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四百六十二章 谁是懦夫?

第四百六十二章 谁是懦夫?

苏怀没有一丝情感的话语锋如利刃,刺破松井最后一丝侥幸,他脸色苍白,颤颤巍巍地拿起了短刀。天籁小说Ww『W.⒉
  
  此刻在玻璃墙外的华夏队的洛杰,刘小光都急了,边嚷着:“疯了!怎么能这么干呢?”
  
  “拦住他!”
  
  “别真出人命啊!”
  
  围棋升降棋赛中,古代是有人吐血身亡的,是有人回去病死的,但是从来没有人当中逼着对手自杀的!
  
  这松井要是自杀了,华夏队就是间接谋杀了!
  
  可他们还没冲出几步,就被人挡住了,河田九段与一众曰本棋手挡在了天台阁楼的大门口。
  
  “他输了,就该完成光荣的承诺,这是我大和民族传统,请你们不要插手。”河田九段那张大脸盘上,没有任何表情,冷冷地望着华夏队众人。
  
  仿佛在嘲笑华夏棋手的懦弱与惊慌,切腹……是他们大和民族男子汉光荣赴义的象征,是他们神圣而荣耀的最后终点。
  
  苏怀虽然赢了,但是切腹的松井却没有丝毫羞耻!
  
  而苏怀将作为一个杀人凶手,不断被人憎恨,成为他圣人生涯中永远抹不掉的污点。
  
  松井拔出腰中的短刀,举向空中,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满脸的痛苦和绝望,心里有个声音告诉他:
  
  “马上……马上就可以解脱了,你将进入靖国神社,成为大和民族的英雄,进入靖国神社,世世代代被铭记……你将是曰本的英雄……英雄……与大和民族祖先融为一体……”
  
  松井脑海中的声音不段回荡,让他渐渐感受到一股力量在怂恿着他,令他不再畏惧,不再恐慌,我将成为曰本的英雄啊……
  
  而正在此刻,一个犹如地狱厉鬼般的冰冷声音传来,犹如洞穴中呼啸而来的暴雪寒风,摧枯拉朽般碾碎了那种鼓舞他的力量:
  
  “洞手吧,下面……三十万冤魂正在等着你……”
  
  松井抬头望着苏怀,惊恐间,只看他的身影突然渐渐分裂,幻化为无数被屠戮的华夏人,他们拖着腐烂残缺的身躯,有些断手,有些断脚,没有头颅的,还有些只剩下一半身子像是爬来,悲鸣,怒吼,惨叫,包围着他,啃食着他,撕裂着他。<>
  
  他被淹没在这炼狱尸海之中。
  
  “啊~~!!”松井整个人像是撕碎般,直接惨叫出来,瞪大眼睛仿佛在虚空中阿奎看到那无数咆哮的冤魂包围着他,手中短刀颤抖落在地上,连连惨呼对着虚空乱舞道:
  
  “别过来~!别过来~!我不要死!!我还不死~~!”
  
  松井剧烈抽搐着,整个人像是鬼上身一样在地上打滚着,扭曲着,惨叫着。
  
  苏怀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光荣的去死并不是惩罚,耻辱而被自己族人痛恨的活着,才是真正生不如死。
  
  苏怀缓缓走出了天台楼阁,河田九段等人看着缩成一团在地上打滚的松井大佐,都不由涨红着脸羞愧地骂道:
  
  “懦夫!!真是个懦夫!!”
  
  京都棋院的高层们都是又羞又怒,恨不得上去拿刀砍了松井这懦夫,这场真是输棋又输人,如果松井切腹的话,苏怀虽赢了棋,但是也绝对会被口水淹死。<>
  
  可松井竟然没有勇气切腹,当场失态……这简直是京都棋院奇耻大辱……所有人都看到了大和人的懦弱,卑劣的一面!
  
  而苏怀走回华夏队阵营时,众人望着他的眼神都变了,谁也没有把他在当作一个外行了,更重要是的,苏怀把刀踢给松井的狠辣与冷血,已经远远出一个棋手的范畴。
  
  “你个小混蛋,差点坏了大事,瞎显摆什么。”洛杰看着苏怀没跟他打招呼就想离开了,侧身挡住他,小声骂道。
  
  “怎么?洛师侄看到我赢曰本人似乎不太高兴啊?”苏怀瞟了他一眼。
  
  “没有下次了。”洛杰咬牙切齿地说完这话,才让开道路。
  
  苏怀没有接受采访,而是直接回到休息室内,此时盛田大师,盛夏美都已经等了他很久了。
  
  一进门,花容失色的盛夏美,就望着他道:“苏师弟,你刚才真是吓死我了,你怎么敢这么做,我真怕万一那松井真的切腹了……曰本棋坛历史上有人输棋,在棋盘上吐血身亡的……”
  
  “他没那么胆子。”苏怀满脸从容道:“松井不过是胆小鼠辈,下棋之前还用言语挑衅的懦夫而已,比不了以前那些死在棋盘上的老鬼子。”
  
  盛田大师微微抚须,点头笑道:“小苏你的眼光不差,我也觉得这松井只是个无胆匪类罢了。”
  
  苏怀好奇望着盛田问道:“盛田老师,你认识松井吗?”盛田是曰本棋院出身,想来应该了解情况,这才如此淡定吧。
  
  “我在京都棋院学棋时,还没他呢。”盛田大师微笑道:
  
  “不过,他是曰本战后的那一代人,习惯了曰本这个时代的现今繁荣的生活,用《三国演义》曹操有句评价,很能形容这一代的曰本军人……叫色厉内荏。<>”
  
  苏怀听着不由暗暗点头,曰本二战战败之后,被新欧洲实际控制几十年,早已没有当年武士道精神,在泰山诗会上他就看出端倪来了,这就是跪下给人当狗,讨骨头的后遗症。
  
  华夏绝不能走上这条道路。
  
  苏怀想到这里,又转头望了盛夏美一眼:“美师侄,我看你的棋力远远出和我对弈时的水平啊,你的水平远在洛杰之上了……”
  
  盛夏美温柔笑道:“苏师弟过誉了,我不过是爷爷教得好而已。”
  
  苏怀转头望向盛田,心想我这盛老师跟范老狐狸一样,都是深沉算计之人,竟然暗自培养了自己孙女,一直隐瞒盛夏美的真实棋力,等到这样重大场合在争取华夏棋院的利益。
  
  真是何其老奸巨猾啊……
  
  “不知道美师侄的实力,比本因坊秀行和曹治宇如何……?”
  
  盛田坦然道:“依我看,小美的实力应该比一般的九段都要强上一点,可以说是棋力有十段左右,和河田,金浩相当,不过按照棋界公认,曹治宇拿下了天元战头衔后,棋力就远普通九段了,有十二段的水平,而秀行嘛……应该是有十三段。”
  
  苏怀听着一愣:“棋才子不是最高只有九段吗?”尼玛……不败名人和围棋皇帝这两家伙竟然有这么厉害?
  
  “我说的棋力,不是职业段位。”盛田微微笑道:
  
  “不过小苏你放心,正常情况下,小美应该能赢曰,朝各三名选手,只有河田和金荣九段,才能和小美有一战之力。”
  
  苏怀听着也眯起了眼睛,心想暗道,看来盛夏美可以赢6个人,这战绩放在自己这个外行人身上,确实足够惊人了,足以证明华夏古谱强大了。
  
  难怪体育总局方面,这么放心自己参赛呢。
  
  不过盛田只怕不知道,他苏怀并不只是想随便击败几名棋手,而是要拿下这次冠军,真正控制围棋协会的投票权。(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