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四百七十六章 棋坛终结者

第四百七十六章 棋坛终结者

在曰朝两国棋手,和所有曰本观众惊讶的目光下,苏怀潇洒起身,然后冲着镜头拿起折扇轻轻拍在手掌,直接把棋盘上曰本膏药旗拔起反正插下去——他在告诉全体曰本人,今天你们曰本九段举白棋认输了!
  
  鸦雀了几秒钟,华夏棋院众人的情绪一下子被点燃了。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W..kàn..ge.lA
  
  “苏老师,太神了!”小胖子院生周鹤洋尖叫道。
  
  盛田也激动地挥舞地手臂:“好,好,好个‘鬼门’布局,真是让老朽开眼了。”
  
  熊局长也是兴奋地嗷嗷叫:“苏老师真是奇才!奇才啊~!”
  
  这是华夏棋手第一次在正式大赛的决赛中赢下一位九段,而且不以禁手布局“鬼门布局”赢下的!
  
  这绝对是被载入史册,开天辟地般的一局棋!
  
  他还在镜头面前*裸地挑衅整个大和民族!
  
  但是面对苏怀的挑衅,曰本棋手们竟然没有暴怒,也没有跳起来大声指责。
  
  就这样愣愣地看着华夏人们在他们面前,耀武扬威。
  
  在苏怀获胜出来之后,盛田大师握紧拳头,双手高举双臂欢呼,完全不在乎旁边坐着的京都棋院领导们受不受得了。
  
  他就那样旁若无人的欢呼庆祝。
  
  和他一起的还有体育总局的熊局长,他们和京都棋院众领导形成了鲜明对比。
  
  华夏人在尽情庆祝,而京都棋院这边没有一个人的脸色好看。
  
  他们这些人压根儿就没想过,苏怀竟然能用“鬼门”布局,还用的如此漂亮。
  
  在他们看来,敢下“鬼门”的棋手,就该受到曰本棋手的迎头痛击!告诉他为什么这个地方叫“禁手”!可苏怀狠狠却用事实狠狠打了他们所有人的脸……
  
  “苏怀老师用精彩绝伦的‘鬼门’和‘九三分拆’帮助华夏队再下一城!不仅仅拿下一场胜利,同时也取得了本届世界围棋擂台中的三连胜!
  
  这次被斩于马下的是曰本的山口九段!这是华夏棋手第一次在职业比赛中击败曰本的九段棋手!”
  
  “比赛才开始1个小时不到,苏怀就取得了压倒性的优势,华夏队再下一城,现在曰本队只剩下3名棋手了……现场响起了一阵谩骂声,但这与前两场谩骂华夏队员不同,这次曰本记者和观众们给予曰本棋手失望表现的发泄~~”
  
  “据说昨天晚上,曰朝两队棋手连夜研究对策,围棋皇帝曹治宇费尽心思,给山口九段支招,原本围棋两大强国的棋手们都视一位华夏初段棋手为头号强敌,这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
  
  华夏各个电视台的直播评论员纷纷落井下石……对京都棋院进行了族无情的挞伐。
  
  这是理所当然的,京都棋院不单单是禁止了华夏媒体的进入赛场,还在上一场比赛中,苏怀被污蔑为“作弊”时,集中全体曰本媒体火力,不遗余力的泼苏圣人脏水!
  
  虽然华夏媒体们,在赛前理智分析,认为苏老师这次升降棋肯定不能一直赢到头,但是在内心深处,还是希望看到苏怀痛斩京都棋院!
  
  现场华夏棋院的众人,庆祝有些张扬而放肆,不仅仅是因为这场棋赢了,还因为苏怀展现了华夏古谱中,另外一种惊人而崭新的技法。
  
  苏怀被摄像机,闪光灯,喝彩,尖叫包围了,华夏观众们看着那些曰本棋手,记者们惊愕的表情,真是爽透了!
  
  赛前那些曰本记者不是说华夏人智力比不上曰本人吗?不是说华夏人永远赢不了九段吗?
  
  我苏怀就偏偏赢给你看。
  
  曰朝棋手看到他就跟看到鬼一样,只能眼睁睁地苏怀接受记者们崇拜的镜头,曹治宇冷然摇头对河田九段道:“没想到你们九段这么废物,中盘就认输,这局棋的价值远不如上局崔则的有价值。“
  
  河田九段僵着脸也无话可说。
  
  华夏棋院众人都上来了,刘小光一把搂住他肩膀:“苏老师您简直太牛了!”
  
  盛田也是一拍苏怀后背:“小苏,你真是又超出我的想象,你竟然用‘鬼门’布局,真是闻所未闻。”
  
  苏怀连忙低调道:“我也是学华夏古谱中的技法,算不上什么本事。”
  
  “得了吧,苏师弟。”盛夏美噗哧笑道:“你就别装谦虚了,我就没听说有人光看棋谱就能这么厉害的。”
  
  苏怀笑笑没有回答,只是移步去接受采访。
  
  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苏怀原本预计他会经历一场和京都棋院只见的唇枪舌战。
  
  因为他在比赛后拔了曰本的国棋,不过没想到记者会气氛竟然出奇的好。
  
  曰本记者们也没有出刁钻的问题来故意刁难苏怀,气氛显得很压抑,这让苏怀有些意兴阑珊,怎么我都准备好了,你们小鬼子怎么会怂呢?
  
  不过那位“鬼之半藏”却没出现,缺席赛后记者会是非常不礼貌的,直到一位京都棋院的官员走出来,解释了这一切。
  
  “刚才山口半藏先生,已经做了一个沉痛的决定,由于他比赛时精神状况感觉到强烈不适,感觉身体出了巨大问题,所以结束他的围棋生涯,再次给各位喜欢他的棋迷道歉。”
  
  现场一片哗然,什么!?向来凶狠的“鬼之半藏”竟然退役了!?
  
  苏怀三场比赛,第一场比赛把松井出家避难,第二场比赛崔则八段被降为初段,郁闷地胃痛住院了,第三场比赛,把“鬼之半藏”打退役了……
  
  这他妈……简直就是棋坛终结者啊!
  
  感受到众人都用一种畏惧的目光望着自己,苏怀却是很不爽。
  
  妈蛋,明明我是完胜,说什么你丫精神状态不好?
  
  比赛时,你“鬼之半藏”像是打鸡血一样吹了半天牛好不,怎么回头就说自己精神衰弱了?
  
  搞得我像是赢得名不正言不顺一样。
  
  老鬼子怎么都这样啊,死不认怂是吧?
  
  不过这老鬼子用退役保存自己名节,苏怀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匆匆结束了记者会。
  
  从后面休息室走出,华夏棋院众人等着,盛夏美温柔笑道:
  
  “苏师弟谢谢了,为了我们华夏棋院扫除了一个麻烦对手。”
  
  刘小光也是嘿嘿笑着:“这‘鬼之半藏’嘴最碎了,每次和他比赛我恨不得拿胶布把他嘴巴贴起来。”
  
  苏怀笑道:“我倒觉得还好嘛。”
  
  盛夏美不由噗哧笑道:“要是论毒舌,苏师弟也是不遑多让啊。”
  
  众人都是哈哈大笑,心情大好呢,就看到一个人摇摇晃晃地走过来。
  
  转头一看,一位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突然出现,眼神有些许疯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