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四百九十九章 大师兄回来了~

第四百九十九章 大师兄回来了~

    “都借给我。”苏怀微笑说完,就举了举手轻描淡写地道:“江南商会出2000万~~”
  
      原本给苏怀助威的华夏观众们,看到苏怀举手报价,眼睛都瞪直了。
  
      疯了疯了啊……怎么会出这种状况啊,这苏圣人为了争这口气是完全不要命了啊!
  
      一口气把价格翻了一倍2000万买一副字画?至于吗?
  
      不过就是宫廷书法家的摆设而已,远远没有天皇御用的浮世绘大师那些艺术精品有价值啊!
  
      此时苏怀没有闲着,而是不由仁娜分说,就把她的支票都拿来,然后让工作人员领取,并把自己的企业存摺本也递过去了,这拍卖可不是瞎喊的,是有法律效应,首先就是要证明有这么多钱,才能喊价,否则就会作废。
  
      而此时,东山策与东山纪都是互看一眼,都望见了彼此眼中的惊讶,他们越发能确定苏怀是知道这些文物的价值的,否则以苏怀沉稳,绝不可能冒这么大的险,花2000万在一个估价一百万的东西上。
  
      此时全场的曰本观众都在疯狂大吼着:“加价!一定要超过支那人!”“加价啊~!”
  
      那种狂热至极的气氛,根本不容许京都商会收手,更何况东山策与东山纪都清楚《兰亭序》的价值难以估量!
  
      所以,东山策毫不犹豫地出手了:“三千万!”
  
      原本是一个炒热气氛的小型拍卖,没想到在华曰两大商会的对决下成为了一场飙价大战,踏入千万级别的书画,已经是类似毕加索的画作一般,世界级别的文物之争了。
  
      在其他人看来这是两大商会在京都棋院百年庆典上的面子之争。
  
      可在知情人的眼中看来,《兰亭序》确实有这个价值!
  
      “四千万!”
  
      “五千万!”
  
      “六千万!”
  
      全场的人都听着屏息凝神,根本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因为眼前这场喊价实在是太疯狂了,已经远远超越了之前所有的拍卖物件价值的综合了……
  
      双方以千万级别互相抬价,终于到了京都商会喊出“七千万!”的时候,苏怀的喊价变得弱了下来:“七千五百万!”
  
      苏圣人一反之前的气冲云霄,主动把提价降低了到五百万,这说明了……苏圣人和江南商会没钱了。
  
      其实此时,东山兄弟也是手心冒出了冷汗,因为事态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估,他们也没想到苏怀竟然跟他们拼命了!他那中华民俗公司虽然因为苏黑鸭赚得盆满钵满,但毕竟根基尚浅,能出到七千五百万只怕是把家底都掏空了吧……
  
      他们心里生怕苏怀真能拼死出到一亿以上,那他们今天带的资金可就真不够了……彻底就输了个干净。
  
      还好……苏怀终于见底了,此时东山策缓缓站起来了,咬牙切齿,提高了八度声音吼道:“八千五百万!!”
  
      原本他出八千万应该已经是够了,可为了要狠狠击垮苏怀的嚣张气焰,这时他拼了,多砸五百万,也要出这口恶气!
  
      喊完价格,东山策还恶狠狠地望过去,拿着话筒道:
  
      “江南商会,你们还要加吗?”
  
      这话问的嚣张,分明是在对之前仁娜的奚落还以颜色,苏怀却是不以为意洒脱一笑,还未出声,知道苏怀已经没钱的仁娜就率先哈哈大道:
  
      “京都商会果然财大气粗啊,八千五百万!八十五倍的价格买一幅只值一百万的字画,佩服佩服~我们实在疯不过你们,这次就让给你们了!”
  
      华夏棋院的众人都似乎故意“哈哈”笑了几声,但是就连电视前的观众,都能感受现场的尴尬,之前气氛之下,人人都知道双方已经各自拿出血本,真刀真枪的互飙了,绝不像是仁娜说得那么轻松,让出去的。
  
      曰本观众此时只感觉一直压抑在胸中的那口恶气,终于有了抒发渠道,总算有人让苏圣人气焰浇了一盆冷水,都自发性地喊起来了:
  
      “京都商会!万岁~!!”
  
      “京都商会!万岁~!!”
  
      “京都商会!万岁~!!”
  
      整齐的喊声,响彻全场异常振奋,让说俏皮话的仁娜觉得很是没面子,恨恨骂道:“这帮孙子,就仗着自己有钱,姑奶奶的西北公司不该我做主,否则我一亿砸晕你们!”
  
      “别傻了,你真花一亿,就把这假东西砸在手里了。”苏怀微微笑道。
  
      盛夏美瞪大美丽的眼睛,道:“苏师弟,你说那《兰亭序》是假的?”
  
      仁娜撅着小嘴哼了一声,对苏怀的话颇为不信,嗔怪道:“就是你刚才非要这个《兰亭序》,如果你不要,咱们这次拍卖可就出大风头了,抬到这么高的价,今晚的风采都让那两老鬼子抢去了!”
  
      苏怀正想解释,突然就远远听到了一声:“小美~~”
  
      转头一看,一个穿着西服束着油头,打扮很正式年轻男人走过来,竟然是之前被文联带去调查的洛杰。
  
      洛杰显得神采奕奕,竟然过来主动和苏怀问好:
  
      “苏老师,真是多亏您了,你赢了本因坊秀行,给我们展现华夏古棋谱最好的机会,您真是华夏围棋复兴的最大工程啊。”
  
      洛杰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慢慢的真诚和敬意,竟然还主动过来拥抱了苏怀,还号召棋院的众人给苏怀鼓掌。
  
      苏怀被他抱着一愣,心里也是微微皱眉,妈蛋,见过无耻的,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之前对自己横眉竖目的,现在看自己赢了,该领功了,你丫就跳出来了。
  
      看着洛杰大师兄回归,棋院众人也不由纷纷喜出望外,各个都过来问好。
  
      “洛师兄,你没事吧~”“洛师兄,之前真是吓死我了。”
  
      盛田大师也点头宽慰道:“洛杰回来就好啊,希望以后不要在苏老师有什么误会了。”
  
      这话意在警告洛杰,不要在企图针对苏怀了,语气虽柔和,但是口吻却很严厉。
  
      洛杰很是洗心革面,对着苏怀一鞠到底道:“之前是我对苏老师冒犯,请苏老师原谅我的冲动无知~大家都是为棋院办事,都是一家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