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四百七十五章 鬼之半藏哭了

第四百七十五章 鬼之半藏哭了


      看着苏怀落子在鬼门,坐在他对面的山口九段此刻怒不可遏,眼睛里冒着火,怒视苏怀道:
  
      “支那人,你在侮辱我吗?第一手哪有下鬼门的!?”
  
      “我没那么无聊,去侮辱一个垃圾。”苏怀眼睛都没有抬,淡淡地道:
  
      “你不用白费工夫想激怒我了,你不是本因坊秀行,没资格令我动气。”
  
      “支那人,你知道我是谁吗?”山口九段愤然落子,低喝道。
  
      “你看我像是对老鬼子有兴趣的人吗?。”
  
      “可笑,竟然连我‘鬼之半藏’山口半藏都不认识,我是富士通杯两届冠军,上届丰田杯亚军………”山口满脸狰狞道:
  
      “你知道我为什么叫‘鬼之半藏’吗?因为的我的官子犹如半藏的剑法一样,令人防不胜防,你别以为我像是崔则那白痴那么好对付。”
  
      苏怀微微皱眉道:“你说话就说话,别把你那张丑脸伸过来,口水都吐上棋盘上了,小鬼子半藏……你想恶心死我,让我认输吗?这战术倒是不错,我都要吐了……”
  
      山口九段原本就是以言辞犀利,欠缺风度著称,原本想方设法想激怒苏怀,令他情绪失控。
  
      没料到苏圣人竟然不顾身份,讥讽揶揄处处争锋,比他山口还更没风度!
  
      这场对弈原本情势原本极为紧张,却给苏怀这一阵冷嘲热讽,令电视机前的华夏观众都看得哈哈大笑不以。
  
      这第二场实在是太逗了。
  
      不过各国棋手们,却都是满脸凝重,苏怀新布局是故布迷阵,还是真的华夏古谱……
  
      华夏古人竟然有如此神奇的创意吗?这已经远远超越曰本历代棋圣的想象了……
  
      山口九段虽然表面上勃然大怒,但是应子却丝毫不乱,他最擅长打乱对方节奏的乱战。
  
      而与上次一样,苏怀依然沿用了“九三分拆”的思路,很是从容。
  
      在比赛之前,山口九段受曹治宇指点,专门研究过了这“九三分拆”,可他坐在苏怀对面,才感觉到和之前的准备感觉完全不同!
  
      苏怀看似从容轻松地落子,给你感觉他处处在做空,好像在说“我既可以往这边,又可以往那边,我既可以这么下,又可以那么下。”
  
      跟打太极一样,充满了未知的可能性。
  
      山口越下越是冷汗淋漓,因为他感觉到苏怀每个棋子,都像是足球上的的复合型球员,既是进攻点,又是防守点……
  
      什么是天才……就是他妈坐在你对面,你恨不得杀了他,却偏偏拿他没办法的人!
  
      山口越下越恼怒,却是偏偏没有一丝办法……昨天准备针对天元布局的东西没有一丝一毫的用处!
  
      绝望,焦虑,煎熬……这些负面情绪令山口感到不能呼吸。
  
      他脑海里不断浮现着的都是他几十年来,日日夜夜在围棋教室的练习,别人在玩乐,喝酒,与女朋友温存的时,他都是留在了棋室里,提升自己的棋力。
  
      可他所有的努力和汗水,在今天怎么都显得这么荒唐可笑呢……面对苏怀,他感觉到自己就像是个刚刚学棋的小孩子,完全**弄与股掌之中。
  
      谁都看得出来,这位“鬼之半藏”陷入了巨大的危机当中。
  
      他现在攻也攻不得,守也守不住。
  
      防守,会输!进攻,棋面只会输得更多。
  
      在被苏怀的“九三分拆”彻底打乱节奏之后,山口就只能缩了回去,用最保守的方式龟缩着……拼命抵抗着。
  
      电视前的日本观众都看得心里越来越压抑,双手都握在一起,好像是在祈祷着什么。
  
      就连新欧洲卫视的白人解说员也看不下去了:
  
      “鬼之半藏作为曰本顶尖棋手,输棋就罢了,但是苏怀已经不是击败鬼之半藏这么简单了,而是在羞辱这位九段棋手……”
  
      “苏怀在尽情炫耀他的‘九三分拆’,把鬼之半藏的白子切成一段段无法相连的孤岛……可我认为这是缺乏对对手尊重的一种做法!”
  
      “谁能想到这长比赛竟然会变成这样子?苏怀初段竟然彻底压制鬼之半藏,而鬼之半藏面对苏怀的‘鬼门’布局,竟然一点办法都没有……”
  
      电视转播镜头给苏怀特写镜头,镜头中的苏怀表情如常,看不出任何喜怒哀乐。
  
      谁也无法从他俊秀的脸上看出其内心波澜,他清澈高傲的眼神中,好像世上所有人和事,都无法影响他丝毫半分一般。
  
      而他的落子姿态优雅,丝毫没有犹豫纠结,仿佛只是在棋盘间游戏,就完全令对手生不如死了。
  
      “哗啦”一声!山口下到一半,红着眼睛直接一掀棋盘!
  
      妈蛋啊,老子不玩了,你就仗着你能,你就仗着你天才,就这么欺负我~~~我不玩了~~我不跟你玩了行吧!
  
      看直播的观众都看愣了,这……这是什么情况?
  
      看着山口满脸委屈,双眼通红的跑出去,苏怀也是一脸蒙逼……这是什么情况,你这毒舌老鬼子,竟然是一玻璃心?
  
      丫哭了?不至于吧?
  
      山口的投子认负,令整个京都棋院再度炸锅了!
  
      “天~”
  
      “杀千刀的……”
  
      “山口这么崩溃了!?”
  
      “这棋不是还没完吗?”
  
      以羞辱对手闻名的‘鬼之半藏’,这次直接让人给羞辱了,像个娘们一样气哭地跑了……
  
      河田九段:“……”
  
      金浩九段:“……”
  
      其他棋手:“……”
  
      我去……这“三三”鬼门加“九三分拆”,竟然同样变化莫测,把准备了一天的山口九段都打崩溃了……
  
      一个九段棋手,像是一个小孩般被人玩弄,自尊心彻底被摧毁了。
  
      所有电视机前的曰本观众都陷入了沉默。
  
      让苏怀拿下这么漂亮的胜利,又是被曰本棋坛认为的禁手“鬼门”布局,简直就是整个曰本棋坛的耻辱!
  
      一个被曰本无数棋手公认的禁手,给人家用了,然后还完胜了!?
  
      这‘鬼之半藏’真的是我们传承前年的京都棋院中的九段棋手吗?怎么会这么轻易就被苏怀这位华夏初段击垮了呢?(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