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四百八十一章 累生病了!

第四百八十一章 累生病了!

    苏怀连胜期间,“围棋皇帝”曹治宇都忍不住了,先是在京都棋院里与两队国手大骂特骂这种“新布局”的歪风邪气。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然后还不够解气,这位“围棋皇帝”纷纷又跑到了报纸上大加斥责。
  
      这位棋坛的传奇人物,在苏怀掀起围棋新风暴中,成为了最坚定的传统维护者。
  
      他这么自降身份讨伐苏怀,当然不是为了维护京都棋院的利益,而是否定苏怀创造的这些新布局,给苏怀制造心理压力
  
      因为苏怀用新布局每赢一场,华夏围棋起源轮的论调,就会强上一分,朝鲜原本要正名围棋是自己源论点就削弱一份。
  
      要知道曰本起码还有古代《圣武棋谱》,他们朝鲜可连真家伙都没有,只能靠成绩来给自己长脸了。
  
      这界擂台赛,其他棋手都很狼狈,只有苏怀很风光……
  
      可苏怀也也轻松,他的感觉就是……
  
      上头条好累!
  
      每天上头条好累!
  
      持续一个星期都上头条更累!
  
      而他还要每天晚上码字,更他妈得累~!!
  
      不行了,我要垮了,这破擂台赛什么时候玩啊~~你们直接认输不行吗!?
  
      可人家鬼子与棒子都不认输啊,所以他必须得坚持,继续坚持!
  
      拼了啊,再上两天头条就好了,他这阶段的革命任务就结束了……
  
      京都棋院,华夏队休息室内。
  
      “苏师弟,你赢了。”盛夏美见棋盘对面的苏怀拿着折扇轻轻抵着下巴若有所思,不由柔声提醒。
  
      “赢了?”苏怀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看了看棋面,然后笑道:“美师侄,怎么感觉你退步了,怎么快就投子了。”
  
      “这个嘛……”盛夏美却为凝视着他,微微摇头:“我的棋力道十足,胜负感相当敏锐,有几步棋完全是水平挥了,而且中盘时,我自己都佩服我自己的深思熟虑……在你的指点下进步了不少……”
  
      苏怀轻轻摇着折扇,无语道:“美师侄,你跟母夜叉待了几天怎么也学会自吹自擂了?你既然进步不少,为什么还输得比以前快了。”
  
      “不是自吹自擂……”盛夏美的秋水美眸凝向他,缓缓道:“我输,是因为你……进步比我更快。”
  
      “你是说我变强了?”苏怀惊讶神出双手看了看,他到是并没有什么明显感觉。
  
      “你以前棋非常繁杂,好像拥有数之不尽的武器,随时都可以使出来,但是却并不锐利……”盛夏美中肯评价道:
  
      “但是这几天,你的棋变得简洁而有力,直中要害,令人防不胜防……”
  
      “原来如此.”苏怀也想了想道:“看来最近我跟几位九段下正式比赛,还是有些进步,棋感提升了不少嘛。”
  
      他的棋艺当然没有进步,都是脑海中的棋谱招数,真正进步的是那种胜负之间敏锐感,也就是叫做“棋感”的东西,与这么多顶尖棋手的对决,是普通棋手梦寐已久的宝贵经历。
  
      这个过程,令令他的“棋感”提升了不少。
  
      “不过这世界上,棋感最好的人只有一个。”盛夏美缓声叹息道:
  
      “他出道5次大赛,全部获得冠军,从未在世界大赛上落败过。”
  
      苏怀眯起了眼睛:“不败的名人,本因坊秀行吗……”
  
      这老鬼子的强大,他只是听过,这个时空十三段的棋力,究竟有多高呢?
  
      “不用担心,我觉得你现在应该有6成把握了。”盛夏美下了自己判断道:
  
      “你赢面次比较大呢。”
  
      苏怀微微笑道:“才六成吗?看来明天我还是要用点心呢。”
  
      荣辱胜败,就看明天一战了。
  
      苏怀心中暗自盘算,如果按照实力的话,他还有绝招,要赢秀行机会比较大,但是他就怕有别的意外……
  
      苏怀的顾虑不是没有道理的,在他原本的时空,也曾经生过类似的事情,中国少年天才吴清源曾经东渡曰本,在曰本棋院掀起了新布局的狂澜潮流,以一己之力冲垮了曰本围棋的秩序。
  
      吴清源当时遇到曰本当时的传奇人物,也同样是本因坊门的本因坊秀哉,两人进行过一场旷世大战。
  
      那一局棋,吴清源展现了一种前所未见的伟大布局,打得秀哉措手不及,如果赢了秀哉,当时整个曰本棋院和曰本全国的自尊心都会被天才吴清源粉碎。
  
      可是,最后吴清源惜败了……不是惜败给秀哉,而是因为对方使用了一个极为无耻的招数。
  
      苏怀心里清楚,他在这个时空,就是沿着吴清源的道路在前行。
  
      可伟大的吴清源都输给了本因坊了,他脑中的现代棋谱的buff加持,虽然不输给吴清源,却必须提防重蹈吴清源的覆辙。
  
      可他该怎么避免呢?
  
      正想着呢,这时仁娜端了一个药罐子过来了。
  
      “来苏呆子,喝药了,这两天你鼻塞三天了,要多吃药,多休息。”仁娜吹着手中药碗中的黑色药汁。
  
      苏怀心中微微感动,这段时间他又是比赛,又是参加记者会的,身体有些不适,鼻子一直都有些塞住了,加上又熬夜码字,没休息好,也是一天比一天衰,这也导致了,与河田,金浩的两局棋,他赢得不多。
  
      仁娜就天天按方子给他熬药。
  
      一般的小姑娘,都嫌这中药有药味不愿意碰呢,可这母夜叉却丝毫不觉得这刺鼻的味道沾染到身上有什么受罪的,小心翼翼地天天给他准备,这令苏怀很是感动。
  
      “谢谢你了母夜叉。”苏怀感激地笑了笑,把这中药一饮而尽,对仁娜笑道:“有了你这药,我感觉好多了。”
  
      仁娜笑哼道:“哼,你不用感激我~!给我赢了那老鬼子,羞辱那群曰本人我以后就一辈子给你熬药都行!”
  
      盛夏美温柔笑道:“放心吧,苏师弟为了不辜负你这位红颜知己的恩情,一定会拿下比赛的。”
  
      “希望如此!”仁娜振奋地举着拳头:“京都商会那帮混蛋,赞助了这京都棋院2o年,搞垮京都棋院,他们就又要破财了!”
  
      两人都是信心满满时,突然苏怀“哈欠”的打个喷嚏,再望过去时,却现苏怀鼻下竟然留下透明的清水……两人当场就愣住了。
  
      天哪!?铁打的苏圣人……竟然感冒了……!?
  
      盛夏美和仁娜顿时都愣住了,露出惊慌的神色,而苏怀却是感受自己脑袋微微热,鼻腔里有种像火烧的感觉,自己也愣了一下,然后却马上开心哈哈大笑起来:
  
      “这真是天助我也~!”
  
      盛夏美和仁娜面面相觑,完了!苏怀这是烧了,脑子烧坏了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