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四百七十三章 破解天元布局

第四百七十三章 破解天元布局

“不怪,洛师兄他咎由自取,平时不该对你太冒犯了。”盛夏美温柔笑道,洛杰怎么对苏怀刻意针对,她都看在眼里。
  苏怀摇头道:“我不是因为他冒犯了我,而是我原本以为洛杰不过是气量狭小,嫉妒心强的庸才罢了,像我这样长得帅又有才华的人,被人嫉妒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不过今天看他心计这么深沉,竟然忍得下奇耻大辱道歉,这人绝不能留在华夏棋院,否则对你,孔杰,古力的发展都极为不利。”
  他倒是不介意洛杰跟他耍耍幼稚手段,可一旦威胁到未来他在华夏棋院的布置,那他就只能先下手为强了。
  “原来小美姐也这么厉害。”此时孔杰根本没有听他们两人的对话,看着棋盘上苏怀与盛夏美的不分上下的局势,咂舌不以。
  “小美姐为什么不参赛擂台赛呢?”古力有些疑惑道:
  “要是小美姐与老师联手,只怕我们也不一定怕了曹治宇和秀行。”
  “傻子,小美姐是女的,京都棋院规定,女子不能参加男子比赛……”孔杰无语道。
  “哦……”木讷的古力这才恍然大悟。
  盛夏美不想再聊洛杰,望着苏怀温柔道:“苏师弟,真是没想到,你的棋力不下于我。”
  苏怀看盛夏美对自己超强的实力异常平静,之前“作弊”丑闻曝光,她也没有像盛田熊局长那么大反应,不由奇怪道:
  “美师侄,我怎么感觉你并不把这擂台赛和棋院生死放在心上呢?”
  盛夏美柔笑道:“世间事,一切自有定数,强求不来,像我这样腿不能动的人,没什么奢求的,只希望爷爷和身边的人身体健康就好,就算华夏棋院不振兴,也不一定是坏事,爷爷还可以放下这些执念,享享清福。”
  “美师侄……你果然是学佛的,心态也太好了吧。”苏怀真有些佩服盛夏美温柔似水的品行了。
  盛夏美指着棋盘道:“苏师弟,你别夸我,我看你的棋虽然很不错,却赢不了曹治宇,秀行,只要他们针对你们天元布局,和九三拆分进行破解,你再放在天元,你的赢面恐怕不大。”
  “是啊,我猜,如果我再下三盘天元布局,他们就会完全掌握我这个套路了,我就赢不了他们了。”苏怀点头赞同道,后面还有八盘棋,他不可能用同一种下法横扫所有顶尖棋手。
  “那你打算怎么办?”
  “走一步算一步吧。”苏怀笑着盛夏美道:“我原本指望培养孔杰,古力,看来以美师侄你的天赋,我培养你一人就足够复兴华夏棋院了。”
  “苏师弟你打算教我这天元布局吗?”盛夏美听着微微一愣。
  “是啊……你好好学吧。”苏怀调笑道:“我可没时间一直待在棋院,赢了擂台赛我就退役~”
  “说得好像你肯定能赢似的。”盛夏美抬头用那双柔情似水的眼睛,望着苏怀笑道:“如果苏师弟你输了,是不是一辈子留在棋院教我下棋呢?”
  苏怀听着也不由微笑起来:“能有美师侄这样的徒弟陪伴,青灯苦棋,那也不失为一件美事。”
  此时,京都棋院的练习室内死气沉沉,河田九段等人都聚精会神地看着今天棋谱,手心不断地冒着汗。
  同样旁边的曹治宇带领着金浩九段也在看苏怀棋谱。
  如果不是曹治宇点出苏怀在右下角的下法,他们还被单纯“天元”开局吸引,没有注意道苏怀无以伦比的“九三拆分”。
  “河田君……这真的是华夏古代技法吗?”下场要参加比赛的山口九段满脸沉重地问。
  河田九段微微点头:
  “古谱由于是座子棋,因此古谱中布局的战法与现在有很大不同。其中一点就是,布局时古人常常尽量避免马上定型,而是各处留下模样构思,为开战做准备。
  这样的指导思想下,古代座子棋几乎每一局都会出现这样的布局:第一手对方挂角,下一手本方会在对方挂角棋子和对方此边上的座子正中间的“九三”一点上落子……真是令人难以预测。”
  这是已经被淘汰的技法,但是苏怀却运用地出神入化,河田九段完全看不出头绪。
  只听曹治宇在对面冷然笑道:
  “苏怀的‘九三’,这一招就像是道教太极功夫,毫无刚猛蛮力的感觉,充满了‘虚’的气息和广阔的发展空间。而一旦对方开始寻求定型,无论从哪个方向攻过来,九三一子都可以就势倒向另一边,形成对另一块棋的进攻……你们不把秀行请出来,只怕光你们不足以想出克制他的办法。”
  说着,曹治宇朗声对里屋那个紧闭的小房间喊道:“秀行老头,你还不出来吗!?”
  曹治宇为了逼出早已经退隐多年的本因坊秀行,三次在世界围棋擂台赛横扫京都棋院,却都没有如愿。
  这次赶上了京都棋院百年诞生的机遇,这位“不败名人”复出,可又没想到竟然跳出了苏怀这样的华夏强敌。
  只听里屋一个悠远的声音道:“布武堂堂,未给白棋可可乘之隙,此布局是天乘宙心之杰作,不过曹先生必然已经看出此中破绽,又何必激我出手呢?”
  曹治宇冷冷哼了一声:
  “秀行老师,你是怕我看破你棋路不愿意来搀和是吧,你不会忘记了吧,如果苏怀能连败我们两国棋手,可先是会遇到你的,我是上届冠军,排在你后面。”
  “曹先生说的是,曹先生是上届冠军,所以我可以输,但曹先生却输不起,”秀行老迈的声音悠然传来:
  “苏怀如果赢了,那只怕明年,朝鲜就会成为过去华夏的文化附属国了,想必曹先生不愿意看到这种情况吧?”
  曹治宇听着,脸色沉了下来,骂道:“果然是越老越阴险啊,这样都不愿意出来露露棋路吗?”
  里屋棋室再没有发出声音,河田九段愤然道:“曹先生,秀行老师年迈体弱,你不要逼人太甚,你不需担心,下场我们的山口九段,一定会赢下比赛的,他棋力远超崔则!”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