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四百八十四章 推迟半天

第四百八十四章 推迟半天

    苏怀面对本因坊秀行这样的挑衅,沉默了一下,却没有马上回答,似乎在犹豫着。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本因坊秀行看他这副模样,更是追问道:“我好像记得苏先生在擂台赛开始之前,曾经说过,你立下约定,所有的曰朝棋手只要愿意都可以和你下升降棋?
  
      苏先生是不是要反悔?如果要反悔,那这个约定是否可以作废,恢复之前8位棋手的段位?”
  
      本因坊秀行,这三句反问,句句诛心,目的逼着苏怀无路可退。
  
      你可以认输,可以示弱,也可以输了不退出文坛,但你之前做到那些所谓“奇迹”,那些毁灭棋坛秩序的狂妄行为,也全当是放狗屁吧!
  
      电视机前的华夏观众,此刻心中都是怒不可遏,这“不败的名人”怎么会如此卑鄙!?趁苏老师病了,就想否定苏老师这样惊天动地的事迹!?
  
      “这老鬼子根本就是乘人之危!”
  
      “太狡猾了~~”
  
      “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
  
      可无论怎么愤怒,怎么抗议,但是这个约定是苏怀在赛前立下的,本因坊秀行并非率先难的人,从规则上说,这个老鬼子的话是无可指摘的……
  
      所有华夏观众心内都是焦急不以,心想,要是自己换作是苏老师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了。
  
      如果认怂了,之前的八场胜利就变得意义远没有之前重大的。
  
      如果接受挑战,带病输掉比赛,则会可能会赔掉自己前途。
  
      怎么办才好呢?
  
      众人都是望着电视镜头里的苏怀,不知如何是好。
  
      只看虚弱的苏圣人,并没有犹豫多久,咬牙道:
  
      “好,如果你们京都棋院把比赛推迟到下午,我就和你赌这局。”
  
      这是个没有办法的办法,京都棋院不愿意延期到百年庆典之后。
  
      他却需要休息来缓冲,有半天时间,是半天时间吧。
  
      这既不延误你们京都棋院百年诞生的庆典,也可以让我能得到足够的缓冲。
  
      “一言为定。”本因坊秀行直接敲定,也根本不与在场任何人商议,就转身只留下飘扬的长袍离去。
  
      不过现场已经没什么在乎这位“不败的名人”的无礼了,他们只知道,苏怀破天荒的示弱了!
  
      他竟然没有直接答应秀行的挑战,而是争取了几个小时休息的时间!
  
      从新闻布会一结束开始,网站,电台,电视上,都是有关苏怀面对本因坊秀行的挑战,提出推迟比赛到下午的要求。
  
      只要是关心文化领域,或者是围棋的人,都不可能会错过这个新闻。
  
      曰本的记者们兴高采烈,就差直接宣布苏怀败亡了!
  
      不怪他们如此激动,因为这确实是非常非常罕见的。
  
      在文坛领域的数次交手中,曰本,朝鲜两国都一直处于绝对下风,从来没有赢过!
  
      甚至也让苏怀稍微屈服,示弱都没有做到过。
  
      但是这一次,他们竟然看到苏怀软弱,提出推迟比赛的要求。
  
      苏圣人肯定是病得异常严重,要知道在泰山诗会上,他那么严重的高原反应他们可都没有服过软啊!
  
      这一时间,很多曰本朝鲜的民众,甚至都产生了一种不真实感。
  
      以为自己在做梦。
  
      “……今天的在世界围棋擂台上布会上,出现了令人惊讶的一幕……”
  
      “……华夏队的先锋,气焰嚣张宣传要横扫曰朝两国棋手的苏怀,竟然坦承自己身体不适,希望推迟比赛!
  
      最终在‘不败名人’本因坊秀行的挑战下,以半天休息时间为代价,接受了升降棋挑战!”
  
      “这真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要知道在一年多前的泰山诗会决赛上,苏怀曾经在严重的高原反应晕倒,差点错过了诗会决赛,结果在比赛时,他强撑着出现……
  
      当时所有人都以为他疯了,可他最后竟然强撑地登上泰山之巅,以一横贯天地的《望岳》,击败‘山水诗圣’东山纪夺冠,并在比赛中留下无数‘斗诗’横扫泰山诗会全场!”
  
      “熟悉苏怀的人都知道,这个支那人非常的顽强,不管遇到什么情况,他都不会轻易认输,所以他这次坚持要求推迟比赛,令人非常意外……”
  
      “……虽然他的态度令人始料未及,但是仔细分析的话,我们就会现根本不意外,甚至是意料之中的。
  
      因为下围棋与赛诗不同,当初的泰山诗会,苏怀虽然虚弱,但是在上山之前,却已经得知了题目,有无数的华夏诗人甘当绿叶,为他在幕后创作。
  
      但是围棋比赛不同,没有人能帮你,必须亲自上阵,苏怀棋艺虽然不差,但是秀行老师无疑比他强得多!
  
      就算苏怀再狂妄,也能明白,他唯一的希望就是希望自己能水平挥,可这时偏偏他又遭遇了曰本的‘神风’袭击,病倒了!
  
      马上要比赛了,他既不能输液,也不能吃药,因为这些治疗的副作用都会影响他的思维与判断。
  
      所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多多争取休息的时间!”
  
      “这不是苏怀想提前示弱,而是事实逼着他低了头,就算他不想低头也不行……因为秀行老师与世界上其他棋手是两个概念。”
  
      曰本媒体还算是比较公允的,只是分析苏怀为什么选择,而曰本那些评论嘉宾却都是幸灾乐祸上了,纷纷在收音机热线里骂道:
  
      “我看这支那人根本就是装病嘛~生怕自己赢不了秀行老师,给自己找了个借口,想输了不退出文坛而已。”
  
      “就是,就是,苏怀这么年轻,身体这么好,怎么会突然生病呢?没理由啊~我看这就是他一早计划好了。”
  
      “搞不好,他就是想以得病为借口,在遇到秀行老师时就退赛保全自己呢。”
  
      “还好秀行老师看出了他的伎俩!亲自出马,逼着苏怀不能退赛~还是秀行老师有大智慧啊~”
  
      此刻,苏怀正在休息室里看着电视上这些曰本嘉宾,对他所作所为的分析,嘿嘿地笑个不停。
  
      旁边正帮他换额头上毛巾的盛夏美,不由温柔笑道:“人家这么不看好你,你还笑得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