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四百八十五章 最终对决

第四百八十五章 最终对决

    苏怀微笑道:“当然,如果所有人都看好我,这场比赛赢得就没那么有价值了。”
  
      “你有毛病吗?”旁边仁娜红着眼睛恼道:“我看你就直接退赛就好了,为什么偏偏要继续下,都病成这个样子了,还被别人骂是装病。”
  
      说着仁娜突然抡起小拳头照着自己左手打去,责备道:“让你瞎熬药!让你瞎熬药!都是你熬补药,熬得苏呆子虚火上升,得了热感冒的~”
  
      看着这草原女自责的样子,苏怀却是伸手一把抓住了她手,笑道:
  
      “母夜叉,你不要自责。”
  
      “不用不安慰我,我知道你的感冒,有一部分是我的责任。”仁娜眼睛通红道。
  
      “是,我感冒确实有一部分原因,是你给我瞎吃药引起的。”苏怀笑道。
  
      盛夏美不由秀美微蹙:“苏师弟,你还真会安慰人,你不怕仁娜小姐想不开做什么傻事吗?”
  
      “美师侄你此话差矣~~母夜叉她一直都很傻,跟想不想得开没关系。”苏怀哈哈大笑,看仁娜气鼓鼓地瞪着他,才笑道:
  
      “母夜叉,你不用自责,其实这次我应该感谢你,如果不是我得病,秀行那个老狐狸,肯定不会接受我们的升降棋。”
  
      仁娜听着大喜道:“接受了又怎么样?难道你能赢?你难道你已经好了?”说着摸了摸苏怀额头,恼道:
  
      “明明还这么烫!你脑子是烧糊涂了吧~!半天的时间,病怎么能好呢!?我看你的病情还加重了。”
  
      苏怀道:“我拖这半天时间,可不是我的休息时间,而是秀行的时间。
  ”
  
      仁娜一愣道:“什么意思?”
  
      “苏师弟,你是担心秀行会……?”盛夏美惊讶道。
  
      “会什么啊?话不要说到一半啊?”仁娜满脸雾水。
  
      此时苏怀却不再说话,闭上眼睛,他确实需要休息了,虽然他的脑力棋谱不需要动脑子,但是他还是需要一些简单的判断,李白喝酒不影响他的作诗灵感,他的发烧自然也不会影响他的“棋感”。
  
      可他要病晕倒可就不好了,所以还是睡一觉吧。
  
      苏怀倒头便睡,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他被盛夏美温柔的拍醒的时候,他扭头就看到窗外湛蓝的天空。
  
      连着下了几天雨的京都,终于放晴了。
  
      “量一下体温吧。”仁娜急不可耐地把体温计塞到了苏怀的胳肢窝中。
  
      5分钟后,拿出来时仁娜一看,脸上期待却变为了绝望:“39·3,比刚才还升了0·2……混蛋,这体温计是不是秀逗了!”
  
      ”苏师弟,你感觉怎么样?”盛夏美关切问道。
  
      “头有些疼,但是够打赢一个七十岁的老鬼子了。”苏怀哈哈一笑,潇洒站起来,却是脚步虚浮,晃荡了一下。
  
      苏怀出门,门外熊局长,盛田,孔杰,古力等华夏棋院众人,都是期待地望向了盛夏美,直到看到轮椅上的盛夏美满脸遗憾的微微摇头,才都是露出失望的表情来。
  
      苏怀去了到厕所,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众人一片颓废,而熊局长却依然斗志高昂,对着其他华夏棋手,激励他们道:
  
      “各位,我相信你们对外界对这场比赛的看法已经有了充分的认识,今天是京都棋院百年诞辰庆典,要庆祝整整一个月,他们费尽心思安排了这么一个舞台,又是秀行复出,苏老师又生病了,外面那些曰本人根本没有想过自己会输!
  
      很多人都不把您放在眼里!他们觉得这个舞台是为了他们曰本人准备的,他们才是主角!
  
      而我们呢,我们只是那个注定要被击败的对手,被他们传奇棋圣击败,然后曰本人踩着我们尸体登上王座,庆祝他们的百年诞生,炫耀他们京都棋院的权威!
  
      可这是他们曰本人写的剧本,我们凭什么要按照他们的剧本演!
  
      苏怀会坚持的,就算他患病,他也会坚持的,他输了,可我们华夏队还有4人,秀行和曹治宇下场决赛,只会留下一人,如果秀行赢了,那他就要连下6场!难道我们4个年轻的小伙子,还赢不了一个70岁的老头吗?难道苏老师会得病,他秀行难道就不会得吗!?我们一定不要失去希望!”
  
      刘小光,马晓春等人都是振奋地点头,是啊,他们下不过,不代表秀行不会突然病倒啊!
  
      苏怀这么年轻8连胜都撑不住了,本因坊秀行这老头能撑住6场?搞不好3场就高血压猝死也不一定啊!
  
      看着华夏棋手们,露出“咱们还有希望”的振奋模样,在后面的苏怀听着心里暗骂,妈蛋……我这还比赛选手还没上呢,你们都给我安排后事了啊,也是远远就干咳了一声。
  
  
      熊局长一转头,却就变成了一副苦大仇深的面容:“苏老师!我们华夏围棋的生死荣辱就全靠您了~”
  
      苏怀挤出笑容很是无语,不愧是领导,你丫这演技,绝对是电影级别的。
  
  
      这场比赛不同与之前在“王座天台”,而是京都棋院的露天场地“名人广场”举行,按照京都棋院的规矩,只有拥有曰本围棋最高“名人”头衔的棋手能在此地下棋。
  
      是曰本围棋选手的最高殊荣。
  
      苏怀在后台看着现场两边风格古朴的观众席上,密密麻麻都是人,还有巨大的看台,心里也是惊讶不以,这场地这么大,都快赶上NBA现场了,派头也太大了吧。
  
      在初春的时,这“名人广场”花草馥郁,姹紫嫣红,偌大的广场犹如一个典雅的庭院,尽种满了各种花草,中间留下几条极为雅致的花间小道,在两侧花树的遮映下,凭空多了几分幽静超然的味道。
  
      中间空地有几十桌八仙桌,华夏,曰本,朝鲜三大棋院的高层贵宾坐满了一小半,在正中间则是一处高台,旁边立着一块“心斋弈台”的石碑。
  
      那就是他今天即将踏上的赛场。
  
      单凭这“名人广场”的气势格局,可想而知京都棋院气派之大,曰本对围棋誉为国技的重视之深!
  
      这样的广场与气派,要修建而成不知道是花了多少物力,财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