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五百一十章 底牌!

第五百一十章 底牌!

    再展开《经籍志》中的棋谱,比之前六本汉时棋谱更加详细,精细,其工艺和装订水准,远远胜过曰本《围棋式》的水准。
  
      别说罗素,东山纪了,就连电视机前的华夏观众,此刻都不由看得瞪大了眼睛!
  
      虽然他们不是什么历史专家,可现在也完全明白苏怀究竟找到了什么证据。
  
      那不是基本棋谱,而是一个系列啊!?整个华夏围棋的历史都在上面,无可辩驳!无法诋毁!
  
      苏怀冷然的声音,随之转来:
  
      “这《经籍志》中收编的棋谱,全部都是公元300-600当中的华夏围棋名士的著作,其中更有梁国帝王梁武帝的编著的棋谱,无论是棋谱中技法,还是布局策略,不知道比200年后的《围棋式》不知道高多少,比起来《圣武棋谱》更像是小孩子的玩意。”
  
      说着苏怀目光环视全场曰本观众,缓缓停在了东山纪的脸上,用一种极为轻蔑的语气道:
  
      “东山先生刚才说你们曰本在公元600年的时候发明长纤维纸,却不知道你们那皮纸,与公元300-600年宣纸比起来,谁优谁劣~?”
  
      这话一说,全场的人却是一阵疑惑,不用东山纪回答,这“宣纸”的名字就已经令所有人面面相觑,宣纸?从来没听说过啊?
  
      罗素此刻也是措手不及,胖脸上的肥肉连连颤抖着,却是强作冷笑道:
  
      “苏先生何必故作玄虚呢?这只怕又是你找的一些琥珀植物残渣,添加做出的所谓‘文物’吧?宣纸?我怎么从来都没有”
  
      费正清此时已经上去了,看着那过了一千多年的纸张,远比《围棋式》和刚才的汉朝棋谱更白更细,不由瞪大眼睛问道:“这宣纸是什么?”
  
      李教授朗声道:
  
      “这宣纸,是华夏造纸术发明人蔡伦的徒弟孔丹,为了纪念自己师傅,给蔡伦画像,制作的一种特别精良的纸,是青檀树树皮,放在竹箩中,用溪水天然冲洗漂白,制作出一种极为白净坚韧的纸……”
  
      “青檀树皮~?”费正清此刻顿时愣了在当场。
  
      “青檀树皮怎么了!?”罗素恨不得拔下自己皮鞋,扔到这费正清大脸上去,关键此时你发什么呆啊!?
  
      费正清满脸的不可置信,结结巴巴道:“青檀树……是古华夏国山区的特有树种,在大灾难间已经灭绝了……”
  
      这一下子,罗素,柯克,东山纪等人神色都凝住了。
  
      刚才的6本棋谱,他们声称是怀疑当中的胶水是用的古代植物残渣添加而成。
  
      可现在,这《隋书》中的这么多本棋谱的宣纸,却全部都是用已经灭绝几百年的青檀木制作而成,这是根本不可能作假的啊!
  
      此时费正清和教科文组织的工作人员,都迫不及待地要冲上去检查,李教授却挡住了他们:
  
      “别过来,又想抢这棋谱吗!?!”
  
      刚才被竹内院长烧掉的六本棋谱虽然并不太重要,可也是近200年的文物啊!李教授心里看着都是在滴血,此刻他哪里还能容许这些教科文组织的白人,上来碰这些华夏千年文物?
  
      罗素却是冷然大喝道:“放心,这次如果有人毁灭证据,我们教科文组织全权负责!费研究员你一定要好好检查,确定这些棋谱是不是真的是文物、”
  
      到了这种情况下,罗素已经无法下台了,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反正只要有一点质疑,那就绝不能承认这些棋谱是真文物!要不他岂不是要陪5000万?
  
      现场与电视机前的华夏观众们,都不由着急大骂道:
  
      “这些白人和曰本鬼子,刚才就说要检测,把棋谱烧了!这次绝不能让他们碰了啊!”
  
      “刚才不是很得意的,现在慌什么慌,去实验室再检查啊?”
  
      “现在就不承认就行了?教科文组织就是不想赔钱是吧?”
  
      “简直是一群混蛋啊!”
  
      “绝不能过他们的手,他们肯定是不会承认的。”
  
      这时候,孔杰,古力,刘小光都挡在棋谱前面,挡着费正清和东山纪,曹治宇,不让他们上前。
  
      李教授还想拦,却看苏怀一摆手高声道:“让他们检测吧。”
  
      电视机前的华夏观众都急得要跳起来了,苏老师不能再让他耍阴招了啊!
  
      “可……”李教授也面露难色,可话还没有说完,苏怀满脸冷峻道:“用这些棋谱拖住他们注意力就好了,我们准备公开华夏史书,冷哲,去车上把那些东西拿来。”刚才看到教科文组织的人和曰本人站在同一战线,他就已经下了这个决定了。
  
      李教授一惊,目瞪口呆道:“范主席不是说要等到教科文组织大会才公布?”
  
      苏怀眯起眼睛望着现场那无数焦虑不安的曰本观众,又看看了满场的摄像机镜头,此刻这场京都棋院的百年华诞已经来到了最扣人心弦的时刻!
  
      丑闻和闹剧,光荣与卑鄙,都全世界的观众目光聚焦于此!
  
      比起内部讨论对外界封闭的教科文组织大会,今天更合适来展出他们已经准备好的一切!
  
      这些人反正都会抵死不认账的,总是要耍阴谋无赖的,与其让他们日后关起门耍,不如今天就在这镜头下来决一死战吧!
  
      “不用等了,就今天吧!”苏怀嘴角展现出一个决绝的弧线,对着冷哲道:
  
      “我们应该已经修复了那些史书资料中的目录页是吧?冷哲,都拿出来吧。”
  
      苏怀话音一落,李教授还在犹豫,冷哲那双镇定沉着的眼睛,也突然被点燃了似的,闪着一种狂热的光芒,低声道:“好!”
  
      刚才这世界文坛几大势力,联合起来蓄意打压他们华夏,竟然想把这么眼中当众烧毁文物的丑闻掩盖过去,苏怀早已经是怒火中烧!
  
      来吧,来吧,既然你们曰本连华夏围棋起源不想认,造纸术也不想认!那就付出更惨痛的代价吧,我苏怀今天就彻底把你们京都搅个天翻地覆!
  
      看看是你们阴险,还是我狠,这直播中,你们能堵住天下众人悠悠之口吗~!
  
      现在,苏怀就要亮出他真正底牌,让这个时空虚构的历史,虚构世界从此彻底倾覆吧~~~
  
      苏怀心中怒火万丈,却同时又冷如冰霜,因为他意识到,他今天要公布自己底牌,却还面临一个巨大的难题——大银幕的控制权。
  
      同时让所有转播信号聚焦他身上,让所有媒体无法回避。
  
      如果关键时刻,对方掐断信号,那就功亏一篑了,必须要找一个最好的机会下手。(未完待续。)