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四百七十九章 华夏对角星

第四百七十九章 华夏对角星

仁娜带来的这些珍贵的补药,要是一般虚弱病人,确实是很有用,甚至其中有些就算是有钱也未必买得到,都是中科院专门挖掘的。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W..kàn..ge.lA
  
  但是问题是苏怀是个年轻人啊!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而已!这么一大堆土补药,对他来说就是一大堆垃圾!
  
  要全部吃了,铁定流鼻血而亡!
  
  瞪大眼睛的苏怀望了兴致勃勃的仁娜一眼:
  
  “谢谢你啊母夜叉!真是难为你了,你带来的这些药,我就这一辈子就算每天都喝,活到八十岁也是够用了,我火气这么足,你这不是来补我的,是来炸我的啊!”
  
  仁娜挺着自己引以为傲的酥胸,得意洋洋地道:“苏呆子,你这人就是不会照顾自己,你火气哪里足了,我这如花似玉的美娇娘在你身边这么久,你都没反应呢~~”
  
  说着靠在苏怀身上,那手指在他胸口轻轻划着:“你火气这么大,要不要让人帮你泄泄火……”
  
  苏怀把她的手用力一拍:“我谢谢你,你闹得我火气更大了,这是美师侄的房间,你给我放尊重点!”
  
  盛夏美在旁边“噗哧”一笑,轻声评价道:“你们啊,有缘啊~”
  
  “无份!”苏怀瞪眼否认。
  
  仁娜欣喜道:“果然是佛门子弟有点门道,你看看我手相,我跟苏呆子缘深,还是缘浅啊~”
  
  “缘深又缘浅。”盛夏美温柔笑道:“孽缘深~~情缘浅……”
  
  “呸~~你别以为我心地跟我外貌一样美!不揍你丫残疾人~”仁娜作势冲上去,苏怀却是看准机会,拉开门就跑。
  
  “诶!苏呆子!你跑什么~站住!来喝药啊!我药罐子都给你带来了~!”仁娜顿时急了,追了上去。
  
  盛夏美看着两人打闹出去,也是微微笑着,心里却暗想,刚才苏师弟说什么棋谱,什么史书,莫非他也准备作假了古代棋谱?
  
  微微一想,心里也暗道,也是……他们棋院的那本《围棋式》中可没有“天元”“鬼门”布局,确实要重新作出来。
  
  可这样,事情就变得更复杂了,原本《围棋式》是古谱文物,但是如果苏怀作假,那么华夏到时候公布出来,这个临时制作的“假文物”会不会被人看破呢?
  
  把假文物,放在真文物《围棋式》中,混淆视听吗……?可这实在是太冒险了,难道爷爷也买通了教科文组织的鉴定官员吗?
  
  盛夏美心中百般疑问,都无法有答案,只能等待苏怀和“不败名人”本因坊秀行的世界大战了。
  
  世界围棋擂台赛在继续,而苏圣人在各国媒体的关注下,开始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初段连胜战。
  
  第四战,对朝鲜的孔俊熙九段,苏怀执白,一开始就占住了右上角的一星位。
  
  当然此时京都棋院的诸位玉观众,在一次次的“纳尼~!!!”之后,也适应了,不就是下星位吗,想想古代的曰本棋圣本因坊秀荣也下过嘛……
  
  你丫都打破两个“禁手”了,当然不会放过第三了。
  
  不过,令所有人没想到的,苏怀下一手,又占住左下角的星位,两个骡子形成了一个对角星。
  
  天才就是天才,永远在你适应之后,给你带来新的惊喜and惊吓。
  
  京都棋院的众人,又感觉自己被侮辱了,因为苏怀这个下法,酷似古代的棋局的座子,而座子已经被第一代曰本棋圣本因坊算砂给废除了!
  
  理由是杀伐太重,破坏布局。
  
  简单的说,就是手法太凶残,但是却是赢不了棋。
  
  棋局也确实被苏怀拖入了乱战,不过在乱得只是孔俊熙九段。
  
  苏怀拉手无情,落子如风,他左冲又突,把孔俊熙打得直接崩溃,直接眼睛里含着泪水,差点当场哭出来。
  
  孔俊熙才23岁年轻有为,正是棋坛冉冉上升的新星,号称“小曹治宇”,他也不能像是“鬼之半藏”直接退役保住面子。
  
  只能在赛后记者会上含泪痛哭,被迫降为初段了,好好一代青年才俊在电视机镜头前,哭得抽泣像个孩子。
  
  一个九段,一场比赛之后降为初段,这种心理上的打击,直接让这个年轻人差点得了忧郁症。
  
  而比起“天元”“鬼门”这两种冒险开局,苏怀显然更加喜欢“对星”开局,直接在记者会后宣布:
  
  “华夏传统围棋技是座子,所以对星开局,是华夏传统。”
  
  说完苏怀还笑着宣布:“下一场,我还要用这对星开局,我要证明京都棋院的一直以来都是错的。”
  
  苏圣人连胜四场,首次抛出了自己“致胜”宣言,公布了自己下场布局。
  
  这是不是挑衅?
  
  这他妈当然是挑衅啊!?
  
  曰本媒体几乎都要疯了,大声疾呼道:“苏怀这是彻底在曰本京都棋院羞辱我们大和民族。”
  
  “一定不能让他用双对星开局赢得下一场!”
  
  “如果,下一场川崎九段要是输给苏怀的对星开局!干脆就切腹自尽!曰本不需要这种废物九段,给大和民族蒙羞!”
  
  “前几场苏怀都是使用令人匪夷所思的开局,打得对手措手不及,可这次他都公布自己的下盘棋的招数了,这次再输就没有任何理由了!”
  
  “曰本棋手要赢啊,一定要赢这个对星布局,不赢京都棋院解散算了~!”
  
  被京都棋院,本因坊家废掉的座子竟然变成华夏古技法了,还赢了一位九段,可想而知,京都棋院高层的情绪与状态。
  
  全国的曰本媒体对于京都棋院的质疑和焦虑,令京都棋院高层又是震怒又是焦躁不安,下达了死命令!
  
  “下一场参赛的川崎九段,如果被苏怀的对角星赢了,那么就剥夺其在京都棋院的资格!”
  
  川奇九段听到这个消息都要哭了,他只是做为一名普通的职业棋手,来参加一场职业比赛养家糊口而已……怎么全曰本人民都要对他喊打喊杀呢……
  
  前面都输了4个了,怎么偏偏是我倒霉啊!
  
  此刻全京都棋院的荣辱都压在了川崎九段的身上,所有人都期待他能不输给苏怀宣称的“对角星”布局。
  
  如果他做不到,他身后就是万丈深渊!
  
  川崎九段一晚上没有睡,反复研究,尽心竭力的想找出对角星的破绽来……
  
  终于!他找到了一个天衣无缝的战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