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四百七十一章 你和我一战吗?

第四百七十一章 你和我一战吗?

苏怀此刻也是警觉到曹治宇棋力超凡,并没有透露太多,只是道:
  
  “曹老师,敢不敢和我下升降棋呢?我的赌注不变呢。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W..kàn..ge.lA”
  
  在场记者都是一阵阵惊呼不以,苏怀竟然要和“围棋皇帝”下升降棋。
  
  苏怀携胜利之威挑衅“围棋皇帝”,这根本是不给人下台的机会。
  
  曹治宇却是望了他一眼,既没有愤怒,也没有气急败坏,而是沉声:“苏先生这话,似乎没有把本因坊秀行老师放在眼中吧?”
  
  苏怀微微一愣,心道好个曹治宇,一句话就把火烧到别处去了,果然现场的曰本棋手都是满脸愤慨,嚷道:
  
  “苏先生,请你放尊重一些!”难道苏怀以为他能一路击败包括秀行在内的所有选手,直到最后一关吗!?
  
  苏怀被曹治宇阴了一计,却是不以为意,微微笑道:
  
  “那好,曹先生既然这么说,我就当你答应了,那我就先败了秀行,再与你一战……”
  
  说着,苏怀无视现场无数人诧异愤怒的目光聚焦,潇洒离去。
  
  赛后,新欧洲,欧罗巴的媒体们都纷纷对苏怀竟然用“天元”布局赢下一位八段,感到万分惊奇。
  
  “赛前,我以为这会是一场彻底揭露苏怀骗子真面目的比赛,但是我错了……苏怀用史无前例的天元布局,横扫了朝鲜棋手……苏怀表现出来的能力,让很多人相信他根本没有作弊的必要!”
  
  “这长比赛完全颠覆了之前传闻中,苏怀作弊的揣测,因为这位华夏围棋初段展现出了远超第一战的超强实力,众所周知,第一场松井五段并没有参与世界围棋擂台赛的实力,只是因为曰本军部的支持,才入选曰本国家队。
  
  但是崔则八段却是朝鲜队真正国手,实力绝非松井五段能相比,苏怀竟然以天元布局,屠掉崔则大龙,真是令人惊叹围棋竞技的魅力~”
  
  “苏怀完胜朝鲜队先锋,大大超乎所有人的预期,一边倒的比赛令人瞠目结舌。
  
  赛后京都棋院承认,苏怀这场比赛没有作弊,这场比赛结果没有任何争议!“
  
  ……最兴奋的是华夏的媒体。
  
  赛后,《体坛快讯》直接用了20分钟报导了这场比赛的信息,苏怀扬眉吐气接受采访,而他身后是朝鲜队队员垂头丧气的身影。
  
  崔则八段沮丧双手捂头的样子,给苏怀做了背景,陪衬。
  
  节目主持人怎么评价道:“新的围棋时代来临了~”
  
  这话明着说,是指苏怀带来的“天元”布局将改变围棋这项智力运动的发展。
  
  但还有一个潜台词,那就是苏怀打破了曰朝棋手,对围棋这项运动的垄断,跻身入顶尖棋手的行列。”
  
  而《金陵晚报》头版“苏圣人二连胜,挑衅曹治宇,号称要击败秀行。”的消息令华夏民众都一片欢腾。
  
  “精彩!我就知道苏老师会赢的!”
  
  “妈的,谁说苏老师作弊了,那些孙子现在都跑哪里去了?”
  
  “哈哈哈,赢了一个八段,太牛了。”
  
  “苏老师也太强了吧……下围棋都这么厉害。”
  
  “之前真是吓死我了,我真怕苏老师会输呢。”
  
  “啊,怎么回事?苏怀不是第一手下天元的吗?我看到那里我就关电视了。”
  
  “你傻啊!不知道后面多精彩,我边看直播边记下棋谱了!给你看看~”
  
  “我靠%……苏老师这么猛,这么大劣势都给扳回来了!?”
  
  “这屠掉对手大龙,简直是太霸气了!”
  
  “最后那一手屠龙,真是神之一手啊!”
  
  而于此同时,大胜之后的华夏棋院却也不平静,当着大获全胜的苏怀的面,熊局长在怒不可遏地对着众人发火着。
  
  “到底是谁把事情泄漏出去了?”
  
  “新欧洲的媒体怎么知道我们的安排的!?”
  
  为这次擂台赛布局已久的熊局长雷霆震怒,却没有人说话。
  
  华夏棋院内肯定有内贼,因为嫉妒苏怀刻意透露出去的消息。
  
  盛田大师的一直沉着脸,不说一句话,却人人感到不寒而栗。
  
  可谁都感受不到,盛田心中的痛苦,这些棋手都是他从小悉心培养,人人都是他心头肉,他精心布局,等的就是今天振兴华夏棋坛机会。
  
  这时,却有他的弟子背叛了他……
  
  如果不是苏怀力挽狂澜,不是他赢下了这关乎华夏棋院命运的这局,那这次的惊天丑闻,无疑会令华夏棋院遭遇灭顶之灾,而他盛田更是带着“阴谋家”恶名,永远被记录上围棋史上,被人万世唾骂。
  
  盛田越想脸色越是阴冷,眼神越是锐利,到了后来,已声音都在微微颤抖起来:
  
  “老朽少年学棋,一生奉献棋道,却在幕后使用这种手段,你们是不是觉得老朽太卑鄙了吗?”
  
  华夏众多棋手没有人敢抬头,盛田冷冷地笑了起来,声音越来越愤怒道:
  
  “你们错了,对我来说,这世上有比棋道更重要的东西!我出生在一个大家庭,我父亲有6个兄弟姐妹,而我幼时也10几个兄弟姐妹,但是金陵战役后一夜之间,我盛田就成为孤儿,无父,无母,无兄,无弟……
  
  我很幸运,被一位曰本人收养,受尽冷暖,他教我下棋,育我成人,给我张罗婚事,可我还是回到华夏国了,我养父母不懂我为什么放弃一切回到华夏!他们永远都不会懂!可你们应该懂我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要建立华夏棋院!?”
  
  说到这里,盛田的声音越发冷了下来:
  
  “你对我盛田可以不满,对苏怀可以不服,可你不能联络外人出卖华夏,威胁到华夏的利益,是谁,自己站出来认错,我既往不咎……”
  
  “既往不咎……?”随着一声沉声冷哼,只看一名消瘦而挺拔的身影从门外缓缓步入,跟在他身后的是那群身材结实的中年男人们,领着华夏院生们出现。
  
  苏怀惊讶万分,上前迎道:“范伯……伍伯……”来人正是华夏文联总主席范勋,以及团委伍金龙委员。
  
  熊局长,盛田也赶紧过去问好,可范主席平时脸上那如沐春风的笑意丝毫不在,取而代之的,是罕见一脸肃杀神色,目光扫过华夏棋院众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