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五百零五章 1800年前的纸张

第五百零五章 1800年前的纸张

东山纪再三向苏怀确认之后,再说出这个关键,让电视机前和忽略此点的观众这才恍然大悟。????看·?
  是啊!纸是曰本在圣德天皇时期发明的啊!?也就是公元600年左右,华夏的汉朝哪里来的纸啊!?
  这通天彻地,曾经叫嚣着朝鲜是华夏附属国的苏圣人,竟然犯下了这样致命的失误,竟然拿出了假文物来为华夏正名啊!
  全体华夏观众胸口感觉到一阵发紧,心中原本燃起的无比期待都变成了一股莫名慌乱,这……这……坏了~坏了啊~……这苏老师刚刚建立的不世英名,就要在此毁于一旦了……
  他怎么会忽略如此重要的信息呢?
  在场的一万多名曰本观众,此刻才反应过来,顿时心情从谷底飞到了天上,一个个都兴奋地站起来了,忘情兴奋地骂道:
  “这个混蛋!竟然做假忽略了这么大的漏洞~”
  “哈!没想到这个败类,也会有今天~”
  “我刚才都吓坏了,没想到竟然有人能拿公元600年发明的纸,做出了公元200年以前的文物,他以为他是多拉a梦吗?有时光机啊~~”
  “我说就嘛,他怎么会一口气搞到这么多古棋谱?肯定是那些所谓民间资料造假的。??·”
  不过在华夏众人正感觉到天要塌下来时,却看旁边的一直仁娜提着刀跳上台来,“哈哈”大笑,笑得忘乎所以,开心到了极点,众人正疑惑这个华夏草原女情绪崩溃中,才听到草原母夜叉用弯刀,不屑指着东山纪笑骂道:
  “呸~~我当你这老匹夫是什么文坛宗师,什么文物专家呢,根本是丫一文盲~~哪个烂屁股的白痴说纸是你们曰本人发明的?不要脸也要有个限度吧?”
  仁娜刚才就忍了这道貌岸然的老匹夫很久了,什么文坛宗师,不过是口蜜腹剑的老鬼子。
  苏怀在旁也是不由微微笑着,东山纪这满肚阴险,老脸挂笑的伪君子,就要母夜叉这暴脾气才好修理~
  呵,这东山纪竟然恬不知耻的说曰本发明了纸?原本你不提这茬,我还没机会羞辱你呢,你丫竟然还拿这种偷走华夏四大发明还打我苏怀的脸?
  你这分明是找死啊~~
  要不是现在有现场直播,我一脚就踹到你这老鬼子的脸上,不过这种粗活,还是交给母夜叉比较合适,让她出面骂骂这老匹夫,倒是痛快,苏怀想到这里也不作声,默认仁娜当他的发言人。?·
  全场一片哗然,东山纪哪里想到仁娜突然跳出来对他破口大骂,深深地吸了口气,依然保持风度,从容不迫微微抚须,一旁的竹内院长从他身后而出,对仁娜阴冷道:
  “仁娜小姐,你们江南商会这么当众侮辱纪师,可是名誉诽谤,别逼着我们京都棋院起诉你,到时候有什么后果,你心中应该比我更清楚?这里是京都,不是你们华夏国,没有人能护着你。
  ”后面一句是对着苏怀说的。
  “竹内院长这指控,可吓死我了~我好怕啊~”仁娜嘴上这么说,笑如新月般的眸子里却荡漾着笑意,哪里有半分害怕的样子,拿着弯刀指着刚才说话的文物专家费正清道:
  “喂,费的研究员,我请问你,曰本的600年前发明的‘和纸’是什么制作的?”
  费正清见仁娜对他无礼,很不悦哼了一声道:
  “你们江南商会的苏先生不是一代文圣吗?怎么连这‘和纸’的材料都不清楚?其中原料是猪皮,山桠皮,雁皮,是最早的纤维纸……因为又薄又轻,而且质地坚韧,所以可以保存千年以上~这种皮纸也是唯一能保存千年以上的纸张,远胜现在木浆,草浆纸……”
  仁娜一撇俏丽小嘴,冷笑道:“简直是胡说八道,谁说只有‘和纸’能保存千年?”说着就用手指着费正清:
  “费研究员既然你号称是鉴定古文物专家,你何不去检验一下我们华夏的古棋谱用的是什么纸,再来发言?”
  苏怀心中此刻也是无比鄙视这费正清,还是什么专家呢,这个时空文物专家学的都狗屁,尤其还是“世界级”专家……看来什么时空专家,大都是混子居多啊。
  费正清原本一副满满都是“我是权威”的脸上,瞬间也气得通红。
  太无礼了!太混蛋了!连我这个中间人都敢得罪,这些华夏人气焰之嚣张简直令人发指!
  不过费正清虽然怒火滔天,但是也知道,要灭掉苏怀的嚣张气焰,只有一种最快速的方法,于是他招手让工作人员一起上来,拿着各种仪器开始对拿下所谓的“华夏古棋谱”进行检测。
  现场所有观众,三国棋院众人,以及教科文组织的官员们,都伸长了脑袋,等待最后的结果。
  而此时就费正清看着结果,不断露出惊疑不定的神情,然后整个脸上的嘴巴鼻子脸颊都开始颤抖着:
  “这怎么会……这怎么会……这纸张里的材质,竟然是公元200年左右的树皮……?”
  “这是公元150年青檀树的树皮!!”
  “这是100年左右的!”
  随着教科文组织专家们的一声声惊呼,东山纪和竹内院长脸上那一直饶有兴致的笑意……渐渐凝固了。
  
  他们也发觉情况也有些不对劲了。
  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
  “这是怎么回事?树皮怎么能制作出这样坚韧轻薄的纸张?”东山纪是个中行家,走过去质疑道:“肯定是胶水粘合的。”
  在这个时空,流传下来的纸张,除了西方的羊皮纸和曰本,高丽的皮纸之外,在胶水大规模应用前,还没有木浆,草浆纸。
  其实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纸浆捣得越细,压榨水分越多,让纸张薄起来,纸张就会越容易碎,所以没有粘液胶水时,是难以大规模生产薄且细腻的纸张的。
  最开始时,无论是曰本,朝鲜,还是新欧洲,都没有在古代攻克过这个难题,直到公元800年时,各国才开始用竹纸,藤纸坚韧原材料的发明,以及当作“胶水”的仙人掌汁投入使用,造纸术才开始大规模的推广。
  可从来也没有人见过,公元1800年前,就出现这样品质的纸张质地!
  这是怎么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