话合情合理,替苏怀设计了最完美的处理方式。
  
  而苏怀却嘴角冷冷一笑,缓缓站起来,抬腿“啪”一下子把地上那把武士刀踢到了松井大佐的面前,用一种毫无感情的冷漠眼神望着他:
  
  “你输了,现在可以去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